黄昏,阳光孤儿院。

  咚咚咚!

  有人敲响了锈迹斑斑的大铁门。

  正在给孩子们洗衣服的苏雅说道:“小玉你去开一下门。”

  “哼!”李小玉甩了苏雅一个白眼,“要开你去开,我才不去开。”

  苏雅气道:“我在给你们洗衣服,要不你来洗衣服,我去开门。”

  李小玉的小脑袋偏到了一边,“我也不洗衣服。”

  “可能是宁叔叔,他给你买糖来了。”苏雅说。

  “骗子,我才不信,他不会回来了!”李小玉气呼呼地道。

  苏雅瞪了李小玉一眼,然后去开了门。铁门打开,一张阳光帅气的脸庞进入她的视线,她顿时呆了一下,“宁医生,你……”

  宁涛笑了一下,“你这是什么反应?”

  苏雅这才回过神来,脸上也多了一丝尴尬的神色,“我们等了你一下午,我以为你不会再回来了。”

  宁涛说道:“我答应周院长的事情就一定会做到。”

  苏雅让开了路,“进来吧。”

  宁涛走了进去。

  苏雅准备关门的时候一个人突然从铁门旁边走了进来,一张脸脏兮兮的,身上也臭烘烘的,她顿时皱起了眉头,“你谁啊?”

  宁涛说道:“他叫江一龙。”

  江一龙的脸上露出了讨好的笑容,“这位就是苏雅小姐吧,请把你的银行账号给我,我给你打钱。”

  苏雅盯着江一龙,一脸懵逼的表情。她哪里认得山城黑白两道通吃的大人物江一龙,此刻江一龙在她的眼里就是宁涛从路边捡回来的一个叫花子,而且还是精神有问题的那种。

  江一龙却着急了,“苏雅小姐我是认真的,求求你把你的银行账号给我,我要给阳光孤儿院捐五百万!”

  “宁医生,你是从哪捡回来的神经病?我们这里是孤儿院,不是精神病院,我可先告诉你,我们这里不收留他。”苏雅说。

  宁涛只是笑了笑,没说话。

  江一龙扑通一下跪在了苏雅的面前,“苏雅小姐你就行行好吧,把你的银行账号给我,我真的要给阳光孤儿院捐五百万。”

  “真是个疯子。”苏雅说,很确定的样子。

  宁涛说道:“你是不认识他,所以才会认为他是一个疯子。他是江一龙,山城宏源房产公司的老总。他是认真的,把你的卡号给他吧,他会给阳光孤儿院捐五百万。”

  “啊?”苏雅顿时愣在了当场。江一龙说什么她都不会相信,可从宁涛嘴里说出来的话她却是相信的。

  江一龙哭了,“姑奶奶,我求求你了,你快给我银行账号吧……”

  苏雅却还愣着,她感觉自己是在一场荒诞奇诡的梦里。

  宁涛说道:“江一龙,人家还那么小,你叫什么姑奶奶?”

  不等江一龙改口,苏雅的反应就像是被人踩了一脚,“我哪里小了?”

  宁涛的脑海里莫名其妙地就浮现出了她的那一个汹涌的拥抱,是啊,人家哪里

  (本章未完,请翻页)

  小了?

  江一龙忽然抬起右手就给了自己一嘴巴,“我错了,我嘴贱……苏雅小姐求求你快给我银行账号吧,我给你打钱。”

  苏雅,“……”

  毫无疑问,眼前的事情是她这辈子遇到所有的奇怪的事情之中最奇怪的一件,可就是这最最奇怪的事在十分钟后变成了现实。江一龙真的给她给的银行账号里打了五百万,不过她给的不是她自己的银行账号,而是阳光孤儿院的接受慈善捐赠的公用账号。

  “宁医生,我已经打了钱了,你什么时候给我治疗啊?我感觉我快死了……”江一龙哀求着,眼泪从脏兮兮的脸颊上滑落下来,流出了两道醒目的泪痕。

  宁涛淡淡地道:“你着什么急?这本来是该你自己完成的事情,现在却要我陪着你完成,我到现在还没吃饭呢。”

  江一龙扑通一下又跪在了宁涛的面前,“宁医生,我已经完全按照你说的做了啊,你就救救我吧,我求求你了……”

  苏雅看着不忍心,也来帮江一龙求情,“宁医生,江老板都这样了,你就给他治治病吧。”

  宁涛说道:“我肚子还饿着呢。”

  “我去给你下碗面,你给江治病,面好了我叫你。”苏雅说去就去了。看的出来她是真心感激江一龙,可她显然不知道江一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活该!跟我来吧。”宁涛训了江一龙一句,然后向一个房间走去。

  那个房间是治疗周玉凤的房间。周玉凤大病初愈,这会儿已经睡着了,根本就不知道江一龙来了,还给阳光孤儿院捐了五百万。

  宁涛将江一龙领进房间,伸手关了房门。

  屋子里没有灯,黑漆漆的。

  “宁医生,我……”江一龙心虚了,害怕了。

  宁涛冷冷地道:“害怕了?”

  江一龙又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宁医生,我不想死啊,求求你救救我……”

  今天这一天,他已经不知道跪了多少次了。

  宁涛的心里却没有一丝怜悯,“那就躺着吧,闭上眼睛,我让你睁眼你才能睁眼。如果你违反了我的规矩,我不会再多看你一眼。”

  江一龙跟着就躺了下去,眼睛也紧紧地闭上了。别说是让他闭上眼睛,现在宁涛就算让他去吃屎,他也会毫不犹豫地往嘴里塞。一个人最强大的意志就是求生的意志,为了活下去他什么都愿意干。

  宁涛的意念一动,他的眼睛和鼻子就进入了望术语闻术的状态。在他的眼睛里,江一龙的身体散发出了五颜六色的气,不同的气对应身体的不同的部位。他的视线移到了江一龙的左臂上,很快就看到了隐藏在一团血气之中的一丝黑气。

  那一丝黑气就是他用天针恶疾“渡”进江一龙左臂之中的恶气,它就是江一龙左臂发黑发臭的根源。现代的医疗设备根本就检测不出它的存在,更谈不上治疗了。事实上,就算医院将他的左臂截肢也救不了他。

  解铃还须系铃人,江一龙想要活命就只有宁涛将他身体之中

  (本章未完,请翻页)

  的那一丝恶气收回去。

  宁涛盘腿在了江一龙的身边,运行初级入门修真功法。几分钟后,他的眉心一颤,那一丝恶气被活生生地吸扯了出来,一头扎进了宁涛的眉心泥丸宫之中。

  一丝恶气回归,宁涛的眉心深处莫名一阵冰寒,随之而来的又是愤怒的情绪,他甚至还有点想毁灭点什么的冲动。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默默运行初级入门修真功法,直到他自己修炼出的那一丝灵气将那一丝恶气吞噬炼化之后才平静下来。

  “好了,你可以睁开眼睛了。”宁涛起身向门口走去。

  江一龙睁开了眼睛,紧张兮兮地道:“宁医生,你的治疗完了?我怎么没感觉?”

  宁涛回头,淡淡地道:“那要不要我重来一次?”

  江一龙慌忙解释,“不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

  宁涛的声音转冷,“你的左手休息几天就没事了,不过你要记住你还有多少事情没做,如果你心存侥幸,拒不赎罪,那谁也救不了你。你剩下的时间其实只有十来天了,你好自为之吧。”

  江一龙的额头上冒出了一片冷汗,他下意识地伸手去擦汗,结果发现左手已经能动了,他惊讶地道:“我、我的手……好了!”

  宁涛开门走了出去。

  皓月当空,皎洁的月光笼罩着阳光孤儿院。

  苏雅端着一碗面从厨房门里走了出来,看见宁涛,开口招呼道:“宁医生,快来吃面。”

  宁涛的肚子早就饿得咕咕叫了,他快步走了过去,也不要桌子,接过面碗就开干。一夹面进嘴,他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

  苏雅问道:“我下面的味道怎么样?”

  宁涛将一口面吞进肚子里,“你下面有点咸。”

  苏雅翘了一下嘴角,“我下面咸么?我下面咸你还吃啊?”

  正埋头吃面的宁涛含混地道:“没关系,咸我也吃,以后我常来吃你下……”

  一句话没说完,宁涛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地方不对劲了,抬头看着苏雅。

  苏雅似乎也意识到什么地方不对劲了,四目相对,下一秒钟她忽然啐了一口,“流氓!”

  宁涛顿时无语了,话是你说的,我招你惹你了?

  这时江一龙从那间小屋之中走了出来,“苏雅小姐还有面吗?给我也煮一碗吧。”

  苏雅没好气地道:“我的面都给宁医生吃了,没有了!”

  江一龙小心翼翼地道:“苏雅小姐你别生气,没有就算了,我现在打电话让我的秘书给养老院捐款。”

  苏雅顿时无语了,她看着宁涛,乌溜溜的眸子里满是困惑和好奇。她知道如果没有宁涛,这个江一龙肯定不会给阳光孤儿院捐五百万,更不会傻子一样嚷着还要给养老院捐钱。他是怎么做到的,仅仅是治病吗?还有,他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呢?

  宁涛避开苏雅的视线,又埋头吃了一口面,好奇怪……苏雅下的面怎么又不咸了?

  (本章完)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