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个诊所来修仙 0704章 盗梦空间

小说:开个诊所来修仙 作者:李闲鱼 更新时间:2018-12-01 10:17:25 源网站:看笔趣阁kbiquge
  夜深人静。

  一盏松油灯散发着昏黄的灯火,堪堪照亮这个仅有一张榻榻米的房间。

  宁涛其实没有想过在这个村子里留宿,更没有想到阴家只给他和软天音安排了一个可以睡觉的房间。

  现在,蚌家的妖精要伺候他睡觉,这个问题怎么解决?

  却不等他说句话,软天音就凑了上来,伸手过来要为他宽衣解带。

  灯火昏黄,那张清美绝美的脸庞倍显娇俏温柔,眼波流转,说不出的情意绵绵。姿若扶柳,纤纤无骨,可那身子里却又藏掖着敢于付出一切的勇敢和力量。

  宁涛忍不住呆了一下。

  都说红颜祸水,可她是强水。

  软天音的手搭在了宁涛的胸膛上。

  那手儿,还真是柔若无骨。

  却就在她要为他宽衣解带的时候,他回过了神来,慌忙退了一步:“你在这里休息一下,我去平野光敏的住处看看。”

  软天音的浩眸里顿时浮现出了失望的神光,情绪也低落了许多。

  作为女人,她已经够主动的了。

  宁涛往门口走去。

  软天音张开嘴想叫住他,可留人的话儿始终没能说出口。她终究是纯如清水的女人,做不到白婧那种程度。再主动一些,比如脱掉自己身上的衣服,或者摆出诱人的姿势或者动作什么的,她做不到。

  宁涛开门走了出去,然后带上了房门。

  房间里,蚌家的妖精轻轻叹息了一声:“这就是纯洁的关系么,还真是纯洁啊……好无聊。”

  门外,宁涛却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才将那股子冲动和欲望压制下去。

  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

  说是纯洁的关系,那就是纯洁的关系。

  如果弄出掌声了,那还叫什么纯洁的关系?

  月色清冷,村子里到处都是黑灯瞎火的,路上也无人走动。

  那座寺庙里却亮着灯,独独一团光,在这寂静的夜里显得特别显眼,孤寂。

  宁涛留在这村子里过夜,目的就是为了再观察一下平野光敏,顺便琢磨一下怎么让其伏法赎罪。毕竟,平野光敏身上的恶气可谓是惊人之多,少说也有好几万,如果一次性收割那么多恶念罪孽,他势必会受到黑化的影响,这点必须要考虑,也要想好对策。

  可是这会儿看见那寺庙,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产生一点好奇心,想进去看看。

  横竖就在隔壁,去看看也耽误不了多少时间。

  宁涛向那座寺庙走去。

  寺庙也是典型的日本寺庙,大殿有十几米高,是这座村子最雄伟的建筑。门前有三道台阶,一道比一道高。每一道台阶后都有一块不大的平台,每一个平台上都放着石塔,上面有雕塑,但年代久远,风化得已经看不清楚原来雕刻的是什么了。

  大殿的大门敞开着,那盏灯就在殿门后面的神龛上。有海风吹来,贯门而入,可那灯火却连晃都没有晃动一下。

  宁涛跨过了差不多快两尺高的门槛进了大殿,借着灯火,他看见了这座寺庙供奉的神灵。却不是佛家的任何一位神,而是手拿一把锄头,头枕明月的阴月仙子。

  神像的样子和唐子娴最后一次展示给他看的真容一模一样。

  这座庙里供奉的是阴月仙子,他感觉有点意外,又不意外。

  “你倒是去了仙界,仙界是什么样的世界?有电话吗?想象也没有,不然你肯定会给我打电话的对不对?”宁涛自言自语,不知道为什么,在这里看见唐子娴的样子他竟然有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亲切感。

  有些微的声音从侧面传来。

  宁涛收起了思绪,移目看去,然后就看见佝偻着腰的阴忠从一条过道里走出来,手里拿着一条扫帚。

  四目相对。

  黑暗里,阴忠的一双眼珠子竟有点放光的感觉,就像是猫的眼睛。

  “宁道友,这么晚了,你来这里干什么?”阴忠打破了两人间的沉默。

  宁涛说道:“睡不着,四处走走,这里不能来吗?”

  阴忠的声音阴恻恻的:“这里是仙子庙,这里没有什么秘密,你是浑身沾满血的人,不应该来这个地方,请回吧。”

  浑身沾满血的人?

  宁涛微微愣了一下,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这样说他。可仔细去想,他却没法反驳阴忠的话。他的的确确是浑身沾满血的人,从入天道以来,他杀了多少人就连他自己都不记得了。虽然都是该杀之人,可那毕竟是杀戮。

  不过也只是一点点时间里的一点点不适的感觉而已,宁涛很快就将它抛在了脑后,他笑着说道:“我给你一个建议吧,别总是阴森森的,你这样活着不累吗?”

  “我的事不用你管!”阴忠的声音更冷了。

  宁涛不以为意:“我真有办法只好你的腰背,要不给你看个病?”

  “我生来就这样,我不需要你治,你走吧。”阴忠连考虑都不考虑一下就拒绝了。

  宁涛耸了一下肩:“你考虑一下吧,残缺之身不合天地自然之道,你修行必然受阻。你别不信,你看月亮、太阳、地球,所有的星球都是圆的,你有见过一个方形或者别的形状的星球吗?人就应该腰背挺直,活得堂堂正正,那才符合天地自然之道。修仙如建屋,就你这情况就连椽子都不能做,你还妄想做栋梁吗?等你考虑清楚了,你知道在哪里能找到我。”

  留下这句话,宁涛转身走出了佛殿的殿门,然后往村尾的方向走去。他并不介意阴忠看见他去平野光敏的住处。

  佛殿里,阴忠望着宁涛的背影,嘴里喃喃自语:“月亮、太阳、地球,所有的星球都是圆的,天地自然之道……这又是什么修真道理?难怪他入道时间那么短却拥有如此惊人的实力,果然与众不同啊……这人,留不得……留不得……”

  这话,宁涛听不见。

  不过他不是无缘无故想给阴忠治疗佝偻之症,平野光敏就在这里,也就等于一大笔恶念罪孽摆在他的面前,而这生意还是必须做的生意,他总得想方设法赚到相等的善念功德才行。所以,即便是阴忠这样的潜在客户,他也要争取一下。

  草庐笼罩在一片夜色之中,一间屋子亮着灯,夜风送来敲击木鱼的声音,还有诵念经文的声音。

  一道人影一晃,脚下有梯,宁涛悄无声息的来到了草庐的院子里。木鱼的哚哚声和平野光敏伊伊呜呜念经的声音在他的耳边萦绕,他的嘴角不禁浮出了一丝冰冷的笑意。

  如果这样也可以赎罪,那作恶的成本也太低了吧?

  头顶忽然传来轻微的响声,宁涛慌忙抬起来头,却看见一个花仙子一般的女子从空中翩翩落下。她背上的翅膀泛着月下珍珠一般的朦胧光泽,有着一种梦幻一般的既视感。

  软天音撵路过来了。

  如果非要用一个词来形容她的翅膀,那就是“梦”。

  软天音栖落在了宁涛的身边,脸上满是紧张的神色,她显然是怕宁涛责备她。

  宁涛什么都没有说。

  “我……阴家的人狡猾,敌友难分,这个地方并不安全,我担心你,所以……”软天音的声音轻若水滴玉盘。

  宁涛笑了笑,凑到她的耳边说道:“你来得正好,为我护法。”

  软天音松了一口气,脸上也露出了笑容,她解下了肩头上的法器突枪械。

  宁涛在她的身边盘腿坐了下来,闭眼。

  他进,元婴出。

  一股阴风从佛堂的门缝中吹进了佛堂,神龛上的松油灯晃了晃,差点熄灭。也就在那一刹那间,平野光敏的敲打木鱼的手僵在了空中,眼神也变得空洞了。

  不过这一次“鬼上身”,宁涛并没有去控制平野光敏的身体,进入平野光敏的身体之后他就狠狠地冲击了平野光敏的灵魂几下,平野光敏的意识随即进入了混乱的状态。

  啪嗒,敲打木鱼的木槌掉在了地上,平野光敏却没有伸手去捡。经书就在他的面前,可他也不再念诵,原本平静的脸上也露出了狰狞的表情。

  “嘻嘻嘻……杀!杀!杀光他们!”平野光敏咬牙切齿,嘴里发出了让人毛骨悚然的声音。

  此刻的他,与之前的他判若两人。

  每个人的心中都住着一个魔鬼,现在宁涛唤醒了这个魔鬼。而他,他现在就在这个魔鬼的脑海里。

  脑海脑海,平野光敏的脑海的确像是海,没有水,可脑电波却如海浪一样涌动着。这“海水”里漂浮着许许多多的东西,有的是一张张张相片似的面孔、建筑,有的是一段段影片式的动态记忆。

  一张“照片”从宁涛的面前飘过,那是日本的昭和天皇裕仁。

  宁涛的瞳孔瞬间黑化,如果昭和天皇就在他的面前,他恐怕会控制不了他的黑化,一枪捅死都有可能。不为别的,只因为他才是发动侵华战争的罪魁祸首。

  可惜,昭和天皇已经死了。

  一个女人的“照片”又从宁涛的眼前飘过,穿着和服,圆润的脸颊,眼神温柔。这个女人女人他从来没有见过,可是他却知道她叫优美子,是平野光敏深爱的女人。

  这个女人也过世了,她是平野光敏的妻子。

  忽然,一段动态的记忆从宁涛的眼前飘过,有爆炸的火光,还有革命战士的染血的脸庞……

  宁涛一头扎了进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