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个诊所来修仙 0210章 超级驳壳枪

小说:开个诊所来修仙 作者:李闲鱼 更新时间:2018-12-09 18:20:37 源网站:北斗星小说网beidouxin
  如果是将粉碎了的砍柴刀和驳壳枪一起放进烂碎鼎中炼制的话,出来的肯定是砍柴刀,而不会是驳壳枪。宁涛已经不是第一次使用烂碎鼎了,有了经验,也掌握到了烂碎鼎的一些属性。

  第一个属性就是单纯补烂随便补,补好的烂东西会得到灵性,品质也会大幅度提高,但距离法器的层次却还是相差甚远。

  第二个属性就是不同的物体凑在一起炼制的话,物体的体积、能量会影响到炼制的结果。一个很简单的例子就是,如果他将一只电饭锅砸碎了,再将一只碗砸碎了同时放烂碎鼎里去补烂,他炼制出来的会是一只电饭锅,而碗会作为辅助材料融入到电饭锅之中。

  所以,就单纯的体积而言,驳壳枪的碎块总体积肯定更大,可问题是它的物质能量远远不及砍柴刀法器的一块碎片。如果现在就放在一起炼制的话,那结果很有肯能会出来一块砍柴刀碎片。

  如果没有掌握到烂碎鼎的这些属性,宁涛还真有可能将砍柴刀法器的碎块和驳壳枪的碎块一起放进烂碎鼎之中进行炼制,然后得到一个错误的结果。

  在动手炼制之前先得增强驳壳枪的灵性和能量,也就是用灵材来给它“增重”。这不是一个一蹴而就的过程,而是一个缓慢的过程。宁涛小心翼翼的一点点的往装着驳壳枪碎块的烂碎鼎中添加灵材,每一次添加都会进行炼制。

  累了便在善恶鼎旁边俢练一下灵力,恢复之后又回到烂碎鼎旁边给驳壳枪“增重”。

  天亮的时候,宁涛将能用的灵材都用到了驳壳枪之中,最后他尤其剑阁洞府之中将那里能用上的灵材搬到了天外诊所之中,这其中包括了一些灵土。

  加入灵土进行炼制之后,驳壳枪的灵性和能量明显提升。这一炼制,一天的时间又过去了。这期间白婧两次来叫宁涛回家吃饭,宁涛都没有出去。

  嗡!

  一声鼎鸣,丹火内收,最后一次“增重”炼制结束了。

  宁涛将烂碎鼎中的驳壳枪抓在了手中,它的重量并没有多么明显的变化,样式也没有改变,可无论是材质还是色泽都有了非常明显的变化。原来的它锈迹斑斑,颜色黑中带灰,枪漆斑驳。经历数十次的“增重”炼制之后,它黑中泛青,灵气十足。

  “还行,这样好多了。”宁涛拿在手中把玩了一下,然后又将驳壳枪拆成了一堆零件扔进了烂碎鼎之中。

  之前的几十次炼制不过是第一步,接下来才是最关键的炼制。

  宁涛捡起一块砍柴刀的碎块扔进烂碎鼎之中,然后盘腿坐在了烂碎鼎之前,双掌贴着烂碎鼎,释放丹火开始炼制。

  黑白丹火吞没了驳壳枪的零件,也吞没了那块砍柴刀法器的碎块,虽然看不见鼎中正生着什么样的变化,但可以肯定的是驳壳枪正经历着涅槃重生一般的修真反应。

  一次一块砍柴刀法器的碎块,加完最后一块,炼制结束时间已经是凌晨四点钟了。

  嗡!一声鼎鸣,黑白丹火内收,一支乌黑泛青的驳壳枪显露了出来,灵气四溢,很是不凡。

  宁涛将驳壳枪抓在了手中,入手一片冰凉,感觉就像是握着一支冰雕的驳壳枪。

  驳壳枪还自带调温功能?

  当然不是,那是灵气太过浓郁的原因。

  大费周章炼制出来的驳壳枪样子并没有什么变化,但它却不再是原来的那支驳壳枪了,它的重量增加了一倍,材质几乎是全灵材。

  “不知道这枪是什么效果?”宁涛的心里忍不住要去猜想这个问题的答案。

  几分钟后宁涛出现在了剑阁山的半山腰,剑阁山是他选的试枪的地方。

  站在山腰上,宁涛一眼就看见了山腰下的剑阁村,还有新建不久的阳光孤儿院。这个时候,苏雅和葛明大概还在睡觉吧?

  宁涛并没有去剑阁村找苏雅和葛明的打算,他一路飞奔,仅用了十几分钟的时间便到了剑阁山的山顶上。

  山顶上云遮雾绕,了无人迹。

  宁涛将驳壳枪取了出来,往弹夹里塞了两颗子弹。

  子弹并没有经过炼制,只是很普通的子弹。他倒是很想将子弹也炼制一下,只是炼制了天道号电**车和驳壳枪之后,他几乎耗尽了天外诊所和剑阁洞府能收集到的所有的灵材。

  装好弹夹,宁涛将驳壳枪的枪口对准了一块山石,然后扣动了扳机。

  砰!

  一声枪响,一颗子弹从驳壳枪的枪口呼啸而出,虚空之中清晰可见一道黑青色的弹道。可是它太快了,残影一现,那块山石便轰一声巨响,被炸了一个粉碎!宁涛隔着差不多二十多米远的距离也能感觉到爆炸的冲击波,给他的感觉他不是打了一枪,而是开了一炮!

  “这威力也太恐怖了吧?”宁涛吃了一惊。

  他手中看似一支驳壳枪,可就威力而言,它堪比一支反器材狙击步枪!

  了一下呆,宁涛又将驳壳枪对准了山顶一侧的山林,没有特定的目标,只是随手开了一枪。枪声响起之后,那片山林的深处顿时传来一个剧烈的爆炸声。

  宁涛数着步子往那片山林跑去。又十分钟后他终于找到了子弹击中的地方,那是距离他开枪位置起码两千米的远的地方!第二颗子弹击中的是一棵巨大的松树,它被拦腰炸断,残留在对面上的树桩起码两个成年人才能合围住!

  宁涛看了看被摧毁的松树,又看了看他手中的驳壳枪,呆若木鸡。这哪里是什么驳壳枪啊,这简直是火箭筒啊!别说是一个人,恐怕是一辆坦克也得被重创!跟重要的是,两千米的射程,这样的有效射程已经越了绝大多数的狙击步枪,甚至能媲美最顶尖的狙击步枪!

  “我得再找些灵材,将子弹也炼制一下,经过炼制的子弹,这枪的威力恐怕还会增加不少吧?”宁涛的心中忍不住要去想这个问题。

  与白圣一战之后,宁涛忌惮白圣的一双蛇爪,还有强的妖力,可是有了这支驳壳枪,他一点都都不害怕白圣了。

  剑阁山下阳光孤儿院中,葛明推开了窗户眺望剑阁山的峰顶,郁闷地道:“难道有人采矿?”

  前后两次爆炸声惊醒了葛明,却没能让苏雅醒来。她蜷缩在床上,睡姿不雅,空调呼呼的吹着凉风。也许是睡得很舒服,又或许是在一个美梦之中,她的嘴角含着一丝淡淡的笑意。

  宁涛就地画锁,开方便之门回到了天外诊所之中。

  善恶鼎黑气白气萦绕,鼎上人脸毫无波动。宁涛早就习惯了它这麻木不仁的态度,也不在意,回来之后将该整理的东西整理了一下。

  “宁兄弟,你在里面吗?你倒是出个声啊,也让我晓得你是死是活。”宁涛刚刚将诊所整理好,门外就传来了白婧的声音。

  “来了。”宁涛应了一声,将驳壳枪插在腰带上,然后背起小药箱出了门。

  门外的客家巷里不只是白婧,还有青追,只是她站得足够远而已。

  宁涛抬头看了看微明的天色,有点郁闷地道:“这么早叫我,还说什么是死是活,这很不吉利。”

  白婧却笑着说道:“昨天我叫了你两次,你一次都不应,我要是不把话说重点,你能出来吗?”

  青追小心翼翼的走了过来,“宁哥哥,我和姐姐都很担心你,这一次炼制这么要那么久?”

  宁涛温声说道:“殷前辈给了我一支烂枪,炼制起来比较费事。”

  “原来是这样,那支枪确实够烂,亏他拿得出手。”青追抱怨了一句。

  白婧“啧啧”了两声,“果然是夫妻啊,说话的语气都不一样,宁兄弟,你就不能对我这个姐姐温柔一点吗?”

  宁涛只是笑了笑,根据他的经验,他要是解释或者抬杠的话,白婧的一张嘴能说到他吐。

  这时殷墨蓝从房门里走了出来,开口说道:“宁老弟,那支枪”

  宁涛反手从腰带上将驳壳枪抽了出来,他的身体周边顿时多了一股寒气。晨曦中,枪身乌黑里散着青光,一看并是不凡之物。

  “好枪!”殷墨蓝一声赞叹,激动地道:“宁兄弟,给我看看。”

  宁涛将驳壳枪递给了殷墨蓝,白婧和青追也好奇的围了上去。

  殷墨蓝忽然抬手举枪,对着一面墙壁开了一枪。

  咔!

  扳机弹动,可是枪里却没有子弹射出来。

  “这是怎么回事?”殷墨蓝讶然地道。

  宁涛说道:“我就知道你会看枪,也会忍不住开枪,这枪经我炼制之后为你堪比炮弹,你这一枪过去,那墙可就塌了。”

  “威力堪比炮弹?厉害!”殷墨蓝的眼睛里顿时释放出了兴奋和渴望的神光,“宁老弟,你能不能给我也炼制一支这样的手枪?”

  宁涛毫不犹豫的答应了,“可以啊,当然没问题,不过枪和灵材你得自己找,我为了炼制这支驳壳枪,天外诊所和剑阁洞府的灵材几乎都用光了。”

  “这样啊,这个”殷墨蓝再也兴奋不起来了。

  宁涛说道:“你们吃早饭没有?吃了的话,我们就上路继续寻找寺庙。”

  “你都不回家,我们哪里敢吃饭?”白婧打趣地道:“宁兄弟,你就勉为其难,亲自回家吃早饭吧。”

  宁涛,“”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