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个诊所来修仙 0213章 瓮主

小说:开个诊所来修仙 作者:李闲鱼 更新时间:2018-12-09 18:20:37 源网站:北斗星小说网beidouxin
  那是一个天然的山腹洞窟,空间和一个篮球场差不多大小。地面经过处理,铺上了石砖。头顶悬挂着一块块岩石,还有石钟乳。

  洞窟中间有一座大约十米高的石塔,用条石堆砌,顶部是平的,但上面没有供奉什么神像,也没有大瓮。石塔底部有一条石梯通往石塔顶部,所用的石料是清一色的汉白玉,宛如一条白云铺成的登天之路。

  几十个女孩子跪在放置在地上的蒲团上,她们的身上穿着白色的长袍,布料很薄,隐约可以看到她们的背,还有臀部。可她们似乎已经没有了羞耻的观念, 并不在乎。

  女孩们的两侧各站着一列穿着白色制服的“保安”,一个个站得笔直,面向正前方,手里握着一根血色的棍子。这阵势很像是教廷里的列队的武装侍卫,白色的制服,血色的棍子,他们所构成的画面散发着妖异的气息。

  宁涛四人悄无声息的来到了左侧的队伍后面,没有人回头看一眼。也就在这个过程中宁涛已经找到了他要找的那五个特殊学校的女孩子,她们跪在诵念队伍的最后一排。别人用嘴念,她们五个用手比划。他根本就不用动用闻术辨别她们身上的气味,一眼就能确定她们的身份。

  女孩们继续诵念着,“旧神已逝,新神当立。我在此呼唤,祈求新神降临。你是驱散黑暗的一束光,你是打破囹圄的利剑。我是你虔诚的信徒,我必将追随你。我无惧牺牲,我以我血点燃圣火……”

  所有的女孩忽然从蒲团中抽出了一把锋利的小刀,毫不犹豫的左手抓住刀身,右手一抽。一股股鲜血从一个个女孩的手掌上涌冒出来,滴滴答答的滴落在了地上。

  轰!

  石塔顶部突然冒起了一团火焰,那火蹿起好几米高,可那并不是正常的火焰,而是青幽幽的火焰。它跳跃着,燃烧很猛的样子,可是这里的温度却一点都没有提升。

  “鬼火!”殷墨蓝的嘴里冒出了一个声音,虽然很轻微,可还是有人听到了。

  一个武装侍卫回过头来,殷墨蓝闭紧了嘴巴,一脸严肃的表情。

  那个武装侍卫却没有回过头去,他看了殷墨蓝的双手一眼,殷墨蓝的手中并没有木棒。他的视线跟着又移到了宁涛的身上,也就在那之后他张大了嘴巴要喊叫出什么来。

  殷墨蓝一掌就砍在了他的脖子上,然后扶住了他往地上倒去的身体。

  就在这个时候从石塔之中冒出一个人来,青幽幽的火焰围绕着他,他却毫发无损。他一身白袍,头戴尖顶大帽子,不露脸庞,甚至连嘴巴都没有露出来。

  宁涛的心中一动,那不就是张伟彪所描述的“瓮主”吗!

  “神啊!请安放我的灵魂!”也不知道是谁高呼了一声,所有跪在蒲团上的女孩纷纷爬了起来,冲向了石塔。

  安放灵魂?

  宁涛已经是第二次听到这个词了,第一次他以为只是装神弄鬼的洗脑经文或者誓词,可此刻看到一个个少女都冲向石塔的疯狂画面,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心中着急忍不住大吼了一声,“都别动!你们回来!”

  他的声音在洞窟里回荡,撼动着这个封闭的空间,回应不断。

  所有的武装侍卫的视线全都聚集了过来,还有站在石塔顶部,火焰之中的瓮主的视线也移了过来。那一刹那间,开在尖顶大白帽的两个小孔里仿佛投射出了两支投枪,狠狠的砸在了宁涛的脸上。

  然而,没有一个女孩听宁涛的警告,一个个争先恐后的爬上了石塔,然后往塔顶冲去。

  “拦阻她们!”宁涛吼了一声,拔腿冲向了石塔。

  却不等宁涛靠近石塔,左右两侧的武装侍卫便冲了上来,一个个挥舞着手中的棍棒攻击宁涛。

  砰砰砰!

  一眨眼的功夫,宁涛至少被七八根木棒击中,但这样的攻击对他而言如同挠痒。他连躲都懒得躲一下,侧肩一撞,两个封住他路的武装侍卫顿时被他撞得飞了起来。

  殷墨蓝、青追和白婧也出手了,三个妖出手就没有这么客气了。殷墨蓝迎头一刀辟出,一个扑向他的武装侍卫的脑袋便在空中飞舞了起来。几乎就在同一瞬间,两个武装侍卫也死在了青追和白婧的手中,她们的蛇爪从前胸插入,又从后背传出。

  然而,死亡并没有吓退任何一个武装侍卫,他们仍悍不畏死的扑上来。

  就这么一点时间里,一个身高腿长的女孩已经冲上了石塔的顶部,一头扎进了青幽幽的火焰之中。她的身体瞬间燃烧了起来,然后倒了下去。可是在她的后面,几十个女孩子却还是争先恐后的往石塔上冲,要触碰她们的“新神”,要“安放”她们的灵魂。

  那石塔,其实是一座献祭之塔。

  这个地方是一个邪教的魔窟!

  “停下!”尖顶帽子里传出了一个男人的声音,瓮声瓮气,难以辨别是谁的声音。

  他一句话比什么都管用,攻击宁涛四人的武装侍卫停止了攻击,就连那些扑向石塔的女孩子也都停下了脚步。

  身后的地道里传来了脚步声,转眼间一大群穿着白色制服的武装侍卫涌进了洞窟空间,截断了宁涛四人的退路。这些武装侍卫显然是地面的武装侍卫,他们手中的武器不再是血色的棍子,有人的手中有枪,手枪和步枪。

  祭台上的瓮主瓮声瓮气地说道:“我的孩子们,我宽恕你们的罪,只要你们跪下忏悔。”

  宁涛冷哼了一声,“你以为你戴顶帽子我就认不出你了吗?白圣,你只是一个蛇妖而已,你装什么神弄什么鬼?”

  白婧和青追的视线聚集到了祭坛上的男子的身上,几乎是同一时间,青追和白婧都吐出了她们的长舌头,用她们的舌头捕捉和辨认白圣的气味。

  一个人无论怎么伪装,他身体的气味都是无法伪装的,除非他把身体也换掉。

  站在祭坛上的瓮主伸手摘掉了头上的尖顶帽子,一张美艳绝伦的脸庞顿时曝露了出来,白圣。这个世界上长得比女人还好看的男人不少,可白圣却绝对是其中最漂亮的一个。

  “宁涛,你还真是狗变的,这里你居然也找得到。”白圣的声音恢复了正常。

  宁涛冷冷地道:“就你身上那骚.味,我就是捂着鼻子都能闻到。”

  白圣耸了一下肩,没有说什么,却向一个距离他只有几步远的一个女孩伸出了手。

  “神啊!”那个女孩一声尖叫,不顾一切的扑向了白圣。却不等她来到白圣的身边,有机会触碰一下她的“神”,她的身体就燃烧了起来,她连叫都没有来得及叫一声便栽倒了下去。祭坛内部隐约传出了一个重物坠地的声音,它的内部似乎是空的。

  “神啊!我是你虔诚的信徒,请安放我的灵魂!”女孩们又尖叫了起来,无比的激动,这样的声音此起彼伏。

  宁涛不再吼她们,因为他知道那根本没用。她们已经被洗脑了被控制了。这个时候别说是让她们听他的,只要白圣一个指示,她们就会悍不畏死的冲过来攻击他。那个时候,他还能杀了她们吗?

  宁涛的右手悄悄的伸向了后腰。

  白圣开口说道:“你会拿出什么来?那把砍柴刀、扇子,还是你的银针?”

  宁涛的手僵停在了腰上,还没来得及撩起衣服抓住驳壳枪的枪柄。

  白圣冷笑了一声,“看来我还是低估了你这个诊所医生,不然上次你就死定了。但更让我吃惊的不是你逃走的方式,而是你居然解除了我种在白婧身上的金蛇蛊,我一直认为这个世界上除了我再没有人能解除我种下的金蛇蛊。”

  白婧的嘴角微微动了一下,似乎想说什么但没有说出来。

  青追甚至避开了白圣的视线,她和白婧对白圣其实一直都存在着发自内心的畏惧。白圣花了那么漫长的时间在她们的身上建立起来的威信,还有他的那些残忍可怕的手段,岂是说抛下就能抛下的?

  “白婧、青追,我再给你们最后一个机会,离开那个家伙,重新回到我的身边来。你们也看到了,我是新神,你们会沐浴神光,享有无上的荣耀,我会帮你们渡过天劫,让你们进入仙界!”白圣的声音带着威严,也带着诱惑。

  “呸!”青追往地上吐了一口口水。

  青追的回应也激起了白婧的勇气,她也往地上啐了一口,“白圣,你口口声声说你是什么新神,就因为这些被你洗脑的孩子吗?你让我感到恶心。回到你的身边?我宁愿死!我和妹妹这次来就是要和你做一个了断!”

  白圣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声音却明显更冰冷了,“上天有路你不走,下地无门你自来。既然你们来了,那就都别走了,做我的登天垫脚之石吧。”

  嗡嗡嗡……

  类似风吹大瓮的声音突然从祭坛之中传了出来,那些武装侍卫,还有那些少女一个个行尸走肉一般向祭坛聚集过去。包括那些后来的拿着枪和刀的武装侍卫也不例外,他们垂着双手,一步步向祭坛走去。

  祭坛之中也有一只大瓮,但肯定不是一只简单的瓷器大瓮,它有可能是一只法器之瓮!

  宁涛情急之下伸手拉住了一个聋哑少女。

  那个少女突然张大嘴巴,表情狰狞,她似乎是在对宁涛吼叫,可是只能发出“呀呀”的声音。宁涛不放手,她突然张嘴向宁涛咬了过来。

  宁涛松开了聋哑少女,突然反手抓向了插在后腰上的驳壳枪的枪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