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个诊所来修仙 0738章 登徒浪子

小说:开个诊所来修仙 作者:李闲鱼 更新时间:2018-12-07 18:40:43 源网站:看笔趣阁kbiquge
  “你”寻仙又羞又怒,她想将手抽回去,可宁涛的手确死死的抓着她的手腕,她那点微不足道的力气根本就不够看。

  一屋子的人都惊呆了,这是什么情况?

  宁涛松开了寻仙的手,退后了一步。

  他当然不是想占点便宜,他只是想试探一下寻仙,如果她身有灵力,或者异常的反应,他这一抓就有可能激发出来。

  可是她的身上并没有灵力,也没有他想看见的可以帮助他判断她是不是寻祖丹丹灵的反应。

  他陷入了一片困惑之中。

  如果就长相而言,眼前这个寻仙就是寻祖丹的丹灵,可就他的观察和接触,她却只是普普通通女人,而且一个一千多年前的女人。

  还有一个让他头疼的问题,他以前从来没有想过。

  那就是如果这个寻仙的的确确就是寻祖丹的道理,他倒是能抓住她,可怎么带回去?

  这些,都是他这一刹那间的感受,困惑又迷茫。

  “大胆狂徒!你竟敢非礼寻仙姑娘!”武坤出声怒斥,横眉冷眼,那样子似乎太平公主不在这里的话,他大概会冲上来狠揍宁涛一顿。

  宁涛却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

  白衣书生张彦青一脸鄙夷的神色:“我等读书人怎么能跟一个衣冠不整,还如此无礼的蛮夷在一起品诗?真是有辱斯文!”

  宁涛还是没有反应。

  “等等”寻仙从那张纸上抬起了头来看着宁涛,眼神之中充满了惊讶的神光,“这首诗是你写的吗?”

  宁涛点了一下头,淡淡地道:“寻仙姑娘是不相信还是别的意思?”

  寻仙说道:“我不相信是你写的。”

  还真是够直接。

  宁涛自己也知道不是他写的,那是人家李大姐的绝世名作,他肚子里的那点墨水怎么可能写得出这样的诗来,可是这文人逼还得硬着头皮装下去,他反问道:“不是我写的,那是谁写的?”

  寻仙捧着那张墨迹未干的纸,没有回宁涛的话,却朗声念诵道:“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

  一屋子的人,除了念诗的寻仙,听过的太平公主,还有抄袭者宁涛,没有一个不惊讶动容。这些附庸风雅的人,哪有水平作得出这样的诗,如果有,后世的教学课本中恐怕早就出现他们的名字了。

  念诵完毕,寻仙忽又说了一句:“我感觉这诗应该是出自一个女人的手,而不是你。”

  宁涛只是笑了笑,他并不担心谎言被揭穿,因为写这首诗的李清照还要几百年才会出生。他一直观察寻仙,寻找她就是寻祖丹丹灵的蛛丝马迹。

  虽然还没有什么有价值的发现,可他并不气馁,比起狐姬,还有那些试图寻找丹灵的人他已经很幸运了,拥有镇时塔、建树板、云矿石,还拥有寻祖丹和死符。就拿眼前正在发生的事来说,谁有这样神奇的经历?

  抓寻祖丹的丹灵肯定难,如果不难也不会直到现在都没人成功了。可是只要他有耐心,把事情弄明白了,以他拥有的条件,他相信他一定能抓住寻祖丹的丹灵!

  “嗬!原来是这样!”张彦青哂笑道:“我道是遇上了高人,却不料是遇上了一个贼。我辈读书之人最不耻的便是行窃,这个番子怎么还有脸待在这里?”

  武坤抬手指着门口:“你给小爷滚出去!”

  太平公主没有开口,只是看着宁涛,似乎是在等他的解释。在宁涛与寻仙之间,她显然更相信寻仙的判断。

  宁涛心中默念了一句你的经,镇压怒火,面上却露出了一个笑容:“寻仙姑娘,我听说你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是个大才女,没想到你不过也是门缝里瞧人的俗人罢了。”

  寻仙顿时愣了一下,一向孤高清高的她什么时候被人这样说过?

  “大胆狂徒!”武坤指着宁涛的鼻子骂道:“你算什么东西,你竟敢这样说寻仙姑娘!快下跪道歉!”

  宁涛说道:“你能不能闭上你的嘴?”

  武坤也愣了一下,然后怒极反笑:“哈哈哈这狗贱奴居然敢让我闭嘴?来人啊!”

  应声进来两个带刀的家兵。

  武坤怒声说道:“就是这狗贱奴,给我抓起来,打断他的狗腿!”

  宁涛看了一眼太平公主。

  太平公主浅浅呷了一口茶,语气淡淡:“不要看本宫,虽然你是本宫的人,可是你自己闯的祸,你自己兜着,本宫也想看看,你究竟会用什么办法渡这个劫。”

  她不说这话还好,她这么一说武坤就再无一丝顾忌,他跟着说道:“你们还等什么,给小爷拿下!”

  寻仙的嘴唇动了动,可劝阻的话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这个“印第安人”说她俗气,她心里也有气,有人要教训一下,她乐得看热闹。

  两个带刀家兵一涌而上,一个挥拳,一个出脚,显然是想揍宁涛两下给武坤出下气,然后再抓人说下文。

  宁涛没动,只是看着两个家兵。就那么一眨眼的时间,一个家兵的拳头抽在了他的脸颊上,一个家兵的脚狠狠地踹在了他的小腹上。

  拳脚击打的闷响声在屋子里响起,好几个文弱书生都不忍再看,有的偏头,有的皱眉闭眼。

  可是,宁涛却还在那里,连动都没有动一下。如果说他有什么反应的话,那也只是双眼有了黑化的迹象。

  “好家伙,是个练家子!”一个家兵的反应很快,一句话没说完,他身上的腰刀便出了鞘。

  下一秒钟,另一个家兵的腰刀也出了鞘。

  太平公主还是没有制止。

  在她的眼里,宁涛的命并不比一只鸡或者一只鸭更值钱。

  武坤点了一下头。

  这是给他的两个家兵一个明显的动手的信号。

  “呔!”一个家兵喝了一声,挥刀劈向了宁涛的臂膀。

  另一个家兵将手中的刀捅向了宁涛的小腹。

  一眨眼,两个家兵的刀都在宁涛的身上了,他的右臂和小腹都中了一刀。

  两个出刀砍人的家兵顿时傻了。

  宁涛突然抬脚踹了一个家兵的小腹上,嘭一声闷响,那个家兵顿时倒飞了出去。他是从门口冲进来的,可是现在他却飞出门口,重重地砸在了院子里,然后就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另一个家兵慌忙后退,可他哪里比得过练就了脚下有梯的宁涛的速度。

  宁涛一步追上,一拳抽在了第二个家兵的脑袋上。

  咔嚓!

  头骨碎裂的声音。

  第二个家兵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一声来便被抽倒在了地上,七孔流血,说死就死了。

  “啊——”如仙失声尖叫。

  武坤也被吓傻了,这一切来得太快,直到他的两个家兵被这个印第安人一脚一拳干掉,他才回过神来。他看着宁涛,气得浑身直哆嗦,可是骂人的话再也不能轻松说出口了。

  一屋子的人都用惊恐的眼神看着宁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个异域番子竟然当着太平公主和武坤的面杀人,而且杀的还是武家的人!

  “来人啊,杀人啦,保护公主!”张彦青吼了一声。

  门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一转眼,门口涌进来一大群拿着唐刀的披甲武士。

  屋子里想逃出去的书生被堵了回去,争先恐后地退到墙角。

  寻仙也惊慌失措地退到了太平公主的身边。

  唐刀如林,一大群披甲武士向宁涛压迫过去。

  太平公主端起了茶杯,似乎是嫌茶汤太烫,她嘬唇吹了吹,然后慢吞吞地说了一句话:“夏阳,没想到你还是一个高手。你不是什么流浪的异域番子,你受何人指示接近本宫?说出来,本宫赐你一个全尸。”

  宁涛说道:“我要杀你,路上你就死了。我现在要杀你,这些人也救不了你,你确定还是要让你的人动手?”

  太平公主冷笑了一声:“大言不惭,等他们抓住你,本宫再慢慢审问你,本宫有很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手段。”

  宁涛说道:“你们这些人,虽然是过去之人,可是没有一个值得怜悯。我写了一首诗,你们不相信也就算了,却百般质疑和刁难。我不过是说了一句不中听的话,你们就要砍我的腿,甚至还要杀我。就冲着这一点,没有诊金我也办了你们。李令月,你不是要严刑审问我吗,你还在等什么,让你的人动手吧。”

  “哼!胡言乱语!”太平公主突然将手中的茶杯摔在了地上。

  啪!

  茶杯摔碎在了地上。

  一大群披甲武士一涌而上。

  宁涛大步走向了向他扑来的武士,右手一挥,一团水墨烟云偶从他的右掌之中绽放,也就在那一瞬间,几个冲在最前面的武士被扫飞,后面冲上来的人也被撞倒在地。

  肉中枪出,谁与争锋!

  没倒地的武士不约而同地滞了一下。

  “杀了他啊!杀了他!”武坤怒吼道。

  宁涛突然转身,右手一挥,一道水墨烟云般的痕迹贯空而去。

  哚!

  武坤被肉中枪钉在了木柱上。

  他惊恐地看着从胸膛上贯穿过去的肉中枪,张大了嘴巴想呼救,可是从他的嘴里出来的只有鲜血。

  宁涛抓住枪柄往后一抽。

  武坤从柱子上掉落在了地上,胸膛上的血冒得跟喷泉似的。

  宁涛看着他,淡淡地道:“你就不能好好说话吗?总是一惊一乍的,谁给你的勇气敢在我的面前充小爷的?”

  “你咯”武坤一句话没说完就断了气。

  突然,一把唐刀砍在了宁涛的脖子上。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