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都。

  宁涛来到了一道房门前,伸手敲了敲门。

  “来啦,来啦。”门里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房门打开,江好惊讶的看着站在房门口的宁涛。她刚给宁涛打了 电话两个小时,宁涛就来了,坐飞机也没这么快吧?

  宁涛笑着说道:“怎么,不请我进去坐坐吗?”

  许久不见,看见江好,他有一种亲切的感觉。

  江好好奇地道:“怎么这么快?”

  宁涛说道:“我昨天就来北都了,给一个病人看病,接到你的电话我就过来了。”

  他没法跟江好说他是开方便之门直接过来的。

  唐珍出现在了客厅里,往门口看了一眼,跟着满脸笑容的走了过来,“哎哟,是阿涛呀,真是稀客哟。”一秒钟后她就开始数落她的女儿,“江好,你是怎么回事呀,你就阿涛站在门口说话?还不快请人进屋,真是的。”

  江好给了唐珍一个白眼,然后让开了路,“进来吧。”

  宁涛进了屋,打开小药箱取出两**精炼香料,双手捧着往唐珍的手里递,一边笑着说道:“阿姨,来的急,没买什么礼物,就只给你带了两**香料。”

  唐珍可一点都不客气,伸手就接过了宁涛递来的两**香料,脸上笑开了花,“说这种客气话干什么?阿姨可没把当外人,你父母过世得早,你要是不嫌弃,你把我当成是你妈也行。”

  宁涛不敢接话。

  江好瞪了唐珍一眼,“妈,今天早饭你没喝酒吧?”

  唐珍还以白眼,“你管老娘啊,我就是喝了又怎么样?我跟阿涛说话,关你什么事?还有,我有说错吗?阿涛这么好的孩子,怎么能没有一个妈妈疼?”

  江好轻抚了一下额头,可她的头却似乎还是很胀。

  唐珍移目看着宁涛,标准的丈母娘看女婿的眼神,看了好几眼才满心欢喜地道:“阿涛,我现在去买菜,今天中午就在家里吃,好不好?正好,你在两**宝贝能派上用场,阿姨给你做好吃的。”

  宁涛点了一下头,“好的,我就……”

  没等宁涛把话说完,江好便打断了他的话,“今天不行,情况紧急,阿涛你得跟我走。”

  “这么着急?”宁涛神色微凝。

  “走吧,路上再说。”江好说。

  唐珍郁闷地道:“我说江好你是怎么回事?阿涛刚进门,水都没有喝一口你就要带他走,哪有你这样的?”

  江好一脸严肃的表情,“唐珍同志,一个非常重要的科学家病危,我得带阿涛去抢救他,时间就是生命,你说我急不急?”

  唐珍一脸失望的表情,可她没再说什么了。

  这就是大清早给宁涛打电话的原因,不过电话里她只说有非常重要的事找他,让他去北都见她。

  宁涛倒是可以转眼就出现在她家的家门口,可仔细一想那未免也太快了吧,不好解释。所以,他炼制了一些美香膏和香料给了青追让她给白婧拿去,然后才开方便之门来到北都。

  他的门就在这幢居民楼的天台上,要来她家还真是很方便,下楼就到了。

  几秒钟后,一辆勇士越野车离开小区,进入车道行驶。

  “最近在忙些什么?”江好问了一句。

  宁涛微笑着说道:“还能忙什么,我是一个医生,行医治病呗。”

  他其实有很多事都想说给她听,比如神农架深渊下生的事,比如阴月人的遗迹,可是他开不了口,也没法开口。她的身份是特殊事务局的高级特工,而他的双手沾满了血腥。将那些浸着鲜血的秘密隐藏在心里,就当是一个善意的隐瞒吧。

  “我不信。”江好说。

  宁涛转移了话题,“还是别说我了,我给你打过几次电话你都没接,你又在忙什么?”

  “寻祖项目。”江好的眉宇间顿时多了一抹愁云,声音也变得凝重了,“梁克铭叛逃了,有着生物界活化石之称的楚义雄临危受命,亲自组建团队研究,可是刚有点眉目就出来这样的事情。”

  “你要我治疗的是那位叫楚义雄的老科学家吗?”宁涛问。

  江好点了一下头,“他疯了,情况比当初的林清华更复杂,国内最好的医院和医生都没法治好他。我向上级推荐了你,上面同意让你来试试。”

  宁涛沉默了一下才说道:“看病治病没问题,可是我想不明白,明明知道寻祖项目是错误的,也很危险,为什么还要启动它?”

  江好说道:“有困难有危险就要放弃吗?建国初期,我们国家在一穷二白的环境里研究出了原子弹,很多科研工作人员都受到辐射污染,最后得了癌症。如果他们畏惧困难和死亡,哪有现在的国富民安的日子?”

  宁涛苦笑了一下,他其实也很清楚,无论他说什么都影响不了寻祖项目的进行。在国家利益面前,什么都得让道。

  “或许,只要我将真正的寻祖丹炼制出来,给她完整的丹方和寻祖丹,寻祖项目才会停止吧?”宁涛的心里这样想着。

  “阿涛,楚老是一个值得尊敬的老科学家,请你一定要治好他。”江好看了宁涛一眼。

  宁涛收起思绪,“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放心吧,只要不出意外我就能治好他。”

  “你说这话我就放心了。”江好又看了宁涛一眼,“对了,你那个漂亮的小护士呢,怎么没跟着你过来?”

  “你看着路开车啊……”

  “你是在转移话题吗?”

  说说聊聊,勇士越野车来到了一个疗养院里。江好停好车,领着宁涛进了一幢独栋别墅。

  一进门,一个头花白的妇人和一个青年便迎了上来。妇人的脸上不失热情,眼神里却也有一点好奇和疑惑。青年身材颀长,面容英俊,形象和气质都很好,一看就是那种老知识分子家庭培养出来的有知识有修养的精英人才。

  宁涛站在江好的身边,也不拘束。

  江好介绍道:“宁医生,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阿姨是楚老的妻子扬灵芝,这位是楚老的儿子楚昊泽。”然后她补了一句,“扬阿姨,楚先生,这位就是我专程请来的宁涛宁医生。”

  楚昊泽上前来与宁涛握手,说话客气,“宁医生好,总算是把你等来了。”

  宁涛说道:“不用客气,应该的。”

  扬灵芝也上来与宁涛握了一下手,“宁医生,客气的话我不会说,我就一句话,我家老头子就拜托你了。”

  宁涛说道:“我一定尽力而为,请带我去看看楚老吧。”

  “宁医生请跟我来。”楚昊泽走前带路。

  宁涛回头看了江好一眼,然后跟着去了。

  江好心里清楚宁涛治病的规矩,她也跟着去了。不过,没等她追上宁涛的脚步,扬灵芝就拉住了她的手腕。

  “小江,你留步,我跟你说两句话。”扬灵芝说。

  江好说道:“扬阿姨想说什么?”

  扬灵芝拉着江好往旁边走了几步才说道:“小江,你带来的这个宁医生这么年轻,就只背着一只小箱子就过来了,他行吗?”

  江好笑着说道:“扬阿姨你就放心吧,我给楚老请来的可不是一般的医生,我给楚老请来的是一个神医。之前有一个和楚老一样的病人,宁医生出手就治好了,所以你不要担心。”

  扬灵芝叹了一口气,“现在这种情况也只能让他试试了。”

  她显然还是不相信宁涛有多么高明的医术。

  江好也没过多解释,她说道:“扬阿姨,我们也过去看看吧。”

  扬灵芝和江好的对话宁涛其实有听见,可他已经习惯了病人及病人家属对他抱有的怀疑的态度,也懒得去包装他自己。有那时间和精力,他还不如待在善恶鼎的旁边俢练灵力。

  前面,楚昊泽在一道房门前停下了脚步,然后伸手敲了敲门,“爸,医生来了。”

  房门里突然传来了一个怒吼的声音,“滚!”

  楚昊泽回头看了宁涛一眼,神色尴尬,“宁医生,对不起,我爸又犯病了,他好着的时候是不会这样的。”

  宁涛说道:“没事,不要道歉,开门吧。”

  楚昊泽推开了门,然后走了进去。

  宁涛跟着走了进去,一眼便看到了一个身材干瘦的坐在一只塑料凳子上的老人。他的脸上涂着好多种颜色的颜料,肩头上披着床单,手里拿着一只长杆塑料扫帚。

  这个老人就是楚义雄,生物科学领域德高望重的老科学家,可他现在看上去却像是一个孩子。

  楚昊泽的眼眶湿润了,他柔声说道:“爸,你把东西放下吧,宁医生来给你看病了。”

  刚刚走到门口的扬灵芝一声叹息,伸手抹了一下眼角。

  楚义雄忽然一声大吼,“吾乃奉先是也!尔敢一战否!”

  奉先?宁涛心里暗暗地道:“林清华把自己当成了唐玄宗,这个楚老显然是把他自己当成了吕布。林清华用的丹方很少,而且是错误的,变成新妖之后却得到了变脸的能力。这个楚老的手里有一块朱红玉的头骨,他研究出来的寻祖丹的丹力一定更强,不知道他有没有什么妖力和特殊的能力?”

  “赤兔,冲!”楚义雄用大腿夹着塑料凳子笨拙的移动了过来,然后将手中的扫帚捅向了宁涛的大腿之间的位置。

  宁涛没躲,他唤醒了眼睛和鼻子的望术与闻术的状态。

  楚昊泽伸手抓住了扫帚,“爸,你配合一下好不好?”

  宁涛说道:“楚先生,你出去吧,楚老就交给我了。”

  “好吧,我先出去。”楚昊泽松开了扫帚往外走。

  宁涛又说了一句,“我看病治病有我的规矩,在我治疗楚老期间,任何人不得进来,能做到吗?”

  “能。”楚昊泽应了一声,然后离开了房间。

  江好拉上了房门,然后站在了门口。她已经不是第一次给宁涛守门了,根本就不用宁涛招呼她也知道该怎么做。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