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个诊所来修仙 0094章 恶妇

小说:开个诊所来修仙 作者:李闲鱼 更新时间:2019-06-19 03:18:46 源网站:2K小说fpzw
  医疗室。

  “小朋友们,这是来自市医院的医生叔叔,他要给你们检查身体,你们排好队,一个一个接受检查。”马娇容的声音很温柔,她的对面站着三个小女孩,都仅有四五岁的年龄。

  一个扎着羊角辫的小女孩是的:“马老师,我不想检查,上次那个医生叔叔给我检查,弄得我好疼,我害怕。”

  马娇容突然伸手揪住小女孩的辫子,脸上的笑容也一扫而光,凶巴巴地道:“谁不听话我就给谁打针!”

  “不要,我不要打针。”被揪着辫子的小女孩哭了起来。

  “你还敢哭?”马娇容从衣兜里掏出了一根针来,二话没说,一针就扎在了小女孩的胳膊上。

  “哇——”小女孩哭得更大声了。

  “再哭我扎你眼睛,让你变瞎子!”马娇容呵斥道,寒芒闪闪的缝衣针还真递到了小女孩的眼前。

  小女孩顿时不敢哭了,瘪着嘴说道:“瞎子看不了汪汪队,我不哭了。”

  马娇容这才收起那根针,她的脸上又露出了笑容,“这不就对了吗?听老师话的孩子有糖吃,我现在就去给你们兑果汁,然后还有巧克力给你们。”

  说完,她给那个假冒的医生递了一个眼色,然后她向医疗室的墙角的一台冰箱走去。

  假冒成医生的男子笑盈盈地道:“小朋友们,不用怕,叔叔会很温柔的给你们检查身体,一点都不疼。”

  三个小女孩紧张兮兮的看着伪装成医生的叔叔。

  男子循循善诱地道:“谁第一个来,谁第一个把裤子脱了让叔叔检查,叔叔就给她两块巧克力。”

  另一边,马娇容打开了冰柜,取出了三只杯子,还有三颗白色的药丸。她将三颗白色的药丸分别放进杯子,然后才往杯子里倒果汁。

  门外,宁涛嗅出了那三颗白色药丸的气味,那是三颗安眠药,他的心里顿时气得不行,“那三个孩子才那么小,你居然为了一点钱将她们当成你的赚钱工具。你这样做不仅是毁了孩子的一生,也让她们的父母痛不欲生!你简直是一个十恶不赦的人渣!”

  怒火在燃烧,恶面在苏醒!却就在宁涛控制不住自己,想要冲进去制止罪恶发生的时候,楼下突然传来吵闹的声音。

  “那个姓马的女人在哪里?让她出来!”

  “你们不能上去!你们再胡闹我报警了!”

  “你叫啊!你叫啊!我巴不得警察来!”

  “出去!有事走正规渠道来谈!”

  医疗室里,马娇容顿时紧张了起来,“坏事了,有家长来闹事,你快从后门走,晚上我再给你安排,你等我电话。”

  那个假冒医生的男子哪里还敢继续使坏,跟着就往门口走来。

  宁涛一把抓起青追的手,拉着青追又快速退到了通往天台的楼梯间里。

  那个男子从医疗室里走了出来,进了他刚才换衣服的房间,他连身上的白大褂都顾不得脱,拿起他的公事包就往楼梯口这边跑来。

  马娇容则从另一边的楼道走去,不慌不慢,淡定从容。

  那男子转眼就泡进了楼梯间,然后蹬蹬蹬往楼下跑,已经是慌不择路了。

  青追凑到了宁涛的耳边,“为什么不让我动手?”

  刚才,那个男子刚刚跑进楼梯间的时候,她是想动手的,可宁涛抓着她的手没有松开。

  宁涛说道:“我也想杀了他,可是不能在这里。你在这里杀他,我们都会有麻烦。惩罚恶人也要有一个策略,那个马娇容不是让那个畜生晚上去找她吗?一些事情晚上做的话,会少很多麻烦。”

  青追翘了一下嘴角,“可我刚才发现你好像想要冲进去,你敢保证你没有杀掉那两个人渣的心吗?你有时候很冲动,有时候又很理智,真搞不懂你呀。”

  “我们上去吧。”宁涛转移了话题。

  善面温柔理性,心有大爱。恶面冲动暴躁,比恶人更恶。进入恶面状态的他很难控制自己,这个问题他自己也没什么好办法解决。

  两人来到天台上,然后蹲在女儿墙下窥视幼儿园的前院小操场。居高临下,整个小操场都尽收眼底。

  宁涛和青追刚刚“就位”的时候,一个胖子保安将一对中年夫妇从楼里推了出来。

  马娇容走了出来,面带笑容,“你们是哪个孩子的家长,找我有事吗?”

  中年男子的情绪顿时失控了,他指着马娇容说道:“你少跟我装糊涂!你告诉我,我女儿内裤上的血是怎么回事?”

  马娇容说道:“哪个呀,我猜是和小朋友玩不小心碰伤的。就这么大的事,你们也跑过来吵吵闹闹,下学期谁还敢收你们家的孩子呀。”

  “你撒谎!我女儿说有个叔叔摸他,还……”中年女人说不下去了,眼睛里噙着泪花,还有愤怒。

  马娇容脸上的笑容不见了,声音也冷了,“你女儿说什么呀?你说出来,我看是不是真的。还有我警告你们,有些事情小孩子胡说八道你们就信以为真,你们要是有证据的话你们爱找谁找谁去,我懒得理你们。下学期,你们家的孩子别想来这里上学!”

  说完,她转身就走。

  中年男子上前一把抓住了马娇容的手,“你今天不把话说清楚就别想走!”

  马娇容怒道:“我跟你把什么事情说清楚啊?我凭什么给你说清楚?你放开我,不然我叫人啦!”

  “松开她!”那胖子保安上来帮忙,两下就将中年男子的手掰开了。

  马娇容的气焰嚣张地道:“你们给我记着,诬陷是犯法的!你们不去报警,你们是没证据是吧?你们要是再敢来胡闹,我就对你们不客气了!我男人就是混社会的,你们要是惹到他,你们会后悔的!”

  中年女人的眼泪都被气出来了,可她又能怎么办呢?她女儿说睡了一觉,一觉醒来就觉得不舒服,她什么证据都没有。

  天台上,宁涛收回了视线,“我们走吧,出去等那个马娇容下班。”

  青追的眼眸里闪过了一抹绿光,“你的计划是什么样的?”

  宁涛猫腰向另一侧的女儿墙走去,一边说道:“你先害她,我来治她,如果那个男子来了,一样的处理方式。”

  “然后呢?”青追追问。

  宁涛的声音冰冷,“那样的人渣,活着也只会伤害善良的人。有些人活着其实是对平头百姓的不公平,甚至可以说是威胁,你说该怎么做?”

  青追露齿一笑,“我懂了。”

  或许是因为发生了不好的事情,马娇容没等到幼儿园下班的时间就驾驶一辆宝马x5进了一条车道,然后往前行驶。

  宁涛从旭日幼儿园对面的一家冷饮店里跑出来,望着快速远去的宝马x5的屁股,郁闷地道:“你怎么没跟我说她还有一辆宝马车?”

  “这重要吗?”青追反问。

  宁涛耸了一下肩,“你要是早告诉我,我就好早做准备,现在怎么追?”

  青追笑了,“说得你好像会开车一样。”

  宁涛,“……”

  “跟我来吧,我带你去她的家,我知道她住哪里。”青追向路边一排共享单车走去,她用手机扫了一辆共享单车,然后又向宁涛招了招手,“快过来呀,是你坐杠子,还是我坐杠子?”

  宁涛苦笑道:“既然你知道地址,我们叫一辆出租车或者滴滴快车不就行了吗?”

  “你不早说,我扫都扫了,要扣钱的。我可不是一个铺张浪费的女人,要不你叫出租车去吧,我骑车过来。”青追说。

  宁涛一时无言以对,可他算是看出来了,她压根儿就没想过要坐出租车或者滴滴车。

  “你坐杠子!”宁涛没好气地道,他一个大老爷们实在放不下脸去一个女人的单车杠子。

  “好啊好啊。”青追愉快的将车辆驾驶权让给了宁涛,等宁涛跨上共享单车之后,她侧身一跃,轻轻巧巧的就上了车杠。

  宁涛叹了一口气,蹬着共享单车上了路。

  一路上洒满了青追的银铃般清脆的笑声,偶尔还展开双臂……

  这是摩拜号邮轮吗?

  夜幕降下。

  一辆共享单车停在马路边的一个停车区里,青追总算是从单杆上下来了。宁涛骑了起码十五公里,而且大多是上坡路,这一路过来他感觉他的前列腺都快点燃了。

  “就是那幢房子。”青追指着一片山坡上的小洋楼说道。

  宁涛举目眺望了一下,那是一幢白色的二层小楼,窗户装了茶色的玻璃,有一个院子,院子周围种了很多树。院子有一道红色的铁门,不过是关着的,看不见里面的情况。

  “那房子里有一条狼狗,但它不敢咬我。那房子是马娇容的男人的,叫卢虎,也是一个是好事不做,坏事干尽的人。他混社会,绰号要老虎。”青追做了一个简单的描述。

  宁涛从那幢小楼上收回了视线,四处看了看,很快就确定了路线,他声音低沉,“跟我来。”

  青追跟着宁涛穿过马路,宁涛却并没有走那条直达那幢小楼的路,而是绕到了山坡后面,趁着朦胧的夜色钻进了山林。

  进入山林,宁涛脱掉了自己的鞋子,专挑硬的地面走,有时候干脆跳石头,一路过去没有留下任何一个脚印。

  这么做只有一个原因,这一次他是真动了惩恶到底的心。

  到底,那便是地狱。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