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哈娜起身去开了门。

  按门铃的是她的黑人保镖,造访的人却是武田玉夫。

  “乔哈娜小姐,我想邀请你共进晚餐,不知道我有没有荣幸达成这个心愿。”武田玉夫说话很客气,还有脸上的笑容,让人不忍拒绝。

  乔哈娜却说道:“抱歉,我正在和我的朋友共进晚餐。”

  如果是别的时候,她大概会接受武田玉夫的邀请,毕竟武田玉夫也是一个很有分量的人物。可是她此刻的心里装着的全部是椰子、木瓜之类的水果,哪里还有心思去赴宴。

  武田玉夫的视线迈过乔哈娜,落在了坐在餐桌旁边的宁涛的身上,那一刹那间的眼神森冷凌厉,可他的面上却保持着温和而亲切的笑容,“我正想问宁医生在不在,我也想邀请宁医生一起共进晚餐,不知道宁医生愿意吗?”

  宁涛从餐桌上站了起来,笑着说道:“深感荣幸,谢谢。”

  乔哈娜见宁涛这样说了,她也点了一下头,“我去换件衣服,然后和涛一起过来。”

  武田玉夫微微欠身,“那我在顶层的贵宾餐厅恭候二位。”说完,转身离开了。

  乔哈娜伸手关上了门,向宁涛走去,脸上带着笑意,“我以为你会拒绝,因为来的时候我能看出来,这个家伙对你不友好,可你为什么会接受他的邀请?”

  “他身边的女人叫林清妤,是我的朋友,她在这里并不安全,我想见见她。”宁涛说,并没有隐瞒。

  “原来是这样,我现在去换衣服。”乔哈娜走了两步又回过了头来,笑着说道:“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开口。”

  宁涛笑着点了一下头,心里却有些头疼的感受。乔哈娜对他这么好,一是因为他治好了巴恩斯的原因,但最重要的却是他答应给她隆胸。可贫胸不是病,刚才他就一直在想怎么下手,可到现在为止都没有一点头绪。答应了人家,如果做不到,那岂不是很丢人?

  乔哈娜进了她的房间,房门也关上了。

  宁涛等了几分钟也不见她出来,索性坐到沙上继续琢磨“治疗”方案。他想到了天针,可天针就两个用途,要么治人,要么杀人,她那贫胸又不是病,他就是对着她的飞机场扎一百针,那也只是多一百个针眼吧?

  然后他又想到了美香膏,美香膏最大的作用就是祛除疤痕,人家的胸只是贫,又没有刀疤、枪伤什么的,使用美香膏只能让她的那个地方的肌肤更美白一点,也不能让她的胸成长起来。

  走天外诊所的途径?她一进去,善恶鼎没准会露出一张鬼脸吧?这显然也行不通。

  想来想去还是想不出办法,宁涛有些郁闷的打开了小药箱,看着里面装着的一大堆零零碎碎的东西,账本竹简、天针、寻土砚、驳壳枪、几只小瓷瓶、画有备用血锁的普通处方签……

  宁涛的视线忽然落在几张法符上,脑袋里顿时响起了一个敲钟一般的声音,灵感也从天而降!

  那是几张拔符,正版和错字版的拔符。

  宁涛的心里激动地道:“没有错字的正版拔符能淤血、毒素、子弹,错字版的拔符能拔衣服。可我拔掉青追的衣服的时候并没有念咒和使用灵力,只是随手一拔,不知道在使用灵力和念咒的情况下,它能不能拔起她的贫胸?”

  行不行谁也不知道,可这却是唯一一个可以试试的法子。

  “回头找青追试试,给她拔一拔……不行不行,她的已经够大了,堪称完美,再大就过了……白婧?我躲她都来不及,我还敢主动招惹她,而且她的也大……”法子想到了,可宁涛的脑袋里又冒出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想法,以及相应的画面。

  房门打开,乔哈娜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她穿了一条黑色的修身短裙和一件白色的短袖衬衣。短袖下三分之一的大腿曝露在空气中,宛如象牙雕琢出来的艺术品。贴身的衬衣勾勒出了腰肢的柔美纤细的线条,除了胸。

  乔哈娜脸色的神色有些尴尬,“涛,我遇到点麻烦。”

  宁涛好奇地道:“你怎么了?”

  乔哈娜说道:“裙子后面的拉链卡住了,麻烦你帮我拉上。”

  宁涛有些无语,不过还是走过去,绕到了乔哈娜的身后。他看到了那条制造麻烦的拉链,它咬住了里面的白色精梳棉布料。它的下面是一片白皙的皮肤,还有若隐若现的y字线条。不过他只是尴尬了那么一下下,很快就恢复了平静,伸手小心翼翼的抓住拉链往下拉了一点,然后很顺利的将它拉了上去。

  他早就在青追的身上练就了盖世忍功,这点春光微露算什么?

  顶楼的贵宾餐厅里空荡荡的,一张条形餐桌上坐着几个人,餐桌两旁却站着六七个厨师,还有好几辆餐车。

  这些人,除了武田玉夫,林清妤是一个都不认识。她忽然很想见到那张能给她带来安全感的面孔,可转眼又想到了挂在晾衣绳上的青色内裤,还有文胸,她的心里就像是打翻了什么调味瓶,酸酸的。

  “林小姐。”武田玉夫打破了餐桌上的沉默,“我去邀请宁医生和乔哈娜小姐的时候,宁医生正在和乔哈娜小姐用餐,不过他们已经答应了要来与我们共进晚餐,所以不要着急。”

  林清妤负气地道:“他爱来不来,与我有什么关系?”

  武田玉夫的嘴角浮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接着说道:“真没想到宁医生与乔哈娜小姐是那种关系非常亲密的朋友,乔哈娜小姐竟然穿着睡裙跟宁医生在一起喝酒。”

  林清妤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她的心里本来就不好受,听到这个的话就她的心里就更不舒服了。

  一个女人开口说道:“宁医生是一个让人看不透的人,不过他的医术的确很厉害。”

  林清妤看了那个女人一眼,可她并不认识。

  武田玉夫介绍道:“林小姐,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朱红琴女士,她是宏图集团副董事长,这次是代表宏图集团参加亚洲科技论坛。”

  朱红琴冲林清妤微笑着点了一下头。

  林清妤收拾起心中的糟糕的情绪,打了一个招呼,“朱女士好。”

  武田玉夫的手掌又指向了一个坐在他下的光头白人男子,“这位是来自美国高唐公司的高级工程师汉克斯先生,他也是来参加这次亚洲科技论坛的。”

  林清妤也和汉克斯打了一个招呼,随着武田玉夫的介绍,她才现坐在这张餐桌上的人物都大有来头。她也知道如果不是武田玉夫,待在山城那种地方,她根本就不可能认识眼前这些大有来头的人。做生意,圈子和人脉非常重要。

  武田玉夫介绍完毕,来自芯片大佬公司的汉克斯出声说道:“武田先生,为什么会邀请一个医生?我们要讨论的是明天开幕的亚洲科技论坛,还有与科技有关的话题,我担心他会待得很无聊。”

  朱红琴说道:“相信我,汉克斯先生,他可不是一般的医生。”

  林清妤说了一句,“宁医生也是也收到了白圣先生的邀请,明天会参加亚洲科技论坛。”

  汉克斯露出了一个稍显夸张的表情,“真没想到一个科技论坛居然南会邀请一个医生,我忽然对明天即将开幕的亚洲科技论坛有些失望,不知道主办方还邀请了一些什么人,不会有出租车驾驶员,或者建筑工人吧?”

  这样的话显而易见带着轻蔑的意味,可坐在餐桌上的人除了林清妤有点不舒服的反应之外,别人都只是听着,有的甚至还笑了笑。

  一些白人会有一种深入骨子里的优越感,看不起有色人种。在这些白人的眼里,肤色不对,做什么都不对,有时候甚至连呼吸都是错的。

  就在这时一个服务生推开了日式风格的门,宁涛和乔哈娜出现在了门口。

  武田玉夫从餐椅上起身,迎了上去,脸上带着亲切的笑容,“乔哈娜小姐,宁医生,请进。”

  宁涛和乔哈娜脱掉了鞋子走了进去。

  林清妤看着宁涛,还有他身边的乔哈娜,眼神很是复杂。她想不明白宁涛的身边总是不缺漂亮的女人,就连巴恩斯的女儿乔哈娜居然也穿着睡裙跟他喝酒,他的女人缘未免好得过分了一些吧?

  可她却忽略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她自己不也是被宁涛那独特的气质,神奇的医术,阳光帅气的形象,还有一身的神秘感所吸引的吗?

  宁涛的视线却在一进门的时候就落在了朱红琴的脸庞上,他记得很清楚,白圣掳走了她却又放了她。现在她出现在武田玉夫组的饭局上,她的身上会不会有白圣给她的什么任务?

  朱红琴避开了宁涛的视线。

  武田玉夫为乔哈娜移开了一只餐椅,那只餐椅的位置就在他的旁边,却没有宁涛的位置。也不知道他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宁涛也不在意,自己选了一只没人坐的餐椅坐了下去。

  坐下之后,宁涛的视线才移到林清妤的身上。

  林清妤瞪了他一眼。

  宁涛对她报以微笑,然后唤醒了眼睛和鼻子的望术与闻术的状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