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个诊所来修仙 0101章 骂你是傻逼又怎么样?

小说:开个诊所来修仙 作者:李闲鱼 更新时间:2019-06-19 03:18:46 源网站:2K小说fpzw
  宁涛走到了年长男子的身边,居高临下的看着他那张被轮胎碾过似的脸,“想活命吗?我可以救你,但我有一个条件,告诉我你们唐门有多少修真者?最厉害的是谁?”

  “嚯……嚯……”年长的男子的呼吸困难,嘴里不停的冒着白泡。

  “你是宁愿死也不告诉我吗?”宁涛抬起了脚,照着年长男子的双腿之间踩了下去。

  突然,背后生风。

  危机感骤然来临,空前强烈!宁涛下意识的向侧面躲闪,可是对方的速度太快,他刚刚有一个躲闪的意识,还来不及做出动作的时候,他的后背就一痛,那一刹那间仿佛被一辆时速一百公里的越野车撞上,剧烈袭来,他整个人都抛飞了起来。

  噗!

  人在空中,宁涛张嘴喷出了一口血。也正是这一口血喷出,他的内脏所受到的压力和冲击顿时被释放了出去。灵力能量场震荡,灵力治疗伤势。他的身体还没有掉落地上,他的伤已经好了百分之十的程度!

  砰!

  宁涛重重的撞在了一棵树上,他的双手一抱,身体一下子贴在了树干上,没有掉落到地上去。他回头,这才看见那个从后偷袭他的人。

  那人一头银发,一张脸蛋却没有一丝皱纹,皮肤光滑如玉。一双眼睛白的纯净,黑的深邃,给人一种无比睿智犀利的感觉。他的身材干瘦,保持着侧踢的姿势,那只脚呈七十度角,在空中纹丝不动。

  就是他这一脚将宁涛踢出了十多米的距离,人形面条一样贴在了五六米高的树干上。

  如果不是这棵树,宁涛大概还得在空中飞一会儿。

  童颜鹤发的男子收腿,取出一只瓷瓶,倒出一颗药丸塞进了年长男子的嘴里。

  宁涛双手一松,从树上滑了下去。落地的一下震荡,他又忍不住喷了一口血,内脏所收到的冲击力和压力又减轻了一些。每时每刻,他的特种灵力和能量场都在治疗他的伤势,每一秒钟他的身体都在往好的状态发展。

  就这么一点时间,那个年长的男子已经不吐白沫了,但情况仍旧非常糟糕,他哽咽地道:“师祖……弟子……无能……”

  “躺着。”鹤发童颜的男子向宁涛走来。

  宁涛伸手擦了一下嘴巴和下巴上的血,然后又将手上的血顺手擦到了树干上。

  “几百年了,你还是第一个敢挑衅我们唐门的人。”鹤发童颜的男子淡淡地道。

  他的声音不大,可传到宁涛的耳朵里却像是在敲钟一样,震耳欲聋!

  这是一种灵力的运用技能,或许并不高级,但对宁涛这个修真菜鸟来说无疑是很高级的技能了。

  “站住!”宁涛吼道。

  他这一吼,灵力能量场震荡,声波震耳的痛苦感觉顿时减轻了许多。

  鹤发童颜的男子顿时愣了一下,他显然没有想到一个“小娃”居然敢这样吼他!

  可他还是停下了脚步。

  宁涛说道:“你才是唐门真正的主人吧?”

  “老夫唐天人,你说我是唐门真正的主人,那就是吧。”唐天人说道:“你这小娃是老夫这一生见过的最狂妄的人了,几百年了,还从来没有哪个人将唐门搅得这么鸡犬不宁。可我还是想给你一个机会,把你从唐门禁地偷走的东西交出来,我给你留个全尸。”

  宁涛淡淡地道:“那真是多谢了,不过我不需要。先抛开你杀不杀得了我不谈,假设你能杀我,你杀了我,灵土和灵谷你这辈子都见不到了。”

  唐天人震怒,“你敢威胁我!”

  宁涛冷笑了一声,“任何人,不管是谁,别把自己太当回事,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我看你也不过只是一个活了几百岁的修真者而已,守护着唐门,却也惯出了一群张扬跋扈的子弟。你那个不孝的重外孙槐克兵毁了我朋友的脸,不但没有半点悔意,还要继续加害。比起他毁人家的一生,我让他下个跪有什么问题吗?我都觉得远远不够,你们居然还敢找我报仇!你们才是大胆!”

  “哈哈哈……”唐天人怒极反笑,“有趣!有趣!老夫纵横一生,今天算是开眼界了,你一个黄毛小娃也敢这样贬低我唐门,说我大胆!”

  宁涛一手撑着树干,“我不过是扫了槐克兵的面子,你们就派人来杀我,对我朋友的悲惨遭遇视而不见。你们的人毁得我朋友的一生,你们的人来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杀我,现在我说你一句大胆,你就受不了了?你以为你是旧时候的皇帝?还是你以为你是主宰三界的玉皇大帝?我骂你是傻逼又怎么样?”

  “你找死!”唐天人突然启动,双脚一点,整个人就像是一支脱弦射出去的箭矢一样扎向了宁涛。

  宁涛的撑着树干那只手突然一拧,他身前的树干突然打开,一个漆黑如墨的窟窿顿时出现在了树干以及树干两侧的虚空之中。也就在那一刹那间,宁涛身子一倾就倒进了漆黑如墨的窟窿之中。

  刚才,他还在树上当“面条人”的时候,他就将天外诊所的钥匙抓在了手中。然后,他故意抬手去擦嘴角的血,接着又假装擦手上的血在树干上画了一只血锁的图案。

  他不是装下逼就跑,而是装逼的时候还给唐天人挖了一个坑。

  他故意激怒唐天人,为的就是唐天人的愤怒一击。那个时候,他打开天外诊所的方便之门逃回诊所,一旦唐天人追到天外诊所之中,他倒要看看唐天人还怎么在他面前充大爷!

  活了两千多年的天狗道人陈平道都被天外诊所逼得发疯,区区一个唐门的守护者算得了什么?

  计划是美好的,可是……

  眼见就要一头扎进漆黑如墨的窟窿中的时候,唐天人突然伸手一拍,虚空借力,同时腰肢一拧,竟活生生的改变了飞行的轨迹,擦着方便之门飞了过去。

  方便之门消失,树干上的血锁图案依旧猩红醒目。

  唐天人的双脚落地,轻轻一点,倒跃回来。他直盯盯的看着树干上的血锁图案,眼神惊讶。他盛怒出手,可仅仅过去了两三秒钟,他的怒意就平息下去了,他的脸色平静得没有一丝情绪的波澜。

  “师祖……”那个年长的男子颤颤巍巍的走来,扑通一下跪在了唐天人的身后。

  还有那个年轻的男子,刚刚苏醒过来的他也跟着年长的男子跪在了唐天人的身后。他低着脸,不敢抬头看唐天人一眼。

  唐天人盯着宁涛留在树干上的血锁图案看了足足一分钟之后才转过身来,看着跪在地上的两个弟子,沉默了一下才说道:“唐文,唐武,都起来吧,那小子奸诈狡猾,你们栽在他的手里也不奇怪。”

  “是,谢师祖。”跪在地上的唐文和唐武站了起来。

  这两人,年长的是唐文,年轻的是唐武。他们本不姓唐,但加入唐门之后就被赐姓了唐。唐门的很多唐姓弟子也都是如此,原本不姓唐,加入唐门,获得唐门的认可之后就赐姓唐。这样的事情在唐门的那个封闭而神秘的世界里并不是什么耻辱的事情,反而是非常光荣的事情。

  唐天人淡淡地道:“那小子在我们的禁地就是用这种方式逃走的,这次当着我的面也用这种方式逃走。他的目的似乎还不止如此,他甚至还想我追进去。唐文,你去一趟北都,见到你师姐,你让她带着她那个废物儿子回家一趟。这事因她的废物儿子而起,害得禁地灵土和灵谷被盗,那可是我守候了两百年的灵材,有大用处,她得回来帮着收拾这个烂摊子。”

  “是,师祖。”唐文恭敬地道。

  唐天人又说道:“唐武,我要你在三日内将那个小子的祖宗八代都调查清楚,我要知道关于他的一切!”

  “是,师祖。”唐武垂下了头。

  唐天人挥了一下手,“去吧。”

  “是!”唐文和唐武应了一声,转身离开,转眼就消失在了茂密的山林之中。

  唐天人又转身看着树干上的血锁,沉思了良久却也不明所以。一个时间里,他突然一掌轰响了画有血锁的树干。一个沉闷的响声里,树干轰然爆裂,树干的碎片、树皮弹片一般向着他身前的方向喷射。巨大的树冠从上坠落下来,轰然砸落在了地上。

  唐天人低声自语,“你究竟是什么人?这是法术还是什么?不可能,现在没人能使用法术了,你一定是用了什么法器。”

  天外诊所里,宁涛眼睁睁的看着石墙上的一个血锁消失。

  宁涛叹了一口气,心中一片失望,“看来我还是低估了唐门老乌龟的隐忍能力,他不敢追过来。这次倒是能逃脱,可是下一次那个老乌龟势必会有防范,他不会再给我画锁和开锁的机会,多半一见面就会动手。还是得靠自己啊,事不过三,下次我不能再用这个法子躲避了。”

  他的视线移到了善恶鼎上,跟它说话,“你说你怎么那么吝啬?没有我这个善恶中间人,谁给你赚租金,谁来惩恶扬善替天行道?你就不能给我一个更高级的俢练功法吗?还有战斗的技能,难道你忍心我用小时候打架的那一套去对付殷墨蓝和唐天人那样的对手?”

  善恶鼎双目紧闭,还是那副不搭理的死样子。

  宁涛郁闷地道:“没钱就不办事是吧?好,我给你租金,我要提前升级诊所行不行?”

  善恶鼎还是没有半点回应。

  它有它的运行法则,它自己也在这法则之中,不会改变。

  宁涛耸了一下肩,也懒得跟它说话了,他离开诊所去了青追的住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