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陆天星并不知道他离开后发生的事情,更没有碰到薛冰,和薛曼告别后,陆天星径直走出医院,伸了一个懒腰,他发现呆在医院他就浑身的不自在,那股无处不在的消毒水的味道,让人心情似乎也跟着不爽起来。

  “金蝉,可惜了那只金蝉,要是精通炼蛊之法,利用这只蛊虫找到那个蛊师,说不定等抓到一头不错的六翼金蝉也说不定,将它祭炼出来又是一个强大无比的助手,只不过现在,可惜了,只能成为药引了。”

  陆天星嘀咕着,心中很是惋惜,蛊虫要是培养的好,绝对是一个天然的助力,在山林中,有几个人会注意到一个花生米大小的虫子。

  而且,有的蛊虫是武者的天然克星,不惧真气,武者那坚若磐石的真气保护罩,在这一类虫子的眼中,简直就是白纸,一捅就破,令人防不胜防。

  试想一下,你撑起真气保护罩准备挡住对方的攻击,对方却突然扔出一只克制真气的蛊虫,直接撕裂你的真气罩,那时候,你连防守的时间都没有,就已经死在了蛊虫之下了。

  蛊虫之所以让人闻风丧胆,不仅仅是让人防不胜防,更多的蛊虫身上都含有剧毒,见血封喉,几秒钟把一个人化成一滩血水都不在话下。

  “可惜,那金蝉死了太可惜了。”

  陆天星惋惜的叹了一口气,正打算拦一辆出租车回家,口袋中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陆天星一愣,这时候谁给他打电话来,难道是林倩茹或者玫瑰?

  拿出手机,当看到来电显示的时候,陆天星没有任何的犹豫的接通了电话。

  “老婆,今天你怎么有闲心给我打电话,该不会又是打电话来查岗的吧!你放心,我陆天星是谁,肯定管得住自己的裤腰带的,不该脱的时候绝不脱”

  “哼,查岗,你值得我查岗吗?我只是想要询问一下治疗结果怎么样了而已,小曼的母亲没事吧!”

  白芷晴冷笑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

  陆天星看不见,但白芷晴此时却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快要蹦出嗓子眼了,自从陆天星和薛曼离开,她的心中就前所未有的紧张,仿佛妻子听到了丈夫出~轨,打电话去确认一样。

  女人就是一种奇怪的生物,她们的思想你不能用常人的标准去衡,女人心就像是那海底针,千变万化,捉摸不透。

  “当然没事了,你也不看看你老公我究竟是谁,我出马难道还有解决不了的事情吗?”陆天星得意洋洋的说道。

  换做是医学上真正的疑难杂症,他或许还真没有办法奈何得了对方,但如果是武者造成的伤害,他的真气就是最好灵丹妙药。

  “你治好了小曼的母亲,其中就没有发生其他的事情?”白芷晴小心翼翼的问道。

  问出这句话,白芷晴感觉自己的心脏几乎蹦到了嗓子眼,几乎要跳出来,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觉得心情一下子变得忐忑了起来,不想听到她不希望听到的答案。

  “这个嘛……。”

  陆天星拉长的声音,半天没说话,急的白芷晴满头大汗,恨得穿过电话,一拳打在陆天星的脸上,你这个混蛋太吊人胃口了。

  “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啊,我治好我就走了,现在出医院大门口准备回家了。”

  终于陆天星说了出来,至于亲吻薛曼,这不算什么,这是治病的报酬,等价交易,理所当然,没什么。

  电话那头没有回话,白芷晴握着电话,感觉手掌心都是汗水,听到陆天星没有发生什么,她才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老婆,怎么了,是不是觉得很失望啊。要不要我回去找薛部长,跟她索取一个热~吻啥的,毕竟我救了她的母亲,索~吻一个,无可厚非,你说是不是啊。”

  陆天星贱贱的声音在电话中响起。

  “你去啊,你去给我看看,哼哼。”

  白芷晴没有感情的声音在电话那头响起。

  陆天星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隔着电话都能感觉到幽幽的冷气扑面而来。

  “老婆,别激动,跟你开个玩笑而已,我是那种趁人之危的人吗?你小看你老公的定力了。”

  陆天星尴尬的笑了笑,他倒是想要回去啊,关键是薛曼也不让他占便宜了啊。

  “对了,老婆,你打电话给我,该不会特地是想知道一下这件事情!”陆天星询问道。

  白芷晴淡淡的说道:“当然不是,我是想要告诉你,今天是微微的生日,你不要忘了,而且今天下午我们也不回去了,打算去金鹏酒店吃饭,我跟你说一声,免得你到时候忘了。”

  “今天是微微生日?”

  陆天星眉头一皱,他还真不知道这小姨子的生日。

  他见到白微微躲都来不及,哪里敢去问白微微的生日是哪一天,谁知道白微微会不会想歪了,又来诱~惑他一阵。

  “是的,今天是微微生日。”

  “那老婆你说我要不要准备生日礼物。”陆天星询问道。

  “随便你好了,事情已经告诉你了,没什么事情,我挂电话了。”

  “没问题了,不过,老婆,我有句话想要对你说。”

  “说。”

  “老婆,我突然发现似乎有点想你了,我是不是得了绝症啊。”

  “滚,我不需要你想。”

  电话那头径直挂断了电话。

  董事长办公室中,白芷晴握着电话,俏脸红彤彤的,嘴角流露出一抹微笑,陆天星那最后一声我想你,让她顿时感觉像是吃了蜂蜜一样甜,甜到心底最深处。

  这一抹笑容如同一朵盛开的玫瑰,一笑百媚,倾国倾城,让走进来汇报工作的蓝心看的一愣一愣的,她似乎从来没有见过白芷晴的笑容,没想到白芷晴笑起来居然这么美,连她都忍不住有点沉醉了。

  陆天星收起了手机,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白芷晴语气虽然冰冷,但是他听得出语气中包含着的惊慌和羞涩,看来离成功破冰又近了一步了。

  看了看时间,陆天星站在医院门口拦了一辆出租车离开了,不过陆天星没有直接去金鹏酒店,而是去了一个购物商场,既然白微微生日了,那他这个做姐夫,怎么说也得准备一件礼物。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