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就在陆天星和白芷晴等人离开京城的时候,在京城一栋别墅当中,一个身穿着黑色长裙的高挑女人站在落地窗前,披散着的波浪卷发,在阳光下散发着几丝玫瑰红,衬托着一张妩媚无比的面孔。

  女人的脸上画着淡妆,如水的眸子凝望着窗外的景色,丰~man的身材彰显着成~熟女性的绝佳魅力,饱~man的圣~女~峰,浑~圆~挺~翘的tun部,在黑纱裙的包裹下依旧夺人眼球,一双黑色的丝袜包裹着修长的美~腿,脚下是一双水晶色的高跟鞋,尊贵典雅的气息弥漫全身。

  这是一个完美到极点的女人,也是所有男人心目中最完美的猎物。

  她就是沈家的掌门人,沈曼君,一个让无数男人疯狂的存在。

  “小姐,陆先生已经离开京城了。”寿伯恭敬的站在沈曼君的身边,轻声说道。

  “离开了吗?”

  沈曼君听到寿伯的话,眸子微微波动了两下,心中叹了一口气,她虽然不是那种情窦初开的女孩,需要和情郎每天时时刻刻待在一起,但此刻听到陆天星离开,心中依旧免不了一阵不舍和失落,毕竟陆天星是她这辈子唯一动心的一个男人。

  “小姐,我很好奇你为什么要选择陆天星,值得吗?他身边有那么多的女人。”寿伯看着沈曼君低声说道。

  听到寿伯的话,沈曼君收回了目光,看着寿伯道:“寿伯,你不懂,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没有什么值得不值得的,而且,我的年纪已经很大了,说好听点,我是因为眼界高才找不到男人,说难听了,我就是一个齐天大剩,是一个剩女,说不定再过几年,乔乔也要嫁人了。”

  “而且,陆天星能为了自己的老婆,能跟敌人拼命,为了自己的女人硬闯王家,这就足以说明他是一个重情重义的男人了,我对他心动有什么大不了的,何况,寿伯你应该知道沈家现在面临着什么,表面上波澜不惊,那是因为我们沈家几个族老还在,所以没有人敢对沈家怎么样,如果沈家的那几名族老去了,你认为光凭我们沈家招揽的那些供奉挡得住京城其他世家的人吗?而且,我累了,困了,倦了,我想要找一个男人给我依靠。”

  沈曼君低声难声喃喃自语,脸上流露出一丝浓浓的疲倦之色,这么多年,她为了撑起整个沈家,放弃了太多太多的东西,这一次,她不想在放弃了。

  “小姐,苦了你了。“

  寿伯也是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没有在说话。

  沈曼君也没有在说话,而是默默的看着窗外的景色出神。

  ……

  与此同时,白氏集团内,薛曼脸色微微有些疲惫的坐在办公桌上,这几天自从林倩茹被人绑架到了京城,整个白氏集团的运营以及大大小小的事情,都让她来处理,这怎么不让她心神疲惫。

  “叮铃铃!”

  突然,薛曼放在办公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正在闭目养神的薛曼在听到手机铃声后,立刻睁开了双眸,拿起了手机,当看到上面的来电显示之后,一双美眸中立刻闪过一抹愤怒之色,几次想要挂断手机,但是她最终还是接通了。

  还没有等薛曼开口,听筒里面就传来了一道急促的声音:“表姐,救我,求求你再救我一次吧!他们要剁了我的手,我不想失去我的手。”

  “救你,你每次赌博输完钱,就让我救你,这是第几次了?陈昊,你看看你自己现在像个什么,你曾经好歹是京城大学的学生,你为什么就不好好找个工作,你为什么要去赌博,我救了你多少次了,你知不知道,你知道你现在变成了什么样了吗?你就是一个社会上的垃圾,你知道吗?”薛曼声音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给薛曼打电话的求救的人是薛曼的表弟,陈昊。

  本来薛曼和陈昊可以说是没有任何的亲戚关系,但是陈昊的父亲却对薛曼一家却有着救命之恩。

  当年薛曼父亲死后,她舅舅一家大冬天的将她们母女三人赶了出来,露宿街头,那时候的冬天完全是要人命的,两个小孩,一个女人露宿街头,在冰冷的冬天里,哪怕穿的棉衣也抵挡不住寒冷,一个人能被活生生的冻死,当时陈昊的父亲看薛曼母女三人可怜,就将她们带回了家,并且,很大度的允许她们借住在自己的家里,甚至一住就是好几年,而没有收取任何的报酬,这样的恩情完全就是救命之恩。

  俗话说,救命之恩当涌泉相报,当年要不是陈昊的父亲,薛曼一家三口恐怕早就已经死了。

  本来陈昊也的确时非常的争气,学习更是学校的前几名,最终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京城大学,成为了无数人羡慕的高材生,原本所有人都在期待着陈昊学业有成,光宗耀祖。

  可惜这一切在一年前彻底都变了,陈昊不知怎么地迷恋上的赌博,无论是网络上还是现实里几乎每天都沉迷在赌博中,闹到最后,直接被学校开除了学籍,可是哪怕是这样,陈昊不仅不思悔改,反而是变本加厉的过上了混吃等死的生活,每天除了吃喝拉撒,就剩下赌博了,而且一到没钱的时候,就会来找薛曼。

  一年中,薛曼不知道帮助了陈昊多少次了,但每一次保证过后,转眼就忘在了脑后。

  “表姐,求求你看在我父亲当年救过你们一家人的份上在帮我这一次好不好,他们说了,如果过了二十四小时,还拿不到钱的话,他们就会剁了我的手的,我不想失去我的手,表姐,求求你救救我。”

  陈昊的声音带着苦苦哀求之色。

  “你……。”

  听到陈昊每次都相同的话,薛曼只感觉自己的心头一阵怒火遏制不住的涌上心头,她不是没有想过办法让陈昊远离赌博,甚至让薛冰苦苦的教育过陈昊,但是没有任何的用处,陈昊就仿佛钻进了牛角尖一样,认为自己一定会时来运转,通过赌博一夜暴富,走上人生巅峰。(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