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好,老婆你先回去,路上小心一点。”

  听到白芷晴的话,陆天星略微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帮助白芷晴将行李全部放在车上之后,然后目送着白芷晴离开,这才扭过头看着薛冰。

  “我说薛警官,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你好歹是警察,你解决不了的事情,难道你认为我能替你解决吗?”

  “当然,我相信你可以替我解决掉。”

  薛冰看着陆天星,开口说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上车。”

  “上车?”

  陆天星听到这话,脸色一变,心有余悸的说道:“我说薛警官,你是不是受到什么刺激了,该不会又打算拉我去酒吧喝酒吧!”

  上一次他就差点被薛冰给玩死了,再来一次,他估计就离黄泉路不远了。

  薛冰没有理会陆天星的话,而是直接坐进了驾驶室:“你放心,这一次不是找你喝酒,而是我真的有事情要你帮忙,当然,你可以选择不上来,你要是不上来,我现在就打电话给芷晴姐,说你调~戏我,对我动手动脚,你觉得芷晴姐是相信你的话,还是相信我的话。”

  陆天星顿时一脸黑线,看来今天薛冰是吃定自己了,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索性陆天星也懒得再说什么,直接上车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上,他到想看看薛冰今天到底想要做什么。

  等到陆天星上车之后,薛冰一句话也没有说,直接发动了汽车,离开了机场。

  半个小时后,薛冰的车子直接开进了魔都警察局,在薛冰的带领下,陆天星承受着所有警察的注目礼,跟着薛冰走进了她的办公室。

  “我说薛警官有什么事情不能当面说的,非要把我带到警察局来,我告诉你,我可是正经的人,我视不会对不起我老婆的。”

  陆天星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目光打量着饶有兴趣的打量着周围。

  “你想得太多了,我就算喜欢一个乞丐也不会喜欢一个色狼。”

  薛冰撇撇嘴说道:“我今天找你来是想要请你帮我一个忙?”

  “帮忙?”

  陆天星微微一愣,从口袋中摸出一根香烟点燃,随意的说道:“我说薛警官,你是不是找错人了,我只是白氏集团的一个小员工,你貌似找错人了。”

  “小员工?”

  薛冰嗤笑着说道:“一个小员工能杀人如杀鸡?普通认敢对着炎黄组的人横眉冷对?连空间异能者都奈何不了你,这是一个普通人该做的事情吗?还有玫瑰会的事情,别告诉我你和玫瑰没有关系。”

  “那又如何呢!”

  陆天星耸耸肩,看着薛曼说道:“我很好奇薛警官你到底有什么事情让我帮忙?”

  “当然是要你发动玫瑰会的势力,帮我找一个人了。”

  薛冰看着陆天星,得意洋洋的说道:“实话告诉你吧!本姑娘已经正式加入炎黄组了,而且是炎黄组的组长司马凌云亲自打电话邀请我加入的,你知道炎黄组是什么性质吗?就是专门管你们这些武者的,你要是不老实的话,我打个电话,分分钟让司马凌云把你给宰了,而且没有一个人敢帮你说话,你信不信。”

  看着薛冰狐假虎威的模样,陆天星一阵无语,看来司马凌云是铁了心的想要把薛冰拉进炎黄组了,而且,除了看中薛冰的潜力之外,恐怕是想要让薛冰牵扯住自己,毕竟薛冰是薛曼的妹妹,而薛曼和自己也算得上是朋友,如果薛冰出事,薛曼来求自己,他不可能会袖手旁观的。

  “恭喜薛警官得偿所愿了。”

  陆天星敷衍的说了一句,看着薛冰,好奇的说道:“不过,我有一个问题,按照炎黄组的惯例,加入炎黄组后,必须要去京城炎黄组报备,并且在里面潜心修炼一段时间才行,薛警官你为什么还呆在警察局,没去京城。”

  “你知道魔都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吗?”

  薛冰看着陆天星,缓缓的开口说道:“在最近的这段时间内,魔都出现了一个采花大盗,而且手段极为的凶残,就在五天前,一个加班回家的白领,在回家的途中失踪了,等到我们警方找到的时候,她已经死了,四肢都被人用残忍的手段给折断了,临死前更是遭遇到了侮辱,我们技术科的同事经过勘测命案现场,不过收获并不是很多,没有什么有用的线索。”

  “另外,在周围虽然有监控,但是却没有任何的用处,因为这人擅长易容,走进去的时候是一张脸,出来的是另外一张脸,我们也是经过他穿的衣服才对比知道是同一个人,而且,这几天来,除了刚开始的白领之外,已经又有两人遇害了,无一例外,这个人就仿佛在挑衅警方一样,根本没有隐藏身形,都是光明正大的走进去,在走出来,而且走进去是一张脸,走出来是另外一张脸……。”

  越是说着,薛冰俏脸渐渐的皱起,俏脸上布满了寒霜,作为一个正义感爆棚的警察,眼睁睁的看着犯人在自己眼皮底下逍遥法外,这种愤怒可想而知。

  “薛警官,你等一下,貌似你是跟我说加入炎黄组的事情,怎么会跟我说这件事情,两者之间有关系吗?”陆天星打断薛冰的话,疑惑的说道。

  “当然有关系,会易容术,很显然这件事情是武者做的,这件事情虽然已经被炎黄组接手了,但是我不想放弃追查,我也不想让别人认为我薛冰是一个花瓶,我会用事实告诉炎黄组的人,我薛冰是依靠着真材实料走进炎黄组的,而不是被司马凌云邀请进去的。”

  “了解了。”

  陆天星点了点头,按照薛冰的要强的性格,虽然是司马凌云亲自打电话邀请她加入炎黄组,如果她就这么加入炎黄组,恐怕就会成为别人眼中一个花瓶,作为一个想要证明自己的人来说,这种看花瓶的眼光是最让她不舒服的。

  “薛警官,除了监控录像之外,难道你们就没有其他的发现?例如啪~啪~啪后留下的dna?或者是脚印,难道这些都没有吗?”

  “没有。”

  薛冰摇了摇头,而且就算有,这些东西也根本没有任何的用处,这些东西得有犯罪嫌疑人的时候,才有用处,若是你连犯罪嫌疑人是谁都不知道,你拿着这些有什么用?(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