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天星在听到薛曼的话,眉头一下子就皱了起来,什么都没有,这从什么地方找起,要知道这个世界上最难搞的事情就是易容了,如果一个人易容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单凭一双肉眼很难判断的出来。

  “除了监控视频之外,这个人难道就没有其他的特征吗?”

  “特征?”

  薛冰皱了皱眉头,恍然想起什么:“我想起来了,在有一份监控视频当中,这人的眼神很奇怪,就仿佛一个漩涡一样,让人不由自主的深陷其中。”

  “眼神特别?”

  陆天星眉头一皱,看着薛冰说道:“你有那份视频吗?拿给我看看?”

  “没问题。”

  薛冰看了一眼陆天星,直接坐在了自己的办公桌前,手指在电脑上点了几下,很快一个视频出现在了电脑了:“你看,就是这个视频?”

  陆天星站在薛曼的身后,安安静静的看着视频的播放,当看到视频中一张普通脸抬起头,直视监控摄像头的时候,对方的眼睛在监控摄像头之下,仿佛有一圈圈旋涡一样出现,不由自主的将人的心神全部吸了进去,有一种乖乖要听他话的感觉。

  看到这一幕,陆天星眼中闪过一道光芒,沉声问道:“薛警官,这视频是哪来的,据我所知,监控摄像头应该没有这么清晰的画面吧!”

  “这的确不是监控摄像头,而是dv拍摄下来,最后的一名遇害者是一个喜欢摄影和拍摄dv的女人,这份录像就是在她的dv中发现的,而且,在视频中,这个女人完全没有反抗,就仿佛傀儡一样被采花大盗给折磨,甚至在手脚被扭断的时候,都没有任何的喊叫,脸上只有享受的表情,当然,这份视频是不会给你看的,你看的这个也是剪切过来的。”

  薛冰关闭了视频,看到陆天星趴在自己的背上,俏脸上闪过一抹红晕,连忙从椅子上站起来:“怎么样,陆天星,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快点告诉我好不好。”

  陆天星看着薛冰,微笑着说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这对我有什么好处?”

  “你……。”

  薛冰的眸子中立刻出现了一丝怒火,但是随即想要自己有求于人,只好低声下气的说道:“你就告诉我好不好,告诉人家嘛。”

  说着薛冰犹如一个小女孩一样,拉扯着陆天星,对着他撒娇了起来,饱~nab的圣~女~峰紧贴着陆天星的胳膊,让他不由自主的感觉到一种惊人的触感传来。

  “别对我使用美人计,这对我没用。”陆天星深吸了一口气,语气波澜不惊的说道。

  “你说,你要怎么才肯告诉我?”

  薛冰松开了手,咬牙切齿的看着陆天星,此刻她恨不得一巴掌把陆天星给拍到墙壁上,扣都扣不下来,这个混蛋,怎么老是喜欢趁火打劫?

  “如果我说了我的条件,你都会答应吗?”

  陆天星一脸邪笑的看着薛冰,眼神落在了薛冰那波涛~汹~涌的圣~女~峰上。

  感受到陆天星那炙热的眼神,薛冰恨不得立刻拔枪崩了陆天星,可是有求于人,使得她不得不低下头。

  “不错,我什么都答应。”薛冰努力的深吸了一口气,重重的说道。

  “如果我让你陪我睡一觉呢?”陆天星嘿嘿的笑道,目光在薛冰因为愤怒而剧烈起伏的胸膛打着转。

  “陆天星,你这个王八蛋……。”

  薛冰铁青着脸看着陆天星。

  “那我还是不说了?反正这事是你们警方的事情,我一个**掺和什么,万一你们没抓到,人家报复我怎么办。”陆天星一屁股坐在属于薛冰的位置上,无所谓的说道。

  “你就没有一丁点的良心吗?”

  “我杀的人很多,死在我手上的人更多,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不平事,难不成我要一个个来管不成?我是人,不是忧国忧民的圣人,所以大道理对我没用。”

  “你……。”

  薛冰咬牙切齿的看着陆天星:“好,我答应你。”

  “真的?”陆天星一愣。

  “真的。”薛冰铁青着说道。

  陆天星在听到这句话后,脸上瞬间一喜:“好,我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不过,我肩膀有点酸了,唉,酸的不想说话了。”

  “你……。”

  薛冰一阵怒火翻涌,手指头握的咔咔作响。

  “破案。”

  陆天星轻飘飘的吐出两个字。

  听到陆天星的话,薛冰顿时像是泄了气的皮球,焉了下来,跑到陆天星的身边,给他捏着肩膀,一脸谄媚的笑道:“舒服吗?力道可不可以,要不要再重一点。”

  “对,就是这力道,好舒服啊,继续努力,以后不当警察了,开个按~摩~店也不错,到时候我一定会天天光顾你。”

  薛冰在听到这番话后,脸色瞬间一愣,双眸之中尽是怒火,如果要不是让陆天星帮助自己破案,她现在就想掐死他,这个混蛋居然让自己去开按~摩~店,当自己是那些小姐吗?

  “陆天星,你要是帮我破不了案,我保证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陆天星丝毫不以为然:“你还是先把我伺~候~爽~了在说吧!来给爷笑一个?”

  这一刻的陆天星活脱脱的就像是一个流氓一样,正在调戏一个良家妇女,那脸上的猥琐的笑容,让人恨不得上去来一拳。

  “你别太过分了。”

  薛冰咬牙切齿,感觉自己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

  “随便你,你可以选择不这么做,我也选择不说,我无所谓,反正死的人我也不认识,而我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市民,不是警察,不在其位,不谋其政。”

  听到陆天星的话后,薛冰微微一怔,有心想要去反驳陆天星的话,却又不知道如何去开口,陆天星说的没错,他不是犯人,说不说完全是自由。

  “陆天星,我求求你,你告诉我好不好。”

  说着薛冰露出了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而且慢慢的低下身子,用xiong前的圣~女~峰开始在陆天星的背上来回摩~擦。

  感受到那柔~软而又丰~man的圣~女~峰,陆天星浑身上下顿时如遭电击一般,麻麻的,很是舒服。

  如果这一幕让其他的警察看到的话,绝对会惊讶的合不拢嘴,什么时候一向在警察局彪悍无比,一言不合就动手的薛冰竟然会撒娇了,而且还是以这种方式,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