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事长办公室中。

  白芷晴正低头看着手上的文件,当听到开门的声音,只是抬起头淡淡的看了陆天星一眼,没有说什么,依旧低头看着手上的文件。

  陆天星耸了耸肩,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打开了电脑。

  短短的几秒钟后,电脑进入了页面,陆天星随后登录了自己的企鹅,刚刚登录上去,就看见右下角的位置上一个头像不断的闪烁。

  陆天星在看到这个头像之后,微微一愣,心中蓦然的涌现出一丝不详的预感,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貌似这头像是乔乔小丫头用的。

  果然等到他点开之后,一条条信息映入眼帘。

  “大叔,你在哪!”

  “大叔,你晚上跟我妈妈吃饭有没有发生过喜闻乐见的事情啊,为什么我妈妈回来后对你的态度大变,还说要和你给我生一个小弟弟,是不是真的啊。”

  “大叔,你在哪呢!为什么我去找你的时候,我妈妈说你已经离开了京城了,为什么,你不是说过等你离开魔都的时候会告诉我吗?为什么不告诉我。”

  “大叔,你这个骗子,你骗我,我告诉你,我生气了,我再也不理你了,我决定一个月,不,一周不理你,你要是以后不给我打电话,我就让我妈妈不喜欢你了,哼。”

  一条条信息映入陆天星的眼帘,让他的嘴角带着一丝淡淡的笑容,仿佛看到了一个古灵精怪的小女孩整气鼓鼓的坐在电脑前一样。

  陆天星摇了摇头,看了一眼乔乔的头像是灰色的,没有在线,随手给乔乔回了一条信息之后,就把企鹅给关掉了,目光落在了白芷晴的身上,欣赏着这个只属于他的女人。

  而就在这个时候,白芷晴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抬起头,目光有些清冽的看着陆天星:“陆天星,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你难道就没有什么对我想说的吗?”

  陆天星微微一怔:“说什么啊?”

  “当然是说说你你的蓝爱妃在外面聊得什么了,是不是聊得非常开心。”

  “当……。”

  然字还没有出口,陆天星立刻意识到了什么,连忙改口说道:“老婆,什么爱妃不爱妃啊,我只是和蓝秘书有一段时间不见了,所以就闲聊了一会,绝对没有其他的心思。”

  “是吗?你确定只是闲聊,没有其他的想法?”

  白芷晴双眸死死的盯着陆天星,仿佛要将陆天星整个人给看穿一样。

  感受到白芷晴冷若冰霜的眼神,陆天星急忙开口说道:“老婆,你要相信我,我和蓝秘书绝对什么都没有聊,而且,我和蓝秘书是清白的,不信的话,你可以去问她。”

  “我问她,你觉得她会告诉我吗?”

  陆天星一阵愕然,貌似蓝心肯定不会说,谁会当着别人老婆的面说,我和你老公有暧~昧,我就是你老公在公司的秘密情人。

  半响之后,陆天星看着白芷晴说道:“其实蓝秘书是想让我帮一下薛部长?”

  “薛部长?”

  “嗯!”

  陆天星点了点头说道:“蓝秘书说昨天下班后,她看见薛部长在大街上和一个男人吵架,而且薛部长看起来很生气,所以她想要让我帮一下薛部长,看看有什么事情,是不是那个男的在纠缠薛部长。”

  “是吗?你确定只说了这些,没有其他的了?”

  “当然,我以我的人格保证。”陆天星拍着胸膛,一副信誓旦旦的说道。

  “那她为什么不告诉我?”

  “告诉你,老婆你别开玩笑了,你是白氏集团的董事长,曾经赫赫有名的冰山总裁,别人跟你说一句话都能被你冻死,蓝秘书敢跟你说吗?万一被你冻死了怎么办……。”

  “陆天星,你说什么?”

  看到白芷晴的脸色,陆天星讪讪一笑,立刻开口说道:“老婆,其实吧!我就喜欢你这种性格,对于外人冷若冰霜,对于自己人温柔似水,其实我觉得你一点儿都不冷,在我的心中那是相当的温柔,是典型的贤妻良母,其他人说你是冰山,肯定是嫉妒你,对,嫉妒你长得漂亮……。”

  陆天星对着白芷晴一阵马屁乱拍,他如今正在享受最美好的生活,惹怒的白芷晴,那晚上喜闻乐见的事情就没有了。

  听到陆天星的,白芷晴的脸色才慢慢有些好转:“行了,少给我拍马屁,这次我就放过你了,不过,小曼到底遇到了什么事情,我怎么从来没有听她提起过?”

  陆天星陷入到了沉默当中,薛曼到底遇到了什么事情,他也不知道,只知道薛曼有麻烦,而且这个麻烦来自一个男人。

  深吸了一口气,陆天星这才开口说道:“我想应该是她家里的事情吧!如果是追求者的话,按照薛部长的性格早就暴打对方一顿了,而听蓝秘书说,薛部长当时应该非常生气才对,但却没有动手,很显然不是追求者的纠缠,如果不是这个,那一定是她家里的事情了,或许是什么亲戚也不一定。”

  陆天星没有按照蓝心的话说这个男人是薛曼的老公,按照薛曼的性格,如果结婚了,绝不会藏着掖着,而且林倩茹和白芷晴是薛曼的闺蜜,如果薛曼结婚的话是隐瞒不住的,重要,按照他的观察,薛曼还是一个chu~女。

  一个女人和一个男人结婚后,结果这个还是一个chu~女,这打死他也不相信,除非那家伙站不起来。

  “你说得对,小曼没有结婚,甚至连追求者都被她打跑了,应该是家里的事情。”

  白芷晴皱了皱眉头说道:“陆天星,你替我去看下小曼,告诉她,如果有解决不了的事情,可以告诉我,我替她解决。”

  “好,没问题。”

  陆天星迟疑了一下,最终点了点头,站起身来离开了办公室,准备去保安部看看。

  其实说心里话,陆天星并不打算管这件事情,毕竟有句话说得好,清官难断家务,这些事情毕竟是薛曼的家务事,他一个外人怎么能去插手,但是却没有办法,他要是不管,估计白芷晴也会管,与其如此,还不如他唱这个黑脸。(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