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天星走出办公室,先是看了一眼蓝心,发现蓝心正低着头处理文件,也没有调戏蓝~心的心思,直接乘坐的电梯去了保安部,打算先去找薛曼了解一下情况。

  保安部如同往常一样没有什么区别,由于现在是各个部门巡逻的时间,所以现在保安部里并没有什么人。

  陆天星扫了一眼空荡荡的保安部,打算朝着薛曼的部长办公室走去。

  可是没有等陆天星走过去,薛曼已经从办公室中走了出来,只不过脸色非常的不好看,带着一丝苍白之色。

  陆天星在看到这一幕之后,微微一愣,想了想,身影一闪,在薛曼没有发现自己之前,隐藏在了暗处。

  薛曼完全没有注意到隐藏在暗处的陆天星,有些神色恍惚的走出了保安部,直接走进了电梯。

  陆天星在看到这一幕之后,眉头微微一皱,难道真如蓝心说的,薛曼的确是遇到了什么事情,可是,这也不应该的啊。

  按照薛曼的性格,遇到事情也不见得会这样,更何况,她的妹妹薛冰还是警察,谁敢对她怎么样。

  等到陆天星下了楼之后,薛曼已经从地下停车场离开了白氏集团.

  陆天星刚想走上去拦住薛曼的车子,想了想最终放弃了这个方法,他现在连薛曼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都不知道,贸然的上去说不定只会让薛曼心情更加的不舒服。

  最终等到薛曼的车子离开了白氏集团后,陆天星才拦住了一辆路过的出租车。

  “师傅,给我追上前面那辆车。”

  这个出租车的司机是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人,在看到陆天星的模样后,立刻问道:“小兄弟,你是打算捉奸?”

  “不是,我……。”

  “小兄弟,你不用说了,我知道家丑不可外扬,我不会说出去的,我是有自己的职业操守的,不是我吹牛,像你这种捉奸的人,我接待过很多,但是无一例外,没有失败过的,你放心,我保证不会跟丢的。”

  陆天星顿时一脸黑线,这尼玛是出租车还是捉奸车啊,这家伙简直就是人才。

  “我说大叔,你从哪看出来我是捉奸的?”

  陆天星觉得自己有必要说清楚才行,不然,不出几个小时,估计整个出租车行业都在盛传了某某出租车司机刚才成功完成了一个捉奸任务。

  “小兄弟,你就不用狡辩了,我好歹是十几年的老司机,你看你跟踪的那辆车,典型的女式车,一般来说,只有女人才会购买,而男人一般都不会选择这辆车的,而你偏偏要我跟踪这辆车,不是捉奸是什么。”

  出租车司机语重心长的说道:“小兄弟,我知道的,这种事情对于任何男人都是难以接受的,不过,正所谓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以小兄弟你的资质,想要再找一个女的完全没有什么问题的。”

  陆天星一时间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现在的出租车司机是不是不当司机,该做心灵鸡汤大师了吗?

  看到陆天星不在说话,出租车司机也没有说什么,而是紧紧的跟在薛曼的车身后。

  或许是因为心情不爽的原因,薛曼压根就没有发现跟在她身后的出租车,而是一脸愤怒的开着车。

  “我说小兄弟,你的女人可真够奇葩的,你说她不去酒店去哪,难不成是打算去野外,我说兄弟,你的女人是不是太疯狂了点,不过,据我多年的经验,这种女人坚决不能要。”

  “我说师傅,你能好好跟着吗?要是跟丢了,别怪我不给钱。”

  “我说小兄弟,你这么说就看不起我了,十几年的老司机会跟丢一个人,开玩笑,好好瞧着,让你见识一下老司机的能力。”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终于薛曼的车子停在了一个看起来有些破旧,叫做金太阳的ktv大门口。

  而后面的出租车也停在了一百米之外。

  陆天星从口袋中摸出一百钱扔给司机后:“不用找了。”

  “小兄弟,我告诉你一个办法,如果捉到奸夫,狠狠的揍他一顿,不需要客气什么,对付这种挖墙脚的人完全没有必要手下留情,做男人该狠的时候就该狠,千万不要顾及什么往日情分,这样才是一个真汉子。”

  陆天星一脸黑线,看来这出租车司机是铁了心的认为自己戴了绿帽子。

  而就在陆天星下车的时候,薛曼已经从车上下来了,直接走进了这间ktv。

  薛曼到这里做什么?

  陆天星满头雾水,在薛曼进去ktv一两分钟后,这才走进ktv。

  这个ktv和外面看到的差不多,已经显得有些破旧了,原本墙壁上都是贴着一些墙纸,如今已经微微有些泛黄了,地板的夹缝中是漆黑一片,有着污垢,看起来是有些年头了。

  陆天星随手招了一个人过来:“刚刚走进来的那个美女去了哪里?”

  “不好意思先生,我们这里有这规矩,不能泄露客人的机密……。”

  “是吗?”

  陆天星似笑非笑的扫过这名服务员,目光扫过周围,直接走到吧台前,拿起上面的一个扳手,两只手微微用力,扳手顿时发出难听刺耳的声音,直接被陆天星握成了一个铁球。

  “不知道这个东西能不能破掉你们的规矩。”陆天星随手将手上的铁球扔到服务员的身上,微笑道。

  看到陆天星似笑非笑的眼神,这个服务员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哆嗦,手忙假乱的接住钢球,通过钢球的重量可以判断得出,这是真正的钢球,而不是假的,把一个扳手捏成一个铁球,这需要多么可怕的力量才能做到啊,这要是随便在他的身上来一下,骨折算是最好的下场了。

  “可……可以,先生你跟我来。”

  这个服务员使劲打了一个哆嗦,再也不敢说一个不字,哆哆嗦嗦的带着陆天星朝着楼上走去。

  很快,在服务员的带领下,陆天星来到了一个包间门口。

  挥挥手让服务员离开后,陆天星并没有着急进去,而是站着门口,听着里面的动静。

  ps:无语了,停了一天的电,从早上停电到现在才来电,真够蛋疼的!!!(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