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此同时,在陆天星前面的包间当中,薛曼的拳头紧紧的握在一起,脸色此刻也难看到了极点,在对面站着七八个人,为首的是一个身材矮胖的中年男子正一脸微笑的看着薛曼,在薛曼的身边一个二十多岁左右,被打的鼻青脸肿的青年男子站在哪里,低着头,显得十分的颓废。

  “薛小姐,你终于来了,咱们闲话就不多说了,开门见山,你弟弟昨天晚上在我这里输了十五万,你说我们该怎么办?”那个为首的矮胖中年男子看着薛曼说道,目光落在薛曼那精致的脸蛋上,双眼中掩盖不住的贪婪之色。

  薛曼在听到这句话后,猛然抬起头看着对面的陈昊,咬牙切齿的说道:“陈昊,你昨天是怎么答应我的。”

  “表姐,我……。”

  “你给我说说这是第几次了,陈昊,你这么做对得起你父亲吗?”

  薛曼忍不住的抬起手一巴掌狠狠的抽在陈昊的脸上。

  “表姐,对不起,我……我忍不住就去赌了,输了,我就想要去借高~利~贷,结果又输了,对不起,表姐,我知道错了。”

  陈昊捂着脸,压根就不敢去看薛曼的眼睛。

  而站在门外的陆天星此时也听明白了,感情是因为赌博欠了钱,让薛曼来还钱的,那么这个男人想必就是蓝心嘴巴里哪个让薛曼愤怒到极点的男人了。

  “对不起,你别给我说对不起。”

  薛曼扫过陈昊,看着矮胖男子冷冷的说道;“据我所知,赌博和借高~利~贷的是犯法的,你信不信我立刻报警。”

  “哈哈,报警?”

  矮胖男子听到薛曼的话,哈哈大笑道:“薛小姐,我知道你有一个妹妹是警察,但是你敢报警吗?你要是报警,陈昊也是罪魁祸首之一,他也参与了赌博,算得上是同犯,我们进去了,他也一样会跟着我们进去,我们无所谓,只可惜啊,一个堂堂的京城大学的高材生恐怕这辈子都要染上污点了。”

  “你……。”

  薛曼一阵怒火攻心,但却不得不承认这一点,如果陈昊背上这个污点,这辈子怕是完了。

  “薛小姐,咱们就开门见山的直说了,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要么你拿钱给我们,要么我们用陈昊的两只手来抵账,你选吧。”

  听到矮胖男子的话,薛曼真的很想不过问这件事情,但是却又不得不过问,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十五万我没有。”

  “没有。”

  矮胖男子冷笑一声,道;“这个好办,那就用他两只手来还好了。”

  陈昊在听到这个男人的话后,浑身上下不受控制的抖动了起来:“不,不要,我表姐有钱,她是白氏集团的保安部长,她一定有钱,她有钱的,二龙哥,求求你再给我一点时间好不好。”

  “陈昊,你这个混蛋……。”

  “姐,救我,救救我啊,我真的不想失去两条手臂。”

  陈昊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一脸哀求的看着薛曼:“姐姐,求求你帮帮我,看在我父亲曾经救过你们全家的份上,帮我这一次好不好。”

  “我真的没有钱了,我的钱全部给你了。”

  听到薛曼这么一说,陈昊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死灰色了,双眸也没有了神采。

  “薛小姐,其实你没钱也没关系,咱们还有一个办法。”矮胖男子看着薛曼微笑道。

  “什么办法。”薛曼沉声说道。

  而陈昊的眼睛也是为之一亮,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样。

  “这个办法很简单,只要薛小姐你陪我一晚上,你弟弟欠我的钱就一笔勾销怎么样。”

  矮胖男子一脸*****的看着薛曼,目光在薛曼的身上打着转,要是能将这么极品的尤~物弄到床上去,那滋味肯定非常的爽。

  “你想要干什么,我~艹~你~大爷的,你要是敢对我表姐怎么样,信不信我跟你拼命。”

  没有等薛曼开口,跪在薛曼身边的陈昊已经站了起来,挡在了薛曼的前面:“表姐,你快走,快点离开这里,不就是两只手吗?我还不要了。”

  “哈哈哈,好一个姐弟情深,可惜你们今天都走不都不掉了。”

  矮胖男子狞笑一声:“兄弟们,给我动手,抓住陈昊,至于这个女人,等我享受了一番之后,在让给你们玩玩,还有薛小姐,我知道你有点本事,但是刀剑无眼,万一砍到了你表弟可就别怪我了。”

  听到这话,薛曼的脸色一下子难看了起来,这个包间只有这么大,万一动起手来伤到了陈昊,那就不好了。

  “砰!”

  而就在这个时候,包间的大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暴力的踢开了,陆天星从外面直接走了进来。

  薛曼在看到陆天星之后,微微一愣,陆天星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而矮胖男子在看到这一幕之后,脸色顿时变得非常的难看了起来,这间ktv就是他的,里面的服务员都是他的人,陆天星究竟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各位,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了,我是来找我女人的。”陆天星看着房间内的人淡淡的说道。

  我是来找我女人的!

  这一句话让房间内所有人都怔住了,你看我,我看你,最终将目光落在了薛曼的身上,毕竟这个房间只有薛曼一个女人。

  而薛曼的俏脸上则是忍不住的升起了一抹红晕。

  “陆天星,你怎么来这里了。”

  陆天星淡淡一笑,看着薛曼说道;“我就来看看热闹,顺便帮你解决一下麻烦,怎么样,是不是突然觉得我很爷们,有一种以身相许的冲动?”

  还没有等薛曼开口,矮胖男子已经开口了:“我不管你是谁,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没得说,我告诉你们,今天你们要是不还钱的话,你们就休想走出这道大门。”

  “是吗?”

  陆天星微微一笑,看着矮胖男子:“我刚才怎么有人听说想要对别人动手动脚的,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无可厚非,可是你刚才的做法是不是太过了点,你信不信我报警。”(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