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天星兴致高昂的欣赏着周围肤色各种各样的美女,一边扭头看着白芷晴,口沫横飞的说着。

  “老婆,我刚刚发现了一个关键的问题,为什么现在有这么多的男人犯罪呢!其实在很多时候,本身和男人没有多大的关系,而是你们穿的太暴露了,你看那女的那算是牛仔热裤呢!还是点丁~字~裤呢!屁股露出了一大半了,这不纯粹的引人犯罪吗?如果说过男人犯罪的话,女人就是同犯。”

  “老婆看那里,左边那里,哎哟我去,太尼玛重口味,居然抱着一个大黑妞,这兄弟口味太重了,不怕关了灯找不到位置吗?不过,话说回来,这黑妞的身材真火爆,尤其是胸~前~那东西,跟奶牛没有什么区别,能把人活生生的闷死。”

  “老婆,再看那边,哇,真大,妥妥的凶器,我赌五毛钱绝对有f以上,再看那张脸,锥子脸?额,怎么有种熟悉的感觉。好吧,郭天王的女朋友也长这模样,典型的网红脸,一模一样,老婆,你说这算是工业量产吗?”

  “咦,那是棒子国美女?算了,我对这个无爱。老婆,我问你一个问题,你说棒子国的男人是怎么分辨自己老婆的,都长得一模一样,万一不小心上错了怎么办,在法律上这算不算弓虽女干。”

  “吓尿了,这么胖的身材居然也跟穿紧身牛仔裤,这是在挑战人类的承受极限还是在挑战自身的极限。”

  陆天星眼神放光的追着一名名美女的身影,看着穿着裙子路过的美女,陆天星心里一阵痒痒,恨不得化身为一阵清风,把所有的裙子吹的飞起来,然后看着美女娇~羞遮挡的模样。

  “陆天星,你能不能收敛一下,这里是大街上,是在机场,不是再嫁,你能不能给我闭嘴,不要露出你那副色狼嘴脸。”

  听着耳边喋喋不休的声音,白芷晴忍了又忍,终于忍无可忍,脸色铁青的看着陆天星,这家伙是几辈子没有见过女人了,你偷偷摸摸的看就算了,偏偏还大呼小叫的,生怕别人不知道一样。

  周围传来的异样目光更是让白芷晴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太丢脸了,她发现今天带陆天星出来,是她这辈子做的最大的一个错误

  陆天星恋恋不舍的收回目光,一脸郑重的说道:“老婆,此言差矣。什么叫做色狼嘴脸,我完全似乎欣赏。曾经有个哲人说过,上帝给了我一双眼睛,我用它来发现美,我虽然不喜欢上帝这个老家伙,但是我很赞同这句话,我现在就是用我的眼睛来发现世界的美,同时学会分辨真假。老婆你看那个女人,对,穿白色裙子的哪个,不是我胡说,她的脸上最少有四处动过刀,双眼皮,下巴,鼻子,脸蛋绝对通过刀,典型的人造美女。”

  “你这是歪理。”

  白芷晴内心一阵无语,她发现陆天星这家伙的嘴皮子就是厉害,死的都能说成白的,她怎么没有发现那女的整过容,她的眼光会比陆天星差?。

  就在白芷晴暗自生闷气的时候,两个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

  “爷爷奶奶,这里。”

  白芷晴叫了一声,挥舞着手臂,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宛如冰雪消融一般,再也没有了以往的冰冷。

  陆天星看的一愣,这个笑容没有丝毫的做作,完全是发自内心深处,或许这才是真正的白芷晴。

  “北方有佳人,一笑倾城,再笑倾国!说的恐怕就是这一刻了。”

  陆天星低声喃喃自语,目光落在朝着这边走过来的身影。

  从机场出口走过来的是两个七十多岁左右的老人,正是白芷晴的爷爷白桥山和奶奶何彩兰。

  别看这两个老人都是七十多岁,但身体却很是硬朗,尤其是老者,鹤发童颜,双眼炯炯有神,龙行虎步,带着一种军人独有的气质,乍看之下,没有人相信这会是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

  而在白芷晴的奶奶则是一副大家闺秀的感觉,脸上带着慈祥的笑容,想来在年轻的时候一定是书香门第,才能培养出这种气质来。

  突然,陆天星张大了嘴巴,仿佛看到了一件惊悚的事情。

  只见在两位老人出来没多久,突然从里面跑出一个身着时尚的年轻美女,一把抱住了老者的胳膊,脸上带着如花的笑容。

  这是一个很漂亮的都市时尚女孩,一米七零的身高,放在女人当中,已经算是比较很高的身高的,高挑的身材,修长的美~腿,身上穿着一件卡通t恤,看起来十分的可怕,下身则是穿着一件牛仔热裤,露出一双雪~白~修~长的美~腿,格外的吸引眼球。

  这一幕看的陆天星半天没有回过神来,低声对着白芷晴说道:“老婆,我发现老爷子还真是人老心不老,年龄这么大了,居然还养着一个小情人,还这么年轻,我看顶多二十岁,你不反对?不怕她以后来跟你争家产吗?”

  白芷晴在听到陆天星的话,脸立刻就黑了下来:“滚。陆天星你以为每个人跟你一样龌龊吗?她是我妹妹白微微,陆天星,我警告你,不准对我妹妹有任何的想法,否则,别怪对你不客气。”

  说着,白芷晴目光扫过陆天星的胯~下,威胁味道十足。

  她必须先警告陆天星一番,她妹妹有多大的魅力,从学校一大堆的追求者就看得出来,陆天星这家伙又是一个十足的色狼,绝不能让他接近自己的妹妹,万一见~色~起~意怎么办。

  “老婆,你看我是那种人吗?”

  陆天星满脸正气的挺了挺胸膛,当看到白芷晴笃定的眼神时,顿时一脸无奈的说道:“好吧,我保证不打她的主意,但是我不敢保证,她不会来打我的主意,毕竟像我这么优秀的男人太少了……。”

  还没有等陆天星把话说完,就被白芷晴给打断了:“陆天星,你别逼我,我疯起来连我自己都害怕。”

  看着即将暴走的白芷晴,陆天星识趣的闭上了嘴巴。

  白桥山在看到陆天星和白芷晴的时候,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大步流星的走过来。

  陆天星抢先一步走上去,接过白桥山手上的行礼,谄媚的笑道:“爷爷奶奶好,我叫陆天星,是芷晴的老公,坐了这么长的飞机,累了吗?要不要先到旁边坐一下,休息一下再走。”

  此刻陆天星脸上充满了激动,丝毫没有任何的陌生感,就像是看到了许久未见的亲人,眼神热切无比,表现的宛如狗腿子一样。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