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陆天星没有打算说下去的意思,薛曼也很识趣的没有在这个话题上纠缠,轻轻的抿了一口茶说道:“陆天星,我有个问题想要问下你,不知道你能不能老实回答我。”

  “什么问题?”

  陆天星有些疑惑的看着薛曼。

  “倩茹为什么突然去京城了,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薛曼看着陆天星沉声问道。

  陆天星看了一眼薛曼,沉默了片刻,道:“薛部长,你既然知道了,为什么还要问我?”

  “我想知道真正的原因。”

  陆天星叹了一口气说道:“是我在京城得罪了人,对方为了威胁我,所以将倩茹绑架到了京城,但是为了稳定白氏集团的局势,对外宣称是倩茹被芷晴给叫到京城去帮忙了。”

  “哦,那你和倩茹没有受伤吧!”

  “薛部长,你看我像是受伤的人吗?”陆天星伸展了一下胳膊,微笑着说道。

  “你想多了,我担心的是倩茹,你只是顺带的而已。”薛曼白了陆天星一眼说道。

  陆天星笑了笑,深吸了一口气,一口将龙井茶喝完,道:“薛部长,时间不早了,我们也该回去了,现在是上班的时间,我可不想被扣工资。”

  薛曼听到这话,翻了翻白眼说道:“应该担心扣工资的是我好不好,现在整个白氏集团都是你的,谁敢扣你工资啊,不要命了。”

  虽然嘴上是这么说着,但薛曼还是站了起来,陆天星结过帐后,就和薛曼一起离开了咖啡厅。

  “薛部长,你确定不去找你表弟,貌似他的身上没钱。”

  “你想多了,他的身上有钱,饿不死的。”薛曼淡淡的说道,她现在对陈昊算是彻底的死心了,而且陆天星把该说的都说了,如果陈昊依旧死不悔改的话,就算找到了又如何。

  “那好吧!我们还是先回公司吧!”

  “嗯!”

  薛曼轻轻的点了点头,看着陆天星突然开口说道:“陆天星,昨天小冰是不是找过你?”

  “啊!”

  陆天星微微一愣,不明白薛曼为什么这么问,但还是点了点头说道;“嗯,她的确找过我,让我帮她忙。”

  “陆天星,我希望你能帮她。”薛曼目光烁烁的看着陆天星开口说道。

  “帮她?”

  陆天星眉头皱了皱,道:“薛部长,你知道她要做什么吗?如果她成功了,她将来要面临的危险可比当一个警察要多的多,当警察遇到危险,说不定能化险为夷,但是她进入哪里,一旦失败,必死无疑。”

  “我知道。”

  薛曼叹息了一口气说道:“但是我更加知道这是小冰的梦想,而且,小冰一向是嫉恶如仇,纵然我不让她去,她说不定也会自己偷偷摸摸的去,与其如此,不如让你帮她一次,以你的实力,想要帮助她很轻松的。”

  “那好把!我会帮她的。”陆天星点了点头。

  “嗯,上车吧!”

  两人坐上了汽车,薛曼直接发动了汽车,离开了咖啡厅。

  等到陆天星再次回到白氏集团的时候,已经是快一个多小时后了,白芷晴依旧坐在自己的董事长位置上,认真的浏览着文件。

  听到开门的声音,白芷晴抬起头看向陆天星问道:“怎么去了那么久,小曼到底遇到了什么事情。”

  “也没什么大事,主要是因为她表弟。”

  “表弟?”

  白芷晴眉头微微一皱:“你说的是陈昊。”

  陆天星微微一愣:“老婆你听说过他?”

  白芷晴点了点头说道:“我曾经听小曼提起过,据说是京城大学的高材生,不过,没有见过,怎么了,她表弟出事了?”

  “嗯!”

  陆天星点了点头,走到白芷晴的身边,端起白芷晴放在旁边的咖啡抿了一口:“老婆,我不是跟你说过喝咖啡不好吗?”

  白芷晴翻了翻白眼,对于陆天星的这种行为,早就习以为常了。

  “她表弟去年就被学校开除了,这儿一年多来已经沦为了一个赌徒了,蓝秘书跟我说薛部长在大街上和一个男人吵架,实际上就是他。”

  “那你怎么去了那么久。”

  “那陈昊输了钱,没钱还,当然是找薛部长了,毕竟当年他的父亲救过薛部长全家的命,他以此来要挟薛部长给他钱的,我之前的确是打算找薛部长了解一下情况的,可是等我去保安部的时候,才发现薛部长已经离开了,所以我坐着出租车跟了上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接下来如何。”

  “接下来那群赌徒看中的薛部长的美色,想要对薛部长动手动脚,所以我出手帮她解决了这个问题,顺便帮她教育了一下她那个赌徒表弟。”

  “你打他了?”

  听到这话,陆天星一脸黑线的说道:“老婆,我是那种暴力的人吗?我向来信奉的是能不动手就不动手,大家都是文明人,讲道理就好了。”

  “是吗?”

  白芷晴扫了陆天星一眼,眼中带着强烈的怀疑之色,文明人会一言不合就灭掉王家?

  陆天星说他是文明人!

  白芷晴保持高度的怀疑。

  感受到白芷晴眼中强烈的怀疑之色,陆天星讪笑着说道:“老婆你要相信我,这一次我绝对没有动手,完全是跟他摆事实讲道理。对了老婆,你说今天咱们要不要早点下班,到时候去帮倩茹搬家。”

  听到陆天星的这番话,白芷晴再起抬起头,面无表情的盯着陆天星,语气也毫无波动:“陆天星,你很期待这一刻对吗?”

  “没有,没有,老婆你想太多了,我就随口问问?”

  陆天星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冷颤,因为他在白芷晴的眼睛里看到了一缕杀意。

  “随口问问?”

  白芷晴冷笑一声,冰冷的目光落在陆天星的身上:“可是我直觉告诉我,在你随口问问的背后隐藏着一颗非常猥琐的心。”

  “老婆,这怎么可能,我陆天星是那种猥琐的人吗?你的直觉肯定是错的,我不着急……。”

  还没有等陆天星把话说完,就被白芷晴给打断道:“你不着急?那好吧!我现在就打电话给倩茹,告诉她,她不用搬过来了。”

  “啊。”

  陆天星在听到这句话后,恨不得一巴掌抽在自己的嘴巴上,让你丫的嘴贱。(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