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陆天星从楼上走下来的时候,已经是过了十几分钟了,走到白氏集团门口,和门口的保安打了一声招呼,陆天星随手给自己点燃了一根烟,正打算抽上一口,就看见一辆比亚迪出现在自己的视线当中,很快停在了自己的面前。

  伴随着车窗玻璃的摇下,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女子映入陆天星的眼帘,她的身体很苗条,凹凸有致,饱~man的圣~女~峰将身上的衣服衬得高高的鼓起,只不过她现在的脸色却带着一丝不爽,让那张原本绝美的脸蛋上多了一丝寒意。

  这个女子正是薛冰!

  “薛警官,你来的真快。”

  陆天星在看到这个女人之后,微微一愣,要是他记得没错的话,从薛冰所在的警察局到白氏集团最低需要二十多分钟,这还是在不堵车的情况下,要是堵车时间需要的更久,而现在十二三分钟薛冰就出现了,这速度有多快啊,得闯多少的红灯啊。

  “上车。”薛冰注视着陆天星,命令式的说道。

  “没问题。”

  陆天星直接打开了副驾驶的位置坐了上去。

  薛冰扫了一眼陆天星,直接发动了汽车,离开了白氏集团。

  车上。

  薛冰一边开车,一边用眼角的余光时不时的扫过陆天星,一双眸子冰冷的如刀子一般。

  “薛警官,你今天特地来找我有什么事情吗?”陆天星丝毫不在意薛冰的态度,笑嘻嘻的说道。

  “陆天星,你别给我说废话,你不是说找到犯罪嫌疑人了吗?人呢!他现在在哪?”薛冰冷冷的说道。

  “犯罪嫌疑人,薛警官,你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懂,什么犯罪嫌疑人啊,我不知道啊。”陆天星一脸无辜的看着薛冰说道。

  “砰!”

  薛冰猛地一打方向盘,一头撞在了街道边的护栏上,她由于系着安全带的原因,并没有受到什么冲击力,但陆天星却没有,受到强大的惯性作用,险些让他的脑袋狠狠的和挡风玻璃来了一次亲密接触。

  车前盖已经撞的变了形了,但是此刻薛冰却丝毫没有放在心上,阴沉着脸说道;“陆天星,你不要挑战我的忍耐极限,现在方向盘在我的手中,信不信我和你同归于尽。”

  “不信?”

  陆天星摇了摇头,在薛冰抓狂的眼神下,淡笑这说道:“因为你和我的实力相差太远了,我有充足的时间在你和我同归于尽之前跑掉,对了,薛警官,你是因为昨天我打你屁股的事情生气的话,这完全没必要,因为这是你咎由自取。我……。”

  “你给我闭嘴。”

  薛冰铁青着脸说道:“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能告诉我。”

  “我不想怎么样,我要你向我道歉。”

  “我向你道歉?”

  “那当然了,用你们警察的话说,我现在就是你们的线人,为了你们的案子出生入死,给你们寻找证据,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但是你刚才在电话里吼我,来了之后还给我脸色看,这完全是打击了我做事的积极性,摧残了我脆弱的心,我需要你给我道歉。”

  “陆天星,你别太过分了……。”

  薛冰双眸喷火的看着陆天星,要不是为了这个案子,她一定要让陆天星吃不了兜着走。

  “随便你,不愿意道歉就算了,要是犯罪嫌疑人跑了的话,那可就别怪我。”陆天星无所谓的说道。

  “你……。”

  薛冰深吸了一口气,胸膛因为生气的原因,一阵剧烈起伏:“好,我答应你,我给你道歉,对不起。”

  “没诚意。”

  陆天星轻轻的说道:“**的一句话,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我强迫你的呢!”

  “你到底想怎么样。”薛冰强忍着愤怒说道。

  “要真诚,要用一种深刻悔悟的语气来说,语气中要充分的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并且表达强烈的悔改之意才行。”

  陆天星为薛冰指点迷津:“你抓过不少犯人,你看过他们道歉没有,不管是真是假,要的就是那种调调。”

  “你……。”

  “我忘了我之前说了什么……。”

  “对不起。”薛冰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头的怒火,轻声说道。

  “嗯,不错,就是这个调调,现在舒服多了,薛警官我怎么没有发现你还有道歉的天赋,以后不做警察了,可以去国足应聘,职业道歉师,国足一输球你就出来道歉,保证再也不会有人再骂鼓足了。”

  陆天星也知道适可而止,调戏了薛冰几句话后,开口道:“开车吧!我给你指路。”

  “但愿能够找到,陆天星,我若是发现你骗我的话,你就死定了。”

  薛冰恶狠狠的看了陆天星一眼,发动了汽车,再次行驶上了马路,幸好这一段马路车流稀少,不然就凭薛冰之前撞车的举动,今天恐怕是走不了了。

  一路上,薛冰顺着陆天星的指引一路朝着魔都东郊而去,像是为了发泄心中的怒火一样,薛冰将车子开的很快,和飚车一样,原本需要一个多小时的车程,硬生生的被薛冰给压缩在了半个小时之内。

  这里已经完全离开了魔都,完完全全的属于郊外了。

  四周稀松的栽着一些树木,根本遮挡不住阳光,蝉鸣的声音不断的在耳朵中响起,周围都是一片片的稻田,房屋也非常的稀少,隔得才能看到一栋民宅的所在。

  看着周围的一切,陆天星也忍不住的惊叹这家伙藏的非常好,正所谓是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有谁会想到接连杀害好几个人的凶手,居然会隐藏在这种地方,他现在算是明白了,怪不得薛冰在魔都查不到任何消息,谁会想到一个人会隐藏在这种地方,甚至每次作案都不惜坐一个多小时的车跑到魔都市区去,就算查到这里,恐怕也发现不了什么,毕竟对于一个将犯罪当作习以为常的人来说,根本不会露出什么蛛丝马迹。

  “陆天星,你确定犯罪嫌疑人就在这里。”薛冰将车子挺稳后,有些怀疑的看着陆天星说道。

  这四周空荡荡的,一眼看过去,就仿佛平地一般,根本没有任何的隐藏的地方,如果是犯罪嫌疑人,只要不傻恐怕都不会选择藏在这个地方。(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