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这是古人对苏州的称呼,苏州素来以山水秀丽而闻名天下。

  当然,最让苏州名传天下的自然是苏州那数不胜数的园林了,有着江南园林甲天下,苏州园林甲江南的美称,更是被评为华夏十大美景之一。

  作为举世瞩目的历史文化名城,苏州沉淀了两千多年的文化底蕴,充满了浓浓的历史文化气息,出现过无数的名人,干将,莫邪,霸王项羽,虞姬,范仲淹,财神沈万三几乎都是出自这里。

  除此之外,苏州的丝绸,苏绣,碧螺春等等几乎都是名满天下,对于任何来到苏州的人来说,前往苏州园林游览和听闻历史古迹和购买丝绸绝对是必不可少的活动之一。

  陆天星和白芷晴两人来到苏州之后,并没有着急的去寻找陆家,而是直接开车去了苏州一家比较有明的园林酒店。

  这间酒店虽然在苏州城内算不上什么顶级的酒店,但却是最有特色的一家,这家酒店的装潢完完全全是按照苏州园林装修的,连酒店房间,走廊都是按照苏州园林式装潢的,甚至连照明灯都是用灯笼装饰而成的,走进这家酒店,给你的感觉自己梦回古代一般。

  陆天星和白芷晴两人订了一间房间后,将行李放在酒店之后,并没有在酒店多做停留,而是带着白芷晴直接离开了酒店,打算先去游玩一番,好好的见识一下历史名城。

  驾驶着车子,陆天星和白芷晴仿佛普通游客一样,在苏州当中穿梭了起来,欣赏着一个个的园林,惊叹这古人的智慧,欣赏着来自园林的风景。

  陆天星此时也不得不惊叹,怪不得苏州园林惊叹天下,的确有让人惊讶的地方。

  当希望渐渐落下的时候,陆天星和白芷晴两人也结束了今天的行程。

  白芷晴坐在副驾驶的上,脸上并没有任何的疲惫之色,相反一脸精神奕奕,手指头不断的点着手机,在微信群里,和林倩茹,白微微等人聊得火热,时不时的发点苏州园林的照片到微信群中,引得白微微,曼陀罗等人大呼小叫着,说以后有机会一定要到苏州去看看。

  “老婆,今天玩得开心吗?”陆天星扭过头看着脸上带着惬意笑容的白芷晴,问道。

  “嗯,好久没有这么放松过了。”

  白芷晴靠在车座上,目光烁烁的看着陆天星,轻声说道:“陆天星,谢谢你。”

  “谢谢我?”

  陆天星微微一怔。

  “是啊,谢谢你让你体会了除了工作以外的快乐。”

  白芷晴看着陆天星,轻声说道:“自从我母亲出事了之后,我以为自己这辈子再也不会有笑容,再也不会有爱情,是你让我明白了原来除了工作之外,原来还有这么多值得追寻,幸福的事情,是你让我从一个冷若冰霜的女人变成了一个知道幸福是什么滋味的女人,陆天星,谢谢你融化我的内心的寒冰。”

  有些错愕的听到白芷晴的话,陆天星很快的笑了起来:“你是老婆,又长得这么漂亮,还是一个大富婆,而且,又把第一次给了我,我当然要努力一把把你拴住了,不努力的话,万一你这个大富婆嫁给了别人怎么办,我岂不是亏大发了,而且,我觉得相比于最后被你给踹了,拿着一笔补偿跑路,拿下你更划算一点。”

  听到陆天星的话,白芷晴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貌似她当初的确听陆天星说,等她以后踹了他之后,会给他一笔补偿,然后他拿着一笔补偿取一个媳妇,现在想起来,还真是世事无常,白芷晴也想不到自己从讨厌陆天星,竟然慢慢的爱上了陆天星。

  白芷晴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几个月前,她几乎不敢想,短短几个月之内,她竟然爱上了一个她讨厌,恨不得杀了的男人,而这个男人看似讨厌,实际上却用他独特的方式保护着她。

  就在白芷晴胡思乱想的时候,一个贱贱的声音在白芷晴的耳畔响起:“老婆,你怎么不说话了,再想什么,是不是在想我的帅啊,不过也对,像我这么帅的男人,说一天一夜也说不完,我突然发现,我出现在这个世界上是最大的错误,因为我太帅了,帅的让人自惭形秽了,如果有来生,我希望对上天说七个字:请让我再帅一点……。”

  “少给我贫嘴。”

  白芷晴回过神来,白了陆天星一眼,道:“陆天星,我们现在去哪?”

  “当然吃品尝一下苏州的美食了,现在可是苏州阳澄湖大闸蟹出来的好时机,不去品尝一下可就枉来苏州一趟了。”陆天星笑着说道。

  “你知道在哪?”白芷晴一脸狐疑的说道。

  “那当然了,老婆你太小看我了,这年头有事没事找千度,准没错。”

  陆天星得意洋洋说了一句,打了一把方向,朝着东南方向开了出去。

  十五分钟,陆天星驾驶着车子停在了一家叫做香蟹园的餐厅门前。

  这是一家专门吃阳澄湖螃蟹的餐厅,而且档次也不低,装修也是非常的有特点,就连招牌也是一只巨大的螃蟹,隔得很远就能看到,更重要的是消费也得不是很高,但味道绝对非常的正宗,喜欢吃螃蟹的人这里是必来的地方,这一点光是看千度上面几乎满五星的评分和上万条留言就看得出来。

  此时正是饭点,透过外面的玻璃,可以看到里面有不少人在吃吃喝喝,桌子上几乎都摆着一份硕大的螃蟹。

  俗话说看一个餐厅的好吃与否,完全取决于饭点时候的人流量,虽然这句话并不完全对,但至少从人流量看得出来,一个餐厅的味道好不好。

  陆天星和白芷晴下车之后,径直走进了餐厅,立刻就有两名服务员走了上来:“先生,小姐,请问几位。”

  “两位。”

  陆天星轻声说道:“给我们准备一个包间。”

  “额,这位先生,不好意思,我们包间已经客满了,只剩下大厅了,如果你不嫌弃的话,可以等待一会。”服务员有些歉意的说道,他们这家阳澄湖大闸蟹餐厅是苏州城赫赫有名的存在,经常吸引苏州城不少地位显赫的人到这里来吃饭,而且,现在又是螃蟹的时期,包间早早的一群有钱有势的人给预订一空。(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