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包间了?”

  陆天星眉头皱了皱:“老婆,你怎么看?”

  “那我们就在大厅吃好了,你好,给我们准备一个位置。”白芷晴笑着说道。

  “请跟我来。”

  服务员看了一眼白芷晴,眼中闪过一抹惊艳之色,随后立刻低下头,带着两人朝着一个餐桌走去。

  服务员带着陆天星带来了一个餐桌前坐下,随后拿出两份菜单递给陆天星和白芷晴:“先生,小姐,不知道你们需要点些什么菜。”

  陆天星没有说话,只是看着白芷晴。

  白芷晴点了点头,接过菜单看了看,开口说道;“我们来一道你们招牌美食清蒸阳澄湖大闸蟹,另外在来一道松鼠桂鱼,樱桃肉和太湖莼菜汤,响油鳝糊……。”

  白芷晴一口气点了五六道独属于苏州的菜肴,她和陆天星待在一起久了,很清楚陆天星的饭量有多大,六七道菜刚刚好。

  “好了,就先点这几样菜吧!”

  白芷晴冲着服务员点了点头。

  “好的,先生小姐,请你稍等。”

  服务员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陆天星和白芷晴,有些想不明白两个人为什么要点这么多菜,但还是点了点头,朝着厨房走去。

  就在白芷晴和陆天星点完菜,等待着厨师上菜的时候,一辆布加迪威龙十分嚣张的轰着油门从远处行驶而来,直接无视门口不准停车的牌子,停在了餐厅的大门口。

  紧接着车门打开,先是一条修长的美~腿从车门中伸出来,紧接着一个长相漂亮,身材妖娆的女人从车上下来了。

  这个女人很漂亮,身材高挑,火辣,堪比模特,非常的吸引人的眼球,但是这个女人却给人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骄傲的脸蛋,一双眸子带着高高在上的气势,浑身上下散发出一种骄纵蛮横的气息,让人看一眼就无法生出好感来。

  这个女人从车上下来后,直接朝着餐厅内走去。

  当走进餐厅,听到餐厅中那噪杂的声音,女子的眉头不由的皱了皱,毫不掩饰自己厌恶的神色,目光扫过周围,当看到陆天星和白芷晴所在的座位的时候,脸色顿时一冷,立刻朝着白芷晴走了过去。

  此时白芷晴正在和陆天星闲聊着。

  “陆天星,这一次前往陆家,你真的有把握吗?”

  陆天星轻轻笑道;“老婆,你放心好了,如果陆老爷子真的是我爷爷,他就不会放任陆家其他人对付我的,如果陆老爷子不是我爷爷,那么他陆家的争锋又跟我有什么关心,放心好了,不用担心,没事的。”

  “还是小点一点为好,最近这段时间我总感觉有些心神不宁,还是小心一点微妙。”白芷晴叹了一口气说道。

  而就在这个时候,那个带着骄纵气息的女人已经走了过来,看了一眼白芷晴之后;“哟,这不是白大董事长吗?不在你的魔都好好呆着,跑到苏州来干什么。”

  听到这突兀的声音,白芷晴抬起头,当看到高挑女子的时候,脸色顿时变得冰冷了起来。

  陆天星则是头也不抬的看着桌上的碗筷,从始至终都没有抬起头看过身后的女人一眼,这件事情,他相信白芷晴能处理,如果处理不好,那就该轮到他动手了。

  “周思雨,原来是你,你又想找茬吗?当年你败在我的手上,你还想来找我的麻烦吗?就不怕你再败一次。”

  白芷晴冷冷的看着面前叫做周思雨的女人,目光中带着一丝不屑之色,她和周思雨算是老相识了,当初周思雨在魔都也有一家公司,而她则是刚刚掌管白氏集团没有多久,刚好把白氏集团打造的蒸蒸日上,而周思雨当时就来找她,想要收购白氏集团的股份,结果被她给拒绝了。

  本来商业讲究买卖不成仁义在,商业自然有成功就会有拒绝,但是周思雨却并不怎么想,认为白芷晴拒绝她就是故意给她难堪的,结果回到自己的公司之后,周思雨越想越气,联合了自己公司名下的一些公司,想要让白氏集团无路可走,让白芷晴最后乖乖的来求自己,再好好羞辱一下白芷晴。

  那一战可以说是她掌管白氏集团以来最艰辛的一战,甚至差一点就被周思雨给吞并了,但是经历过重重困难,白氏集团最终挺过了这一关。

  而周思雨所在的公司为了对付白氏集团,耗费了大量的金钱,导致资金断裂,在加上一个副总理离职,爆出大量公司黑幕,周思雨所在的公司直接就被相关部门给查封了,而周思雨也像是一条丧家之犬一样灰溜溜的离开了魔都。

  只不过白芷晴怎么也没有想到今天居然会在这里碰到周思雨。

  “白芷晴,你以为你赢了吗?当初要不是我粗心大意,错估了你的力量,你早就跪在我面前求饶了。”

  听到白芷晴的话,周思雨的话脸色顿时有些难看起来,声音也变得有些尖锐了起来。

  看到白芷晴和周思雨两人的话,周围正在吃饭的客人立刻停了下来,目光好奇的看着陆天星所在的位置。

  而餐厅的服务员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件事情,对于周思雨他们是认识的,是苏州周家的人,周家在苏州势力很强,根本不是他们这些小服务员招惹得起的。

  一个机灵的服务员在看到周思雨和白芷晴针锋相对之后,立刻朝着楼上跑去,周思雨是周家的人,而白芷晴的穿着一看就不是普通人,这种事情不是他们这群服务员可以插手的,得去通知一下经理才行。

  白芷晴在听到周思雨的话后,冷笑着说道;“当初?周思雨你也知道是当初啊,好汉不提当年勇,你说当初错估我的力量,那我说当年若是生死之战,你认为你还有机会站在这里跟我说话吗?”

  周思雨在听到白芷晴的话后,脸色立刻就难看了起来,阴沉如水。

  她好歹是周家的大小姐,周家也是苏州的家族之一,从小到大,从来没有人敢对她冷嘲热讽,如今被白芷晴这么讥讽,双眸之中瞬间充满了愤怒。(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