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思雨,你还有其他的事情吗?要是没有其他的事情,还请你离开,不要打扰我和我老公吃饭。”白芷晴扫了一眼周思雨,语气淡淡的说道,完全忽视周思雨那阴沉的脸色。

  “白芷晴,你别给脸不要脸。”听到这话,周思雨顿时一脸寒意的看着白芷晴怒声说道。

  白芷晴缓缓的抬起头看着周思雨说道:“到底是谁给脸不要脸,跑过来打扰我和我老公吃饭,你就要脸了?”

  “老公?”

  周思雨微微一愣,目光这才注意到一直低着头看着餐桌的陆天星,上下打量了一下陆天星,满脸鄙夷的说道:“白芷晴,我原以为你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冰山女神,没想到你也不过如此,居然找到这么一个小瘪三,看来你也饥~渴~无比啊,不知道他这么小的身板能不能满足你,要不要我介绍几个猛男给你认识一下啊,保证把你弄`得~非常爽。”

  “周思雨,你无耻。”白芷晴听到这话,怒声道。

  “哈哈哈,我无耻?”

  周思雨大笑着说道:“你才真正的无耻好不好,当初也不知道是谁,表现的高高在上,一副看不起天下男人的模样,现在还不是像个婊~子一样趴在男人的~胯~下,我看你就是一个~婊~子,用现在的话来说,你就是一个绿~茶~婊。”

  陆天星听到周思雨左一个婊~子,又一个婊~子,脸色瞬间冰冷的起来,猛地站了起来,目光直刺周思雨:“你,给我道歉。”

  本来,陆天星打算在旁边看热闹的,让白芷晴自己来解决这件事情,可是周思雨却越说越过分,这时候如果他忍耐得住的话,那就真不是一个男人了。

  “你让我道歉,你算什么东西,也敢这样对我说话,知不知道我是谁,信不信我找人打断你的双腿,让你趴着离开苏州。”

  周思雨像是一个骄傲的孔雀一般,一脸不屑的看着陆天星,在她看来陆天星只不过是傍上了白芷晴的小白脸而已,她连白芷晴都不怕,还怕一个小白脸不成。

  “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立刻给我道歉。”

  陆天星的脸色越来越阴沉,声音也提高了好几度。

  “你算什么东西,我凭什么要道歉,你……。”

  “啪!”

  一声脆响在整个大厅内响起。

  周思雨硬生生的挨了一巴掌,脸颊顿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浮现出一个清晰巴掌印。

  周围看热闹的人惊呆了,包括闻讯赶来的餐厅经理也惊呆了,周思雨被人打了,周家的小姐被人给打了一巴掌。

  一些知道周思雨身份的都将目光落在了陆天星的身上,这家伙到底是谁,难道不知道周家在苏州的势力吗?

  打了周思雨一巴掌,这就不怕周家把他碎尸万段吗?

  周思雨也愣住了,捂着脸,半天没有回过神来,她无论如何都想不到自己竟然被人打了一巴掌,而且还是一个小白脸给打了一巴掌。

  好半天,周思雨才回过神来,一脸狰狞的看着陆天星:“你……你敢打我,你死定了,我是不会放过你的,还有你白芷晴,我告诉你这里不是魔都,而是苏州,今天我就把你当初给我的耻辱百倍千倍的还回来的,我要让你们付出代价。”

  话音落下,周思雨很干脆的从口袋中摸出了一个电话,立刻开口说道:“哥,我被人给打了,他打了我一巴掌,还说要我好看,你快点过来帮我报仇,我在香蟹园。”

  话音落下,周思雨直接挂断了电话,一脸狰狞的看着白芷晴和陆天星:“得罪了我们周家,今天你们一个也跑不掉的,还有你,小白脸,你竟然敢打我,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等我哥来了,我要把你的骨头一根根的碾碎。”

  “碾碎我的骨头,到时候你会知道到底是谁年书记谁的骨头的。”

  陆天星冷冷的看着周思雨,他这一次到苏州来就是为了进陆家,本来他不想招惹苏州任何的势力,只为调查自己的身世,但是对方现如今已经欺负到头上了,他在忍气吞声那就真的成了懦夫了。

  何况,刚好可以借用周家来立威,让那些心怀不轨的人不要轻举妄动。

  周围的客人已经完全离开了这里,在陆天星所在的范围之内一下子空了下来,周围的一些人纷纷用一种好奇的目光落在陆天星的身上,脑海中不断的搜索着陆天星的身影,想要看看陆天星到底是什么人,居然敢打周家小姐的耳光,这胆子也太肥了点吧!

  而与此同时,在二楼的一个小包间中,刚刚呆在餐厅的那名经理不知道何时出现在了二楼的一个包间当中,正一脸毕恭毕敬的站在那里。

  在他的身边,一个年约二十七八的男人,男人留着一头长碎发,身上那雪白的白衬衫领口微微敞开,手上带着一块百达翡丽的手表,浑身上下散发出淡淡的气势,嘴角由始至终都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容。

  “梁少,咱们真的不下去阻止吗?对方可是周家的小姐。”这名经理小心翼翼的看着男子说道。

  “不需要,何经理,你不觉得这是一场好戏吗?”

  青年男子把玩着手上的一串佛珠,淡笑着说道:“这一次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周家又如何,就看周家识相不识相了,说不定以后江南就没有周家了。”

  听到青年男子的话,何经理身子一颤,脸上浮现出一丝难以置信的神色,目光落在了大厅中陆天星的身上,脸上带着一丝不可思议,这个男人到底是谁,居然能得到梁少的这么评价,要知道梁少原名梁师道,苏州四少之一,能入他的眼的人屈指可数。

  梁师道没有理会身边何经理的反应,而是嘴角带着一抹笑容,静静的看着大厅中的陆天星,脸上带着意味深长的笑容,他很乐意看到周家吃瘪,何况,现在还不到他出手的时候。

  大厅当中,周思雨捂着脸,充满恨意的看着陆天星和白芷晴,身为周家的人,在苏州她就是天皇老子,哪里会像今天这样吃过瘪,在魔都她无法奈何白芷晴,但是在苏州,她要将几年前的耻辱一一让白芷晴还回来,她要让白芷晴跪在她的面前给她舔鞋。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