懵了!

  伴随着一巴掌和周思浩飞出去的声音,在旁边看热闹的所有人都懵了,他们怎么没有想到陆天星竟然真的敢动手,而且一巴掌把周家未来的接班人给抽飞了出去,他难道就不怕周家的报复吗?

  还是他就是一条过江龙?

  “好,不愧是当初把京城闹得底朝天的男人,时候差不多了,何经理,我们该下去了。”

  一直站在二楼观看的梁师道看到这一幕,脸上的笑容再也控制不住,转身朝着楼下走去。

  一旁等着自己哥哥教训陆天星的周思雨此刻也愣住了,呆若木鸡,傻傻的看着这一幕,她怎么没有想到自己哥哥竟然也败了,败得如此彻底,竟然直接被一巴掌给抽飞了出去。

  “你……你闯祸了,你闯大祸了,你竟然敢对我周家的人动手,你死定了,周家是不会放过你的。”

  周思雨短暂的错愕之后,立刻回过神来,满脸冰冷的看着陆天星。

  “你给我闭嘴,在给我唧唧歪歪一句,我立刻宰了你。”

  陆天星冷冷的扫过周思雨。

  只是这一眼,顿时让周思雨感觉自己仿佛掉进了冰窟窿当中一样,浑身上下涌现出一丝寒意,看向陆天星的目光带着一丝难言的恐惧。

  “你……你敢打我,我要杀了你。”

  周思浩的怒吼的声音突然传来,只见盖在他身上的木桌碎片顿时四分五裂,周思浩挣扎着从地面上爬起来,半边脸肿的像是猪头一样,一只眼睛肿成了一条缝,另外一只眼睛则闪烁着寒芒,直接扑向陆天星,声音充满了杀意:“你竟敢打我,从小到大,没有人敢这么对我,哪怕是陆家的陆浩月也不敢这么对我,我今天要把你碎尸万段。”

  啪!

  然而没有等周思浩冲到陆天星面前,脸上又挨了一巴掌,再次被狠狠的扇飞了出去,跌倒在数米之外,这一次陆天星打的是他另外半边脸,将这半边脸也打成了猪头。

  周思浩眼泪横流,他从出生到现在,永远都是生活在掌声和鲜花当中,平生那里受到过这么大的耻辱,连死的心都有了,怒吼了一声,正准备再次起来和陆天星拼命,突然只感觉到眼前一暗,接着一只大叫直接踩在了他的胸膛上,无论他怎么挣扎都无法起身。

  “我说过,如果你不道歉的话,我会打的让你道歉,你现在愿意给我道歉了吗?”

  陆天星微笑着看着脚下的周思浩,右脚微微用力,直接将周思浩踩在地上动弹不得,连真气都压缩在了丹田动用不了分毫。

  刚刚走下楼的梁师道在看到这一幕之后,心中也不由自主的闪过一抹惊惧之色,不愧是当初一言不合就灭掉京城王家的狠人,现在竟然将周家下一代接班人给踩在脚下,放眼整个江南恐怕没有几个人敢这么做,哪怕是被称为苏州四少中第一少的陆浩月也不敢这么做。

  “想要道歉,你妄想,我记住你了,只要我不死,哪怕是倾尽我周家之力,我也要把你碎尸万段。”

  周思浩被陆天星踩在脚下,一股莫大的屈辱从心中涌现出来,双拳紧紧的握在一起,双目充满杀意的看着陆天星。

  对于周思浩的威胁,陆天星丝毫没有放在心上,对于他来说,周思浩不过是跳梁小丑而已,翻不起多大的浪花。

  陆天星扭头看了一眼白芷晴,做出一副害怕的表情道:“老婆,你看到了没有,我好害怕啊,他说他要倾尽全家的力量来报复我,我好怕,老婆,你说万一我死了,你会不会为我守寡啊。”

  周思浩在听到陆天星的话后,只感觉自己五脏六腑之中一阵气血翻滚,差点被气炸了,陆天星这完全是在羞辱他,还是不留情面的羞辱。

  而白芷晴则是给了陆天星一个白眼,她还真没有见过陆天星怕过谁。

  “你……你竟然敢如此羞辱我周家下一代的接班人,你……。”

  旁边的周思雨现在也气的浑身发抖了起来,指着陆天星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这么对他你就觉得过了,刚才你对我老婆冷嘲热讽,打算废掉我的手的时候,怎么不觉得你过分啊,你放心,这只是开始而已。”

  陆天星扭过头看着周思雨,咧咧嘴露出一口白牙,随后右脚缓缓的从周思浩的身上离开了。

  “吟。”

  没有等周思浩出手,只听见一声龙吟声响起,陆天星的右手仿佛变成一只龙爪一般,直接将周思浩从地面上抓了起来。

  不等周思浩反应过来,陆天星的手臂往下一压,周思浩只感觉一股大力袭来,肩膀上仿佛有一座大山,身子不受控制的往下坠,双腿膝盖直接重重的跪在了坚硬的大理石地盘上,巨大的力量使得大理石地面都裂开了一道道裂缝。

  要不是周思浩是天级境界的武者,身体强度远远超过普通人,不然的话,这一跪,直接将他的双腿给废掉了。

  “你现在觉得过了吗?”陆天星没有去看周思浩那狰狞的脸色,而是扭过头看着周思雨,微笑着说道。

  “你……你……。”

  周思雨指着陆天星,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身子轻微颤抖着,这一次完全是被吓得,她突然觉得,自己这一次招惹陆天星是这辈子最大的错误。

  而此同时周围的人傻眼了,完全是愣住了,先是打了周思浩一耳光,然后将周思浩给踩在了脚下,现在干脆让周思浩跪在了地上,这……这……所有人都有些不知道用言语来形容这个画面了,只能说太凶悍了。

  “你现在愿意道歉了吗?”陆天星手掌按在周思浩的肩膀上,一脸微笑着说道。

  “你妄想。”周思浩咬着牙说道。

  如果换做是其他人或许早就道歉,然后灰溜溜的离开了,然后找人暗中动手,但是他是苏州四少,代表着的是周家的脸面,如果被打了之后,还道歉的话,那么他就再也抬不起头了。

  如果他不道歉的话,所有人在知道他被打了之后,可能还会说一声,是个男人,如果道歉了,在别人看来,他就是一个怂包。

  这一点周思浩十分的清楚,所以他坚决不能道歉,同时,一旦他低头,就意味着周家的低头,承认自己做错了。(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