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餐厅后,陆天星和白芷晴没有多做停留,直接开着车准备回酒店。

  经历了这些事情,两人也没有什么心情品尝大闸蟹了,当然这不是陆天星,而是白芷晴没有在去吃什么了,今天发生的事情让她想起了京城之行,才到苏州一天不到就发生了这种事情,怎么也让她平静不下来。

  宝马x5在道路上行驶着,白芷晴打开车窗,任由冷风吹拂着自己的俏脸,扭过头看着陆天星轻声说道;“陆天星这个梁师道有问题。”

  “老婆你也看出来了。”

  陆天星看了一眼白芷晴,缓缓的道:“其实梁师道早就注意到我和周思浩的冲突了,只不过一直没有出面,隐藏在暗处观看而已,直到我和周思浩完全撕破脸皮之后,他才从楼上走下来的。”

  听到陆天星的话,白芷晴皱了皱眉头说道:“陆天星,照你这么说的话,既然梁师道看见了,为什么不下来阻止,反而在旁边看热闹,要等到最后才出现,难道就是为了给周思浩说好话,得到周思浩的人情?”

  “当然不是了,他是苏州梁家的人,梁家并不比周家弱多少,完全没有必要去得到周思浩的人情,他不出现,是因为他想要看到我和周思浩撕破脸皮。”

  陆天星冷笑一声,他又不是傻子,怎么会看不出来。

  梁师道出现的时机实在是太巧合了,巧合的不能巧合,他和周思浩两人之间的冲突,按照道理应该早就惊动了整个餐厅才对,而梁师道明明在餐厅当中,却一直没有出现,反而是等到他彻底和周思浩撕破脸皮,才走出来,这摆明了其中有问题。

  他只所以和梁师道有说有笑,不拆穿梁师道的把戏,是因为不知道梁师道到底打的什么算盘,没有必要撕破脸皮,四面树敌而已。

  “陆天星,你的意思是说梁师道故意等你和周思浩撕破脸皮,然后才出来拉架,其目的就是想要你和周家翻脸,到时候他在坐收渔翁之利?”白芷晴开口说道。

  陆天星淡淡的说道:“他没有办法坐收渔翁之利,他也没有哪个本事,今天这件事情只要稍微分析一下就能猜出来,他一直在袖手旁观,他这么做的做法无非是想要借用我的手来打压一下周思浩而已。”

  “那你为什么不点透,反而顺着梁师道的话顺水推舟的放过了周思浩?”

  “老婆,你不懂,我虽然可以教训周思浩,但绝不能杀了,废了周思浩,杀了周思浩才是真正和周家鱼死网破,梁师道借我的手来打压周家,我又何尝不是借他的手给我壮大声势,如果我进入陆家,难保不会腹背受敌,只要梁师道没有和我翻脸,他就会在暗中协助我,而我则可以梁师道去了解一下陆家。”

  “可是这样你也得小心一点,梁师道这个人给我的感觉就是一个两面三刀的人,人前一套,背后一套,和这种人打交道,必须万分小心才行,不然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就在你的背后捅刀子了。”

  “放心好了,老婆,我会注意的。”

  陆天星点了点头,梁师道看似和善,实际上城府却很深,表面上带着笑容,你根本无法猜透他内心当中的想法到底如何,说不定他刚才还在对你笑,转眼就在背后捅刀子了。

  看着陆天星的模样,白芷晴突然叹了一口气说道:“陆天星,我突然发现我有点可怜梁师道了,算计谁不好,偏偏算计你。”

  “老婆,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说的我好像十恶不赦一样,我是良民好不好。”陆天星反驳的道。

  白芷晴白了陆天星一眼,我是良民,这四个字得亏了陆天星脸皮厚才说得出口,陆天星要是良民,那全天下都是良民了。

  突然,陆天星的眉头皱了皱,目光不露痕迹的扫过后视镜,脸上立刻闪过一抹冰冷的杀意。

  陆天星的变化,白芷晴在第一时间感受到了,看着陆天星沉声说道:“陆天星,怎么了。”

  “没什么,只不过有几只小老鼠来了。”

  陆天星的嘴角勾勒出一抹嗜血的笑容:“没想到我才到苏州就有人不甘寂寞的想要对我动手了,我还真是荣幸啊。”

  白芷晴在听到陆天星的话后,微微一愣,有些不解的说道:“陆天星,你说是周思浩想要对你动手了?”

  “不知道,不过,他们既然敢来,那就宰了他们。”

  陆天星冷冷一笑,直接打了一把方向盘,偏离了回酒店的马路,朝着另外一个方向开去。

  杀人,总得选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

  跟在陆天星后面的一种有两辆车,一辆黑色轿车,一辆是银灰色的面包车,在黑色轿车中坐在副驾驶上的一个中年男子看到陆天星的车子转弯,眉头不由自主的皱了皱。

  “刘老大,看来他是发现我们了。”正在开车的一个男子开口说道。

  中年男子冷笑一声道:“发现了又如何,跟上去,主人这次说了,只要宰了他,就给我自由身,他一定要死。”

  陆天星嘴角带着嘲讽的笑容,目光透过后视镜看着那一辆紧紧跟随自己的黑色轿车,眼中闪烁一道浓烈的杀意。

  “老婆,坐稳了,咱们去找个山清水秀的地方给他们当墓地。”

  陆天星脸上露出一个讥讽的笑容。

  白芷晴在听到陆天星的话后,脑海中不由自主的闪过曾经陆天星的画面,下意识的抓紧了两边,紧接着就感觉到一阵强烈的推背感,车窗外的景色顿时如同一道闪电往后退,车速一下子就提升到了极致。

  在所有人的眼中,原本平稳行驶在马路宝马x5突然就好像一头苏醒的猛兽一样,引擎陡然发出轰鸣的声音,紧接着就好像一道灰色的闪电,在车流不息的街道上狂飙起来。

  “哼,跑的掉吗?跟上去。”

  后面黑色轿车上的中年男子冷笑一声,立刻指挥着跟上去。

  瞬间,在宽敞的马路上,两辆汽车在马路上狂飙起来,车速快到极致,宛如一道闪电一般在车流中穿梭。

  街道上所有人都感觉自己有一种目不暇接的感觉,往往你刚刚听到轰鸣声,还没有等你回过神,车子已经从你的身边飞驰而过了,速度之快,可想而知。

  仿佛有人暗中将这件事情压下去了一样,两辆车在马路上狂飙,却没有任何交警跟上来,甚至是一路绿灯,就仿佛没有人看见这两辆车一样。(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