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子在马路上狂奔,没有受到任何的阻拦,直到离开了市区,周围渐渐没有了多少车辆之后,陆天星才缓缓的将车速给放慢了,最红停在马路边上。

  “陆天星,你停下来做什么?”

  白芷晴被陆天星的动作弄的微微一愣,不明白陆天星为什么要将车子停下来。

  “老婆,你不觉得这里山清水秀,风水很好,很适合做墓地吗?”

  陆天星解开自己身上的安全带,从口袋中摸出了一根烟给自己点上:“老婆,你好好的呆在车上,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别下车。”

  “嗯!”

  白芷晴已经猜到了陆天星想要做什么,见识过陆天星那非人一般的武力,她对陆天星没有任何的担心,而且,她也相信陆天星一定会保护好自己的,所以她没有任何的担心。

  陆天星对着白芷晴轻轻一笑,直接从车上下了,随后将车门给关上了,一个人靠在车旁,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仿佛没有看见从远处疾驶过来的黑色轿车中。

  终于车辆越来越近,透过车窗,看着坐在前面轿车中几人充满杀意的眼神,陆天星的脸上也露出了一抹嗜血的笑容。

  黑色轿车距离这边越来越近,一百米,五十米,三十米,十米……。

  突然,陆天星动了,只见他身影一闪,如同一头苍鹰一般,冲天而起,出现在车辆的上空。

  坐在黑色轿车中的中年男子在看到这一幕之后,脸色陡然变了颜色,心中陡然升起一股浓烈的寒意,顾不上什么,身影一闪,直接打开车门冲了出去。

  “轰!”

  在他离开车门的刹那,一个遮天大手印直接从天空镇压下去,直接拍在黑色轿车上。

  “咔嚓!”

  黑色轿车顿时发出扭曲的刺耳声音,直接被这一掌硬生生的给拍成了一块铁饼,黑色轿车中坐着的几人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瞬间被拍成了肉酱,鲜血从缝隙之中缓缓的渗透出来。

  陆天星仿佛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样,缓缓的看着惊魂未定的中年男子:“现在是不是可以告诉我,是谁派你来杀我的了吗?”

  “你……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杀我的人。”中年男子立刻回过神来,又惊又怒的看着陆天星,寒声说道,在苏州乃至是江南,从来只有他们主动杀别人,那里会轮到别人来杀他们的。

  与此同时,在中年男子的身后,另外一辆面包车此时也跟了上来,停在了中年男子的身边,五名身穿劲装,手上握着一柄长剑的男子从车上走了下来,站在中年男子的身后。

  陆天星冷眼看着这一幕,语气毫无波动的说道:“杀了你的人又如何?既然你们想要来找我麻烦,那就要有死的决心,怎么,别跟我说,你们跟踪我这么久,目的只是为了跟我说这句话,而不是想要杀我?”

  “哼,既然你知道了,那我今天就明白的告诉你,有人不希望你出现在苏州,所以让我除掉你,永绝后患。”

  看到身边的五人,中年男子仿佛吃了一颗定心丸一样,心中长长的松了一口气,看着陆天星冷笑一声,大手一挥:“上,都给我上,给我杀了他。”

  “呛啷!”

  伴随着中年男子的声音落下,只听见五声长剑出鞘的声音,漫天剑光闪烁而出,雪白一片,中年男子背后的五人纷纷抽出宝剑,剑光飞舞,赫然组成了一道剑阵,将陆天星包裹在了其中,寒气森森,剑光闪烁,如同狂风骤雨一般,在空气中穿梭而去,带着锋锐的气息朝着陆天星刺去。

  金丝化雨剑阵,剑法如雨。

  看到这一幕,中年男子脸上浮现出了一抹畅快的笑容,这五人联手,哪怕是天级巅峰的人落入其中也又死无生,陆天星敢不闪不避的落入剑阵中,陆天星死定了。

  “叮!”“叮!”“叮!”

  这五人出手的速度极快,几乎在眨眼之间便有无数道剑气带着锋锐的气息轰在了陆天星的身上,不过这些剑气虽然锋锐,连金铁都能洞穿,但是刺在陆天星的身上却只是轰得他的真气微微一阵荡漾,却没有任何的办法轰破真气,真正给陆天星造成任何的伤害。

  一旁的中年男子看到这一幕,脸色陡然一变:“为什么这小子的实力竟然这么强,难道他是神话级境界的人,不可能,主人明明跟我说,这家伙只不过是白芷晴的男人而已?”

  他的一念到此,只见陆天星陡然出手,周身真气喷涌,气势一瞬间便攀升到了极致,给人的感觉就仿佛一尊神灵苏醒了一样,狂暴的真气在他的腋下瞬间生长出六条手臂,真气一道道在手臂上流转,经脉血肉一般。

  不败皇拳,战无不胜。

  一招施展出来,六拳碾压虚空,打的空气轰隆隆作响,在虚空中飞舞的剑光瞬间破碎,堂堂金丝化雨剑阵是何等的精妙,四名地级境界的人施展出来都能轻松困住天级巅峰的人,如今却被陆天星一招轻易破去。

  “不好,危险了。”

  中年男子在看到陆天星这一击之后,只感觉到一阵头皮发麻,身子腾空而起,手指往腰间一抹,一道璀璨的银光直接刺向陆天星的双目。

  中年男子使用的是一把软剑,宛如一条游摆不定的毒蛇一般,让人根本无法捕捉到剑光究竟在哪,赫然是一门极为高深的剑法。

  陆天星宛如螃蟹一般,横冲直撞,不败皇拳攻向六个方向,狠狠的打在五人的身上,发出嘭,嘭的声音。

  那五人连惨叫的声音都没有发出来,身体直接被抽飞到了半空中,体内的五脏六腑直接被狂暴的力量震得粉碎,死的不能再死。

  中年男子目眦欲裂,全力催动真气,手上的软剑立刻变得变幻莫测起来,厉声道:“陆天星,你敢杀我周家的人,你这一次死定了,不管是谁,你是走不出江南的。”

  “聒噪。”

  陆天星向前踏出一步,不败皇拳瞬间就好像巨人挥舞的大斧朝着中年男子的头顶狠狠的落下。

  狂暴的力量,打的空气哗啦啦作响,似乎要将空气都给碾碎一样。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