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天星听到白芷晴那甜腻腻的话,顿时打了一个冷颤,有些战战兢兢的说道:“老婆,你说什么呢!我不懂你的意思。”

  “我的意思是你背我回去。”白芷晴一脸微笑的看着陆天星说道。

  “额。”

  陆天星一脸冷汗,讪笑着说道:“老婆,我觉得我去给你拦一辆车比较实在。”

  说完,陆天星迫不及待的朝着马路边上走去。

  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阵引擎的声音传来,一辆黄色的法拉利跑车快速的从远处疾驶而来,停在了马路的边缘,梁师道直接从跑车上下来,眼神扫过仿佛周围,然后大步流星的朝着陆天星走过去。

  “陆兄,白小姐,你们没事吧!”梁师道直接对着两人说道。

  “我们的车来了。”

  陆天星冲着白芷晴微微一笑,看着梁师道说道:“梁兄,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陆兄,我是听说你刚刚离开香蟹园就有人想要跟踪你,我担心你遇到危险,所以急急忙忙的跟了过来。”

  梁师道一脸焦急的说道:“怎么样,陆兄,你没有受伤的吧!还有跟踪你的人到底是谁,要不要我去给你查查。”

  “梁兄,多谢你关心,我没事,只不过车子没了。”

  陆天星摇了摇头,有意无意的说道:“其实,我也不清楚对方究竟是谁,只不过在我杀掉最后一个人的时候,那个家伙说自己是周家的人。”

  “周家?”

  梁师道听到这话,立刻皱了皱眉头说道:“难道说是周家看到你在香蟹园和周思浩发生冲突了,由于害怕留下把柄,所以暗中派人追杀你?”

  “不清楚。”

  陆天星摇了摇头,看着梁师道开口说道:“梁兄,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能不能送我们夫妻回酒店。”

  “没问题。”梁师道没有任何犹豫的说道。

  “多谢梁兄。”

  陆天星冲着梁师道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带着白芷晴走向车子,至于这里的一切,自然会有其他人来处理。

  ……

  伴随着陆天星乘坐着梁师道的车子回去,陆天星在半路上被人追杀的事情虽然最终被掩盖了下去,但是依然传到了一些有心人的耳中。

  陆家!

  陆老爷子此刻双眸中已经充斥着一片冰冷的杀意,自从他儿子死后,二十多年以来,这是他第一次动了杀心,自己的孙子竟然在自己的地盘上被人给截杀了,这让如何让陆家老爷子不怒。

  要知道在陆家老爷子的心中一直觉得自己愧对自己的儿子,而伴随着陆天星的出现,他自然而然的将这份愧疚放在了陆天星的身上,觉得自己对不起陆天星,而现在陆天星才刚刚进入苏州,就遭到了别人的追杀,陆家老爷子心中的怒火可想而知。

  脸色阴沉到了极点,一丝丝阴冷的气息从陆家老爷子的身上散发出来,他的身体四周凭空出现一道道旋风,四周的温度陡然下降到了极点,花草树木之上竟然隐隐约约凝结成了一阵寒霜。

  刚刚从京城赶回来的陆川一脸惊惧的看着陆老爷子,身上出现一道道真气,抵挡着这股寒意,他知道眼前这个老人是真的怒了,虽然自从当年陆天战的事情过后就,陆老爷子再也没有出过手,但是实力却从来没有落下。

  此时,陆老爷子因为愤怒,直接引动天地变色,可见陆家老爷子有多么的愤怒,那股惊人的杀意绽放出来,给人一种莫大的压力.

  哪怕陆川已经伺候陆家老爷子几十年,唯一一次看见陆家老爷子发这么大火的时候,还是在二十年前,那一次是陆天战的死,陆家老爷子直接暴怒到了极点,一人一刀的杀进了京城,要不是当初炎黄组的组长和太上长老这些强者,现在的京城就会少一大堆的家族了。

  “陆川,他们小两口没有受伤。”

  陆老爷子缓缓的开口,语气中带着一丝冷意。

  “没有受伤,他们被梁师道送回了酒店。”

  “知道这一次是什么人动的手吗?”

  陆川在听到陆家老爷子的话后,微微一愣,不知道该如何去开口说话。

  “说,我不会怪你的。”

  陆川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根据传言,这一次在半路上暗杀小少爷的是周家的人,因为小少爷在香蟹园和周家的周思浩起过冲突,所以才想着要报复小少爷,当然,也可能是有人故意放出这个消息的,周家没那么傻。”

  “除了周家之外,我怀疑另外一个对小少爷出手的人是天神,但是后来我否认了这个猜测,我们也调查过天神,知道天神的出手风格,上一次财富公馆,他已经知道了小少爷的实力,想要杀小少爷,绝不会派出什么小喽啰,而是真正可以击杀小少爷的高手。”

  “继续。”

  “而这一次小少爷没有受伤,那完全说明,这些人不堪一击,既然如此,那就不可能是天神派来的人,我怀疑这次动手的人可能是……。”

  陆川没有在说下去,毕竟这是陆家的家事,他虽然是陆家的管家,但终究不是陆家的人。

  “是陆家的人动的手,对吗?”

  陆川点了点头。

  陆老爷子的脸上闪过一抹阴冷之色,他想过陆家会有人对陆天星动手,毕竟,陆天星要是认祖归宗,那就代表着会触动不少人的利益,动手是必然的,但是他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陆家的人竟然会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除掉陆天星。

  更让陆老爷子担心的不是陆家的人,而是天神,凭借陆家的势力竟然也查不到天神到底是谁,如果天神也参与了这件事情,或者说是天神在暗中挑拨陆家的人针对陆天星,让他们鹤蚌相争,那才是最可怕的。

  “陆川,这件事情不要声张出去,另外,你给我找人给我暗中调查这一次到底是陆家那一支出的手,查到了后,告诉我,陆家已经腐朽了,当然我念在亲情的份上没有动手,这一次谁敢伸手,我就剁了谁的爪子。”陆家老爷子面带杀机的说道。

  “老爷,稍安勿躁,我会让人暗中调查的。”

  “嗯!”

  陆家老爷子点了点头,道:“你刚才还说天星这孩子和梁师道认识?”

  “是的,就是梁师道送小少爷回酒店的。”

  “梁家。”

  陆家老爷子轻声嘀咕了一声,摆摆手让陆川先出去。等到陆川离开之后,陆家老爷子缓缓的从椅子上站起来:“梁家,但愿你们别对天星动手,不然,我不介意让你们梁家灰飞烟灭。”(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