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毫不知道陆家老爷子反应的陆天星和白芷晴两人已经回到了酒店,洗掉身上的血腥气息之后,陆天星抱着白芷晴坐在沙发上,看着电影。

  “陆天星,你说这一次来追杀我们的人真的是周家派来的吗?”白芷晴突然扭过头看着陆天星问道。

  “老婆,你还真相信那群人的鬼话吗?”

  陆天星冷笑一声说道:“他们要是周家的人才奇了怪了,我和周家没有多大仇怨,他们没有必要派人暗杀我,如果说是因为周思浩的事情,那就更不可能了,周家是一个大家族,我既然敢打周思浩的,自然是有所依仗,他们在没有调查清楚我的事情之前,不会选择我动手的,更重要的是,你派人去杀一个人,你会大大咧咧的说出自己是哪个家族的人吗?尤其是在你根本打不过对方的情况下。”

  “那梁师道应该也猜得到,为什么他还要这么说。”

  “梁师道应该是猜测到了我到江南来究竟是为了什么,他这么做无非是想要让我交恶周家,到时候我无论是不是陆家的人,肯定会和周家火拼,换句话说,如果我是陆家的人,而我又要对周家动手,陆家自然不会袖手旁观,到时候两大家族火拼,最终的结果不外乎是两败俱伤,到时候梁家就可以坐收渔翁之利了,他以为我看不出来这些吗?”

  陆天星冷冷一笑,道:“他梁师道想要玩,那我就陪他玩玩,如果他不识好歹,我不介意试试我手中的刀是不是很锋利。”

  白芷晴轻轻的点了点头,偎依在陆天星的怀里,轻声说道:“陆天星,今天外面那些人议论的苏州四少到底是谁啊。”

  “苏州四少说的是苏州几个家族的年轻一辈,分别是梁师道,周思浩,陆浩月以及江浩辰四人。”

  陆天星深吸了一口气,看着白芷晴说道:“这四人都是苏州四个家族最杰出的天才,尤其是陆浩月,苏州四少之首,传闻是陆家这一代的妖孽天才,实力已经突破神话级境界,修炼陆家的绝学九天离火决,实力很强,如果我这一次要进入陆家的话,必然要正面对抗陆浩月。”

  陆天星的声音显得有些凝重,他从来没有低估过任何人,在来苏州之前,他就收到了安琪儿传过来的有关于江南的情报,陆浩月就是其中重中之重,实力非常的可怕,陆浩月最出色的战绩就是以一己之力荡平了一个家族,甚至硬抗神话级中期而不落败,实力之强,可见一斑。

  “陆天星,陆浩月的实力真的很强吗?”看着陆天星那凝重的神色,白芷晴有些担忧的说道。

  “很强,我和他的实力在五五之间,不过如果是生死对,他一定会死在我的手上,这一点毫无例外。”

  陆天星语气充满了霸气,看着白芷晴那担忧的脸色,笑着说道:“放心好了,这一次我们到苏州来又不是结仇的,陆浩月未必会对我们动手,别担心。”

  “嗯!”

  听到陆天星的话,白芷晴重重的点了点头,轻声问道:“陆天星,那最后出现的那一个人是什么人派来的,是不是陆家有人看不惯你?”

  “不清楚,不过,可以确定不是陆家的人,陆家家大业大,没有必要假借外人之手来对付我。”陆天星摇了摇头说道。

  罗伯逊是世界排名前十的顶尖杀手,想要请动他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更重要的是陆家的人世世代代都是武学世家,而且陆家的人就是地地道道的愤青,讲究的永远只有一个,非我族内,其心必异,让他们去请国外的杀手来对付自己陆家的人,这要是传出去,甚至不需要外人动手,陆家本身就直接执行家法了。

  而且,罗伯逊来杀他的时候,是直接让他交出四象戒指,从这段话就看得出来,罗伯逊并非陆家派来的,而是为了他手上的四象戒指而来。

  一时间,陆天星的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知道他有四象戒指的人只有天神以及寥寥几个势力而已,这些人绝对不会把四象戒指的事情透露出去,毕竟,没有人愿意给自己在增加几个竞争对手。

  但是按照罗伯逊的话,现在几乎整个西方地下世界都知道了他手上有四象戒指,最为重要的是,在西方地下世界横行的时候,他都是带着面具行动,根本没有人知道他是判官,但是今天罗伯逊直接找到了他,显然是知道了他真正的面容。

  到底是谁,泄露了他真实身份和有关于四象戒指的事情的。

  陆天星的眉头紧锁,苦苦思索着到底是谁将这些事情给泄露出去。不是天神,那到底是谁想要通过这件事情借刀杀人。

  陆天星眉头紧锁,可是越是猜想下去,就感觉到脑子越乱,怎么也抓不住其中的关键。

  看到陆天星眉头紧锁的目光,白芷晴忍不住的开口问道:“陆天星,你怎么了,没事吧!是不是刚才受伤了。”

  “我没事。”

  陆天星摇了摇头,把纷杂的思绪从脑海中甩出去,既然猜不到,那就不猜了,既然对方出手,那就一定能抓住马脚的,不急于一时。

  看着白芷晴那俏丽的脸蛋,陆天星嘿嘿笑道:“老婆,时间不早了,你不去洗个澡吗?”

  “嗯,陆天星你坐在这里,我先去洗澡了。”

  白芷晴听到这话,站了起来,朝着浴室走去。

  “老婆,要不要我帮你搓背啊。”陆天星看到这一幕,急忙说道。

  “你不是已经洗过澡了吗?”

  “洗过澡再洗一次也没关系的,我不介意。”陆天星嘿嘿笑道。

  看到陆天星的脸色,白芷晴就知道陆天星绝对没有打什么好主意,毫不留情的打断了陆天星的念想:“一边玩去,你想多了,你要是敢进来,今天晚上你就睡沙发。”

  话音落下,白芷晴直接走进了浴室,顺道将门给反锁了。

  听到门反锁的事情,陆天星无奈的叹息了一口气,早知道会这样,他就不提前洗澡了,这会儿鸳~鸯~浴都没了。

  “陆天星……。”

  而就在这个时候,浴室的门突然打开,白芷晴的脑袋从里面伸了传来。

  看到白芷晴,陆天星脸上立刻露出了灿烂的笑容:”老婆,你是不是改变想法了,我就说嘛,我搓背的本领天下第一,没有谁会拒绝的。”

  白芷晴看着陆天星,脸上闪过一抹狡黠的笑容:”陆天星,我饿了,你给前台打个电话,让他给我们准备一点晚餐,我洗澡出来吃。”

  陆天星在听到白芷晴的话后,脸上的笑容立刻僵住了,尼玛,是为了吃饭啊,亏他白高兴了一场。

  有些垂头丧气的打完电话,让前台的服务员两个小时后送餐来之后,陆天星直接将手机仍在沙发上,走向浴室门口,一个小小的反锁就拦得住他,开玩笑,今天她就要让白芷晴这小妞知道调~戏他的下场是什么。

  “咔嚓!”

  手指在锁上轻轻一点,陆天星直接打开浴室的门走了进去,紧接着,浴室中就传来了白芷晴惊声尖叫的声音,没过多久,这些尖叫就变成了让人心神荡漾的声音和粗~重的呼吸声。(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