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知道。”

  周成天摇了摇头,看到陆天星的怀疑的目光后,叹了一口气说道:“陆少,我的确不知道,毕竟当年你父亲树敌太多了,想要杀他的人非常多。”

  陆天星眉头一皱:“什么意思?”

  周成天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道:“你父亲在江南树敌太多了,当初你父亲成为陆家的家主继承人之位了,竟然想要以一己之力扭转乾坤,拨乱反正,想让江南出现一片朗朗青天,陆少,我想你也明白一句话,自古以来,有黑就有白,但是你父亲却妄想以一己之力将所有的黑暗消灭掉,这不是想要断人财路吗?”

  “自古以来,断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你可以想想你父亲当时树敌有多少,甚至在我已知的事情当中,光是暗杀,你父亲最低遭遇不下几百次,直到你父亲突破到神话级境界,和陆家铁血镇压的手段之下,这些暗杀才渐渐的减少,但不可否认,那些黑暗势力的背后的人绝对会恨你父亲恨到骨子里。”

  听着周成天的话,陆天星有些震撼了,他怎么没有想到自己的便宜父亲竟然这么彪悍,直接想要扫除一切黑暗,拨云见日,虽然他不知道当初是什么情况,但是有一点毋须质疑,那就是陆天战的做法绝对得罪了不少的江南权贵。

  看着陆天星的脸色,周成天继续开口说道:“本来你父亲安安心心的呆在陆家,绝对是平安无事,无人敢在陆家的地盘上杀人,但是你父亲因为你爷爷不准他这么做,一怒之下,跑到了京城,从而遇到了你母亲,接下来的事情,不需要我多说,陆少你也应该清楚,当年你父亲怒杀纨绔的事情,与其说是这群纨绔嫉妒你父亲抱得美人归,还不如说是有人不想看到你父亲活着,在暗中算计你父亲,不然,有哪个势力敢去得罪陆家,毕竟当时的陆家在京城也是赫赫有名的顶级家族。”

  “当初算计我父亲的家族是谁。”

  “我不清楚。”

  周成天摇了摇头说道:“当年京城的往事被一股看不见的力量给全部抹掉的,所有有关于你父亲的一切资料甚至是照片,统统都被销毁掉了,甚至连当年参与算计你父亲的那些没死的纨绔都是以各种意外身亡,我也不知道当年的事情,但是有一个家族当年一定参与过围杀你父亲。”

  “谁。”

  陆天星眼神立刻冷了下来。

  “杨家,当年你父亲入京之后,杨家的天才杨乃超和你父亲发生了冲突,结果被你父亲给废掉了,那时候的杨乃超是杨家最杰出的天才,最有可能问鼎陆地神仙的无上境界,但是却被你父亲废掉了丹田,成为了一个废人,那时候杨家就放出话来,一定会让你父亲付出代价的,如果算计你父亲的幕后黑手想要对你父亲动手,杨家绝对会出手。”

  京城杨家!

  陆天星在听到这番话,眼神立刻闪烁着一抹杀意,看来杨家是真的不能留了。

  一旁的白芷晴则是重重的呼吸着,她怎么没有想到这一次来苏州,竟然是危机重重,甚至是要对抗整个江南和京城世家,早知道会是这样,她无论如何都阻止陆天星来江南。

  “陆少,我知道的也就这么多了,如果你想要知道的更多,只能去问你爷爷了。”

  “我知道了,多谢周老爷子告知。”陆天星深吸了一口气说道。

  “陆少说笑了,如果日后陆少有什么需要,尽管来找老头子我就行了,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老头子我就不打扰你们小两口了。”

  “慢走,不送。”

  周成天深深的看了一眼陆天星,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在周成天走出去之后,一直呆在外面的周思浩和周思雨两人立刻围了上来。

  “爷爷,怎么样了。”周思浩急忙问道。

  “已经处理好了,记住,从今天开始,不要再去招惹他,还有你思雨,这一次我是不要了老脸帮你们求情,如果再有下次,别怪我执行家法。”周成天的目光扫过周思浩和周思雨两人,沉声说道。

  “是,爷爷,我们懂。”

  周思浩和周思雨两人都是点了点头。

  “明白就好,我们走吧!”

  周成天摆摆手,让周思浩和周思雨两人离开,自己则是回过头看了一眼餐厅的陆天星和白芷晴,低声喃喃自语:“江南起风了,当年陆天狂,陆天战这对父子把江南搅得天翻地覆,这一次该轮到陆天战的儿子了,不知道这一次又有多少家族会消失。”

  酒店餐厅中。

  白芷晴看着周成天离开,看着陆天星担忧的说道:“陆天星,刚才周家老爷子说的是真的吗?”

  陆天星收回目光,道:“**不离十。”

  “那……那我们在苏州岂不是非常的危险,那些家族如果知道你是陆家的子孙,肯定是不会放过你,一定会想方设法的杀了你的,不如我们离开苏州好不好,不会陆家了好不好,我不希望你出事。”白芷晴看着陆天星,轻声说道。

  “离开?”

  听到白芷晴的话,陆天星苦笑一声说道:“老婆,你太想当然了,当我踏入苏州的时候,就已经进入这个局了,而摆在我面前的只有一条路可以走,那就是走进陆家,不然,哪怕我现在离开也无济于事,因为那些隐藏在幕后的黑手绝不会允许我离开,如果我现在离开苏州的话,这半路上绝对是杀机重重,他们不会让我活着回到魔都。”

  “可是……。”

  “老婆,相信我,我一定会没事的。”

  陆天星扭过头看着白芷晴,重重的说道:“老婆,我向你保证一定保护好自己,并且会给你一个风风光光的婚礼。”

  “嗯,我相信。”

  白芷晴看着陆天星,重重的点点头:“君若生,我则生,君若死,我相陪。”

  “好了,老婆,别这么悲观,他们想要杀我,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快点吃早餐了,吃完早餐,我们继续出去走走,欣赏苏州园林和这四周的风景。”陆天星轻轻的替白芷晴整理了一下鬓角的秀发,微笑着说道。(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