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食府是苏州城内一家非常有名的饭店,据说饭店的主厨曾经是国宴的厨师,后来被人挖到了江南食府当主厨,虽然说他出手的时间不多,但饭店中的掌勺厨师,却是他培养出来的徒弟,省的他的真传,从而让江南食府成为地地道道的知名食府。

  等到陆天星驾驶着车子来到江南食府的时候,已经过了半个多小时,此时正是吃饭的高峰时期,整个江南食府的生意异常的火爆,大厅中几乎满满当当的坐着人,喧嚣的声音不绝于耳。

  陆天星和白芷晴刚刚从车上下来,立刻就有一名穿着食府统一制服的服务员就走了上来:“请问两位是陆先生和白小姐吗?”

  “你认识我?”陆天星疑惑的看着前面的服务员说道。

  “不认识。”

  服务员老实的摇了摇头说道:“是梁少吩咐我在这里等着的,如果遇到了一男一女,男士英俊,女士非常漂亮,那就是他要等的人。”

  “原来如此。”

  陆天星恍然大悟,笑着说道:“我们就是你要等着人,梁师道在哪个包间。”

  “梁少在楼上的包间,请二位随我们来。”

  服务员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在前面带路,陆天星和白芷晴两人对视一眼,跟在服务员的身后,朝着江南食府二楼的包间走去。

  两人跟在服务员的身后,一路来到二楼的一处包间,服务员轻轻的敲敲门。

  很快,包间的门被人打开了,梁师道的身影出现在陆天星和白芷晴的眼帘中,梁师道和昨天没有多大的区别,脸上由始至终都带着一丝和煦的笑容,让人心生一丝好感。

  陆天星看着梁师道,要不是知道梁师道在暗中算计着他,他几乎要怀疑梁师道就是他的朋友,是那种愿意为兄弟两肋插刀的死铁兄弟。

  看到陆天星和白芷晴两人,梁师道笑容更加灿烂了起来:“陆兄,弟妹,你们总算来了,赶紧进来,菜我已经点好了,全是这里的招牌菜,而且这可不是那群学徒做的,而是真正的大厨做出来的,不知道符不符合你们的口味,要是不合适,我在让他给你们重新做。”

  说话间,梁师道示意陆天星和白芷晴两人进入包间,然后对着一边的服务员说道:“通知厨房,我们这里可以上菜了。”

  “是,梁少,您稍等。”

  这个服务员恭敬的点了点头,转身朝着楼下去走去。

  三人坐在包间当中,梁师道看着陆天星说道:“陆兄,昨天晚上弟妹没什么事情吧!”

  “没事,对了,梁兄,今天晚上怎么有时间请我们吃饭。”陆天星笑着说道。

  “请朋友吃饭没时间也得挤出时间来才行。”

  梁师道哈哈大笑,看着陆天星说道:“陆兄,我今天听说周家老爷子带着周思浩和周思雨两人去给你道歉了,他们没有为难你吧!”

  “没有,我们相谈的非常愉快,他还让周思浩两人给我道了一个歉,顺道还邀请我去他周家做客,只不过我今天要陪着你弟妹去苏州园林转转,所以就拒绝他了。”陆天星轻描淡写的说道。

  梁师道在听到这话之后,眉头微微一皱,有意无意的说道:“陆兄,照你这么说,那你得小心一点了,我在苏州这么多年,可从来没有周家向别人低过头,他们最擅长隐忍了,曾经就有一些家族就吃过周家的亏,表面上周家服软了,暗地里却捅着刀子,陆兄你最好小心一点。”

  梁师道的表情非常的诚恳,让人觉得他是真的在为你着想一样。

  “有什么好担心的。”

  陆天星无所谓的说道:“这年头想要在背后算计我的人多的是,王家曾经也想要算计我,最终他从京城永远消失了,我不介意让周家成为第二个王家,你说呢!梁兄。”

  梁师道轻轻一笑,脸上没有任何的变化:“当然了,陆兄,我可以向你保证,我梁师道永远是你的朋友,也绝不会再背后动刀子。”

  而就在这个时候,包间的大门突然被人敲响了,然后一排身穿旗袍的女服务员端着一个餐盘从外面走了进来,将托盘中的菜肴一一放在桌子上,顿时一股浓郁的香味弥漫了出来。

  “陆兄,喝酒吗?这可是江南食府最著名的酒,叫做清泉酒,是采用高山之上的水流酿制而成的,味道很不错。”等到服务员全部离开,梁师道拿起桌上的一瓶酒对着陆天星说道。

  “好啊,没问题,只不过梁兄你确定你没有问题,你要是喝醉了,我不会负责把你送回去的。”

  “哈哈哈,陆兄,这么说来,你的酒量应该不错了,那我今天就要好好见识一下了。”

  “来就来,说起来我陆天星还没怕过谁。”

  伴随着陆天星和梁师道两人开始斗酒,包间的气氛也变得更加的热闹了起来,白芷晴并没有参与其中,而是静静的看着陆天星和梁师道一边喝酒一边聊天。

  “陆兄,这次你到苏州来,真的是想进入陆家吗?”梁师道喝了一口酒,看着陆天星说道。

  “梁兄,你突然问这个做什么?”

  “唉,陆兄,不是我这个做兄弟的打击你,如果你想要进入陆家,恐怕是千难万难啊。”梁师道幽幽的叹了一口气说道。

  “哼,难道陆家有人比得上我不成?”陆天星故作狂妄的冷笑一声说道。

  “陆兄,你忘了苏州四少了,陆家的陆浩月就是苏州四少的第一少,不是兄弟我贬低我自己,我在陆浩月眼中一点儿都不够看,据说他已经突破到了神话级境界了,是陆家钦定的接班人,和他同一代,我突然觉得自己有些悲哀了。”

  梁师道叹了一口气,又给自己倒了杯酒,直接一饮而尽,似乎打算借酒消愁。

  “陆浩月他算什么东西,梁兄,不知道你有没有什么路子,能不能带我去见见陆浩月,我倒要看看他是不是什么三头六臂。”

  “陆兄,你要见陆浩月?”

  “当然。”

  陆天星点了点头,说道:“梁兄你不是说和他生在同一代是最大的悲哀吗?我很想知道他是人是神,是不是三头六臂。”

  陆天星看着梁师道,梁师道这番话半真半假,当然,陆天星也不会点破,梁师道这么说,无非是希望他和陆浩月两人见面,而他也想去见一见陆浩月。

  “那好,等吃过晚饭之后,我就带陆兄去见识一下陆浩月,按照惯例,他已经会在那个地方才对。”

  梁师道沉默了片刻,看着陆天星一脸凝重说道:“不过,等见到陆浩月之后,我希望陆兄你不要乱来,毕竟他是陆家的家主继承人,未来的家主。”

  “梁兄,你就放心好了,我知道分寸的,陆家精英,我很想见识一下,是不是如同传说中的那样,陆家每一代都会出一个妖孽天才。“(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