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不和我们合作,那么你这辈子都将和6家的家主之位没有任何的关联,甚至要为6家殉葬,难道你就真的甘心吗……?“

  唐风啸缓缓的开口说着,声音犹如恶魔之音一般,不断的在6宏达的耳边响起,带着引诱的味道在其中,一步步的将6宏达引向地狱之中,让他永远坠落在其中,永世不得生。

  一时间6宏达的内心之中充满了挣扎,他不甘心,他当然不甘心了,6天战死了,这6家家主之位本来就应该属于他了,但是6老爷子偏偏选择放弃了挑选家主继承人,甚至在第三代中挑选继承人的时候,也没有他儿子的份,直接选择了6浩月,这怎么不让他愤怒和不甘心。

  以前他只想着杀掉6浩月,夺取6家家主之位,现在被杨天赐和唐风啸的引诱,彻底将他心中的不满全部都引诱了出来,6家既然对他不仁,那就别怪他不义,他要杀光6家所有人。

  “你们想怎么合作。”

  6宏达开口说道,声音显得异常的阴沉。

  “很简单,只要你在6天狂出殡哪天,将这瓶醉逍遥打开,不消一分钟,哪怕是神话级后期的人也会在短时间内感觉到浑身酸软无力,提不起任何的真气,任由我们宰割,到时候,你就是6家未来的家主,我可以向你保证。”

  “你确定这个办法可行?”

  “那当然,我唐家毒药独步天下,没有绝对的把握,你觉得我会给你吗?”

  “好,答应你,但愿是我希望你们不要食言了,否则,后果自负。”

  这一刻,权利和不甘心的**最终泯灭了亲情,使得6宏达将所有的一切都抛在了脑后,他只知道,他要夺回属于他的一切,谁挡他,谁就是敌人,谁就的死。

  ……

  而与此同时,在食味轩当中,此刻已经是酒过三巡,饭桌上也已经是残汤剩菜,曼陀罗靠在椅子上,一脸的满足之色,似乎很满意今天晚上的大餐,而白芷晴则是安安静静的坐在6天星的身边,一句话也没有说,她是一个女人,有些时候,她还要陪伴在6天星身边就足够了。

  “周老爷子,时间也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今天晚上多谢你的款待,如果有朝一日我真的如你所说问鼎做强的话,我自然不会忘记周家,只要我不死,周家没有做什么过分的事情,我可以保证周家不会出现任何的危机。”6天星从桌子上站起身来,看着周老爷子书说道。

  “那老朽就在这里恭祝三少爷你成功了。”

  周老爷子也站了起来,冲着6天星拱拱手,开口说道:“三少爷,你刚才喝了不少酒,要不要我让人开车送你回去。”

  “周老爷子,不用了,我喝酒了,我妻子没喝酒呢!有她开车就行了。”

  6天星摆摆手,示意周老爷子不用送自己之后,带着白芷晴和曼陀罗离开了食味轩。

  走出饭店,6天星给自己点燃了一根香烟,轻轻的抽了一口气,深吸一口气,一口浓烈的酒气从嘴里喷出来,原本因为喝酒而过分红润的脸色立刻恢复了张张,整个人再次变得神清气爽起来。

  上了车之后,6天星没有任何犹豫的动了起来汽车,离开了食味轩。

  车内,车窗打开,晚风吹拂而过,给人一种凉爽的感觉。

  “6天星,你觉得周老爷子今天晚上说的话可信吗?会不会是他故意放出来的烟雾弹?”白芷晴看着6天星,突然开口问道。

  “我也觉得这其中猫腻,这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情,哥,这个老头肯定是想算计我们,不然,明知道我们现在的处境如何,只要不是傻子,都不会选择在这个时候跟我们走得很近,更别说成为我们手里的刀,为我们扫除障碍了。”曼陀罗也在一旁开口说道。

  “你们的担心并不是没有道理,但是周老爷子今天说的话,基本上我们可以选择相信,毕竟有句搏一搏,单车变摩托,周家如果不想灭亡,他唯有赌一把。”6天星轻笑着说道。

  “赌一把,这对他有什么好处?或者说周家把赌注压在你的身上有什么好处。”曼陀罗不解的问道。

  白芷晴也是一脸好奇的看着6天星,等待着6天星的回答。

  “好处当然有了,这就跟你们投资股票一样,当你看重一家公司的潜力的时候,你不会不断的买进他们的股票跑,不断的去支持,若是这家公司的实力增强,那么你手上的股票就会越来越值钱,周家现在就跟投资股票一样,认为我会赢,只要我赢了,周家至少在百年之内没有任何覆灭的危险,至少我没死之前,他们不会有灭门的危险,这就是对周家的好处。”

  “可是哥你还是没有告诉我,周家为什么要这么选择,难道就没有其他的选择吗?非要和你一条道走到黑。”

  “曼曼,你说对了,周家的确没有其他的选择了,只有跟我一条道走到黑。”

  6天星微笑着说道:“当初我走进6家的时候,周家就曾经帮过我,在所有人的心中,周家已经和我站在同一条阵线爽,再加上外界现在传言6家第三代出现了两名妖孽天才,我和6浩月。可是谁又知道6家到底有几名妖孽天才,既然能出现两名妖孽天才,那么会不会有第三个,第四个,甚至五六七八个,没有人知道这些,如果他们想要覆灭6家的话,那就不会放过所有和6家有关的人和势力,斩草除根才是消除隐患的最好方法,所以说,不管周家他们到底想不想帮我,他都没有其他的选择,只能跟我一条道走到黑,因为一旦6家灭了,他们也跑不掉,一损俱损,一荣俱荣,他们现在唯有放手一搏。”

  听完6天星的解释,曼陀罗冲着6天星竖起了一个大拇指,郑重的说道:“哥,你真阴险,我开始为那些和你作对的家伙感觉到悲哀了,不过哥你该不会是从上次进江南的时候就开始算计周家了吧!这个倒霉孩子也太倒霉了,居然被你给盯上了。”

  6天星听到曼陀罗的话,一脸黑线,翻了翻白眼,没好气的说道:“我要是能未卜先知就好了,哪里会生这么多的事情,吃饱了,待会回到酒店后,给我乖乖的回房间睡觉。”

  “睡觉。”

  曼陀罗听到这话,瞪大了眼睛,看着6天星说道:“哥,嫂子,回酒店的话,要不要我重新在开一个房间,我听微微说,爷爷可以给你们下了最后通牒,说你们今年年底要是不整出一个小baby来的话,就会把你们扫地出门,我跟你住在一起,会不会影响到你们。”

  听到曼陀罗的话,6天星嘴角使劲的抽搐了一下,道:“一边玩去,你只要今天晚上不偷偷的出来听墙角就行了,还有别跟微微学,一个女孩子,学什么不好,学人八卦,不怕被人打断腿吗?”

  “嘿嘿,哥,我保证待会回到酒店之后,立马滚回自己的房间,保证不打扰你和芷晴的二人世界。”

  “这样最好。”

  白芷晴坐在旁边听着6天星和曼陀罗两人的对话,俏脸上忍不住的闪过一抹红晕,伸出手在6天星的腰上使劲的掐了一下。

  “老婆,我是无辜的,都是曼曼的错。”

  感觉到腰上传来的疼痛,6天星看着白芷晴,那表情要多无辜有多无辜。

  “哼。”

  白芷晴冷哼一声,干脆一句话也不说,目光望着窗外,欣赏着苏州夜晚的景色。

  曼陀罗则是冲着6天星翻了翻白眼,这黑锅甩的太牛了。

  ……

  而此刻的华夏虽然是黑夜降临,但是万里之外的华盛顿却是阳光明媚,璀璨的阳光从天空洒落下来,照耀在人的身上暖洋洋的,让人忍不住的感觉心情也变好了起来。

  华盛顿一家著名的私人健身会所,安琪儿身穿着健身专用的运动紧身衣,将她那火辣到极点的身材毫不遮掩的展示了出来,那饱~满的圣~女~峰伴随着她的动作,微微上下起伏着,那深不见底的沟壑让人不由自主的一阵暗吞唾沫,修长的美~腿和翘~臀在紧身衣的包裹下,勾勒出一个完美的弧线,格外吸引人的眼球。

  只不过周围并没有任何的人可以欣赏到这一幕。

  此刻,安琪儿正在跑步机上跑着步,锻炼着身体,额头上带着一丝晶莹的汗水,显然是已经锻炼有一段时间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艾比急匆匆的从外面走了进来。

  艾比走到安琪儿身边之后,立刻恭敬的喊道:“脑,刚刚接到从江南传回的消息,。”

  “念。”

  安琪儿关掉了跑步机,从旁边拿起一块毛巾,擦拭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水,脸色凝重的看着艾比,直觉告诉她,艾比在这个时候找她,那一定意味着华夏肯定出事了,而且非常严重。

  艾比听到安琪儿的话,没有任何的犹豫,打开手上的文件夹说道:“刚刚得到华夏传来的消息,6老爷子死了,而且根据6家流传出来的消息,6老爷子是被判官给害死的,甚至是判官亲手杀死了自己的爷爷。”

  (本章完)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