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家的装修风格很有苏州的特色,或者说这就是一个现代化的苏州园林,一走进这里,你就和走进了苏州园林一样,只不过这里的必要设施还是现代化的。

  在领头的男子的带领下,陆天星和白芷晴两人穿过狭长的走廊,很快就来到了一处湖心亭当中,在湖心当中的一个小亭子当中,梁师道和梁万青这对爷孙俩悠闲的坐在那里,品着茶,下这棋,看起来十分的悠闲。

  听到脚步声,两人立刻抬起头,当看到陆天星和白芷晴走过来的时候,梁师道立刻站起身来道:“陆兄,不好意思,刚才陪着爷爷下棋忘了时间,有失远迎,还望陆兄不要见怪。”

  “梁兄,你太客气了。”陆天星淡笑着说道。

  梁师道看着陆天星说道:“来,陆少,我来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爷爷。”

  “爷爷,这就是我常常对你的年轻俊杰陆少和白小姐。”

  梁师道又对着自己爷爷介绍陆天星和白芷晴。

  梁万青上下打量了一下白芷晴和陆天星,点了点头说道:“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白小姐和陆少两人果然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今天老朽算是见识到了,比我家师道要强上太多了,来,陆少,白小姐,你们也别站在了,快请坐。”

  “梁老爷子你太客气了。”

  陆天星回了一句,也没有拒绝,而是带着白芷晴坐在了旁边,看了一眼桌上的棋盘残局,笑着说道:“梁老爷子好雅兴啊。”

  “没办法,人老了,不想出去走动了,只能找个时间消磨一下了。”

  梁万青似感概了说了一句,看着陆天星说道:“陆少,会下棋吗?如果不嫌弃的话,能不能陪老朽下一盘。”

  “好啊,没问题,不过我对围棋不擅长,我只会下象棋。”

  “象棋?”

  听到陆天星的话,梁万青微微一愣,随即对着身边的梁师道吩咐道:“师道,去拿一副象棋过来。”

  “是,爷爷。”

  梁师道点了点头,转身朝着外面走去,很快,梁师道就拿了一个棋盘和一副崭新的象棋走了过来,将它放在桌上,摆好。

  “陆少,你先走?”梁万青看着陆天星说道。

  “好啊。”

  陆天星也懒得拒绝梁万青的请求,直接开始了,看到陆天星走的第一步,梁万青眼中闪过一道精芒,也是专心致志的下起棋来。

  白芷晴没有说话,安安静静的坐在陆天星的身边,看着陆天星和梁万青和两人对弈,脸色没有任何的变化,让人不清楚她内心之中到底在想些什么。

  棋品看人品,这是梁万青打算找陆天星下棋的原因,他从来不打没有把握的仗,他喜欢知己知彼,而不是一味的对敌人动手,这就是他今天找陆天星来梁家的原因。

  双方你来我往的厮杀着,你吃我一个炮,我吃你一个马,各不相让,伴随着时间的推移,棋盘上的棋子越来越少,局面也越来越僵持下去。

  陆天星移动了一枚棋子,看着梁万青说道:“梁老爷子,看来这场棋局我们要和棋了,不然,照这种速度下去,就算我们下到天亮也下不完啊,你说呢!”

  听到陆天星的话,梁万青紧皱的眉头立刻就松开了,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陆少棋艺果然不凡,这一次算是我输了。”

  “是梁老爷子你让着我才对,不然的话,我恐怕早就输了。”陆天星淡笑着说道。

  梁万青赞赏了看了一眼陆天星,有意无意的问道:“陆少,听说你昨天和陆浩月发生冲突了的。”

  听到这话,陆天星心中冷笑一声,脸上却闪过一抹杀意:“梁老爷子你都知道,哼,陆浩月他以为他是谁,陆家培养出来的垃圾而已,昨天要不是梁兄拉着我,我一定让陆浩月走不出梦幻国度。”

  “陆少,你怎么会和陆浩月对上,据我所知,陆浩月这个人应该不像是那么冲动的人,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梁万青不愧是一个老狐狸,在陆天星面前,并没有说陆浩月的坏话,反而是在为陆浩月开脱,不知情的人一定会认为梁万青是真心为自己好。

  可惜,梁万青面对的是陆天星,一个从生死之中摸爬滚打出来的人,而不是一个愣头愣脑的小子。

  虽然知道梁万青话中的意思,但陆天星脸上却没有任何的表现,反而是流露出一丝义愤填膺的神色道:“误会?梁老爷子,不知道你知不知道一句话,****使人疯狂,权利会让人忘掉一切,他是陆家的家主继承人,而我的父亲是陆天战,是当年陆家老爷子最喜欢儿子,我的实力比陆浩月差不了多少,你想想,若是我进入陆家的话,你说他的陆家家主继承人的位置还坐得稳吗?如果换做是你,你会让我顺利进入陆家吗?”

  “说的也对。”

  梁万青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道:“那陆少你就得小心了,陆浩月这个人行事作风很霸道,决不允许出现任何的意外,你和他闹翻,还让他吃了亏,他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你来江南肯定是为了进入陆家,他百分之百会在你进入陆家之前对你的动手的。”

  “多谢梁老爷子关心,想要对付我,那也得看他陆浩月有没有这个本事,他要是敢来找我麻烦,我不介意宰了他。”

  陆天星脸上带着肃杀之气,让人根本不会怀疑他说的话。

  森然的杀意,冰冷的脸色。

  看到这一幕,梁万青脸上浮现出了一丝灿烂的笑容:“好了,好了,陆少,不必再为这些事情介怀了,打扰了我们的雅兴,不如我带着你到梁家四处逛逛怎么样,今天中午就别走了,留在这里吃顿便饭如何。”

  “梁老爷子相邀,小子我要是不识好歹的话,那就太不识趣了。”陆天星笑着说道。

  “陆少客气了,请。”

  梁万青站了起来,带着陆天星和白芷晴两人在梁家闲逛了起来,两人边走边说的,丝毫看不出任何的隔阂,完全就好像是老朋友之间来访一般,让人根本猜不到在昨天晚上梁万青还在算计陆天星。(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