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刻之后,陆天星就找到了餐厅的经理,说明了自己的来意。

  这里的餐厅经理听到陆天星的话后,完全是傻眼了,要知道他看着陆天星和白芷晴两人是开着一百多万的豪车过来的,知道两人非富即贵,这样的人要是在他的餐厅出了事,那可就完了,这要是传出去,对餐厅的声誉也是一个重大的打击。

  二话没说,餐厅经理直接带着陆天星来到了监控室。

  “陆先生,这里就是监控室了,里面除了餐厅当中和柜台有监控摄像头之外,洗手间附近并没有监控,不过,在餐厅的后面有一个监控……。”

  没有等餐厅经理把话说完,陆天星直接打断道:“既然他们来绑架人,那就不会走前门,直接调取后门的监控。”

  餐厅经理没有任何的迟疑,按照陆天星的吩咐,直接调取了后门几分钟前的监控,画面中出现了白芷晴被两个人抬进车子的画面,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车辆的车牌号码清晰的出现在视频当中。

  “你们这是在找死!”

  看到这一幕之后,陆天星的双拳紧紧的握在了一起,脸色阴沉到了极点,一丝丝阴冷的杀意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整个人如同地狱中走出来的魔神一般。

  此刻,陆天星仿佛变了一个模样,浑身上下除了杀意,就是无穷无尽阴冷的气息。

  此刻陆天星心中充满了懊悔,早知道如此,他就应该陪着白芷晴的,不然的话,白芷晴怎么可能被人掳走。

  只要一想到这些,陆天星浑身上下那由鲜血堆积起来的杀气,便怎么也控制不住的冒出来。

  整个监控室中的温度陡然下降了下来,如同进入了寒冬腊月一般,隐隐约约有鬼哭狼嚎的声音在房间中回荡。

  而餐厅的经理站在陆天星的身边,感受到陆天星身上那股无穷无尽的冰冷,脸色刷的一下变得惨白了的起来,牙齿上下打颤,咯咯作响,浑身上下更是控制不住的颤抖了起来,他只觉得自己心脏上像是被一双无形的大手给抓住了,随时有可能将他的心脏给捏爆。

  “陆……陆先生。”餐厅经理语气微微有些颤抖的说道。

  听到餐厅经理的话,陆天星陡然回过神来,将身上的杀意收敛起来,歉意的说道:“不好意思,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我先走了。”

  话音落下,陆天星没有等餐厅经理再次开口说话,直接转身朝着外面走去,同时从口袋中拿出了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

  “陆少,不知道你这么晚了,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事情吗?”

  很快,电话中传来了一个苍老的声音。

  “周老爷子,我需要你的帮忙。”

  “帮忙?”

  周成天明显的愣了愣,但很快反应过来:“陆少,你有什么事情要老头子做的,尽管开口。”

  “芷晴被人绑架了,我找到了对方的车辆信息,你帮我找一下这辆车究竟在哪,我需要知道它去了哪里。”

  说着,陆天星将在监控中看到的那辆就金杯面包车的信息统统告诉了周成天。

  “陆少,我会抓紧时间追查的。”

  周成天挂断了电话之后,脸色凝重无比,立刻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而陆天星挂断了电话之后,立刻走到车旁,打开车门走了进去,顺着监控视频,金杯面包车消失的方向,一骑绝尘而去。

  而与此同时,在马路上,一辆银灰色的金杯面包车,一路朝着前面行驶着,白芷晴昏迷在车后座上,整个车厢中安静一片,没有任何的声音发出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着,大约过了十几分钟,汽车终于驶进了苏州有名的富人区,这里的别墅都是独栋存在的,每一栋别墅之间间隔最低在五百米之上。

  由于别墅之间相隔的很远,此时整个别墅区显得异常的安静,金杯面包车一路朝着前面行驶了几分钟,这才停在一栋别墅的前面。

  “怎么样了。”在别墅的门前,早就等待着一人了,看到金杯面包车停在面前,立刻低声说道。

  “已经完成了,里面的情况如何。”

  “陆浩月正在里面,不过在二楼,我们只需要把白芷晴放在一楼客厅就成功了,随我来。”

  等待在别墅门口的男子像是做贼一样扫了周围几眼,示意那两人抬起白芷晴,而自己则是走到别墅的门口,手指轻轻的拂过大门,整个铁质的大门就仿佛被硫酸给腐蚀掉了一样,很快就出现了一个可以供一人通过的大洞。

  “走。”

  三人对视一眼,立刻朝着别墅内走去,小心翼翼的走进别墅客厅,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将白芷晴扔到了沙发上,随后三人对视一眼,立刻转身朝着门外走去,在最后一个人走出客厅的时候,重重的拉了一下门。

  “砰!”

  大门被关闭的声音立刻在客厅中回荡了起来,在有些寂静的黑暗显得异常的刺耳。

  而此刻在别墅的二楼,陆浩月正坐在沙发上,怀里搂着一个身材曼妙,脸蛋清纯漂亮的女人,这个女人靠在陆浩月的怀里,一脸柔情,看样子和陆浩月关系匪浅。

  “皓月,我听说你昨天在梦幻国度和一个人起了冲突,怎么样,你没有受伤吧!”这个女人轻轻的抬起头,一脸温柔的看着陆浩月说道。

  她就是陆浩月的女朋友,叫做窦芳芳,是江南一个小家族的千金小姐,也是和陆浩月大学同学,两人算得上是青梅竹马,如果不出意外,窦芳芳就是陆浩月未来的妻子,也是陆天星未来的表嫂。

  “没事,我和他只是演一场戏而已,能受什么伤。”陆浩月轻轻抚摸着窦芳芳的秀发,轻笑着说道。

  窦芳芳轻声说道:“我听外面说,他是你表弟,实力也非常强,你和他演戏,你就不怕他回到陆家和你竞争家主之位吗?“

  “怕什么,我陆浩月还没有爬过谁呢!在说了,有对手才有激情,要是连对手都没有那活着有什么意思。”

  陆浩月微笑着说道:“芳芳,等到明年我就和爷爷说把你娶回陆家。”

  窦芳芳听到陆浩月的话,身子轻轻的颤抖了一下,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皓月,你说的是真的吗?可……可是伯父伯母会接受我吗?”

  窦芳芳有些惴惴不安,她虽然也是家族的子女,但她的家族和陆家比起来,简直就是大象和蚂蚁的区别!!!(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