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芳小姐,他们两人真的是在演戏吗?”白芷晴扭过头看着身边同样惊骇的窦芳芳,开口问道。

  窦芳芳在听到白芷晴的话后,深吸了一口气说道:“白小姐,请你放心,肯定是在演戏,我相信皓月不会做出兄弟相残的事情的,不然,陆家老太爷不会选择他作为陆家家主继承人的。”

  “是吗?”

  白芷晴轻轻了点了点头,目光却有些担忧的看着远处那照耀整片天空的火焰,手指紧紧的握在一起,为陆天星祈祷着。

  陆浩月的别墅中,热浪滚滚如潮,火焰滔天,连地面似乎都承受不住这股力量,被烧出了一个个黝黑的大洞,陆天星所在的地方,更像是被火焰给包围了,地面如同被烧成了岩浆一般。

  虽然火焰炙热滚滚,但是在别墅外面却感觉不到任何的热浪,就仿佛所有的热浪都被放置在了别墅当中一样,甚至连那些树木的树叶都没有卷曲起来,可见陆浩月对于真气的掌握有多么的精妙,没有半点的真气浪费。

  烈焰滚滚燃烧,就好像那火山当中翻滚的岩浆一般将陆天星包裹在其中,要将他硬生生的烧成灰烬。

  但是陆天星在火焰之中却纹丝不动,如同真金不怕火炼一般,全身真气如江河奔流一般,冲刷而过,将所有的火焰全部阻挡在身躯之外,突然之间,陆天星心念一动,手掌一番,翻天印再次施展出来,一掌落下,如青天倒转一般,仿佛一层层天幕镇压下来。

  轰隆隆!

  一记番天印,一掌翻天,陆天星的手掌携带着可怕的力量,狠狠的轰击在前面的火凤凰的脑袋上,那巨大的火凤凰发出一声悲鸣,当场被打的四分五裂,破碎的火焰瞬间飞溅四周,点燃了周围的花草树木,陆浩月身后的别墅顿时如同被浇上了汽油一般,燃起了熊熊大火。

  蹭!蹭!蹭!

  面对陆天星这么凶悍的一击,陆浩月的脸色陡然狂变,一脸往后退了好几步,这才站稳了脚步,脸色带着一丝苍白之色。

  “陆家的妖孽天才?废物一个,就凭你也能继承陆家的家主之位,看来陆家也不过如此。”

  陆天星一掌拍死火凤凰,意气风发,站立当场,看着陆浩月,嘴角勾勒出一抹嘲弄的笑容,既然是演戏,那就演的更彻底一点,不然的话,外面那些看客也看的不开心。

  “你……你竟敢如此欺我,我……我今天就杀了你。”

  陆浩月先是微微一愣,紧接着勃然大怒,脸上充满了阴沉,那模样就仿佛是一个高傲,不可一世的人突然被人踩在了脚下一般,看向陆天星的眼神就如同看着不共戴天的仇人一样。

  “九天离火,焚灭世间。”

  陆浩月陡然大吼一声,身上的真气冉冉升腾起来,化作一团团的火焰在他的身后竟然凝聚出了一副画卷,这画卷上,火焰翻滚,化作无数的烈焰,在烈焰当中,仿佛有无数的人在火焰中哀嚎,翻滚,面孔扭曲,如同被火焰灼烧一般。

  “陆天星,这是你逼我的,我本来不想动用这一招的,但是这都是你逼我的,我要你死,我要你生生世世被火焰焚烧而死,我会让你永远的痛苦着,我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陆浩月怒吼连连,不断的催动真气,完全是一副拼命的架势。

  “九天离火决传闻是陆家的绝学,而且是传说中的神级武学,据说修炼到极致,可以将江河都给蒸发了。”

  “好可怕的火焰,我感觉到其中里面蕴藏着可怕的力量,这一次看样子陆浩月是打算拼命了。”

  “哈哈哈,好戏终于上演了,陆家两名天才碰撞,看样子是不死不休了,这下子好戏终于上演了,陆家的人估计也快赶来了,到时候他会选择帮谁呢!”

  伴随着陆浩月的怒吼,周围各大家族派来的人,隐藏在周围,脸上都是露出幸灾乐祸的神色,在江南这么多年,他们被陆家压着喘不过气来,只能仰仗陆家的鼻息生活,现在陆家出现了内乱,还真是让人喜闻乐见。

  “终于出绝招了吗?可惜,你没有机会施展了。”

  陆天星仿佛没有感受到周围有人一样,低吟一声,身影如电,冲天而起,随后手掌一番,大手遮天,如同天塌地陷一般,朝着陆浩的头顶落下。

  “番天印!”

  一掌拍击,天翻地覆。

  “来得好,我拍你不成。”

  看到这一幕,陆浩月同样是脸色狰狞,不断的催动九天离火决,朝着陆天星笼罩过去。

  两人都没有在留手,这是两败俱伤的打法,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够了,到此为止。”

  就在看陆天星和陆浩月两人准备拼命的时候,在虚空当中,一个冰冷的声音传来,紧接着,整个空间就仿佛刹那之间进入寒冬腊月一般,无穷无尽的寒意笼罩在整个别墅上空。

  “哗啦!”

  陆浩月背后的焚灭世间的图卷全部瓦解,那真气再次收入了陆浩月的体内,居然一招之间,就破掉了陆浩月的攻击。

  而陆天星同样感觉到一股可怕的寒意袭来,似乎要将他的真气给冻僵一般,手臂一动,一掌拍向虚空,同时身子朝着后面退去。

  “砰!”

  陆天星的真气掌印还没飞出去多远,竟然连真气都被冻成了冰块,从虚空中掉落下来。

  一个穿着中山管的老者出现在虚空当中,看着陆天星和陆浩月两人的模样,叹了一口气说道:“天星少爷,不知道你能不能住手,你和皓月少爷始终是兄弟,为何要自相残杀。”

  这个老者不是别人,正是陆家的管家陆川。

  “为什么要自相残杀?”

  陆天星冷冷的看着陆川,寒声说道:“这句话你应该问陆浩月才对,为什么要绑架我的妻子,你让我住手,凭什么,何况我不是陆家的人,你还没有资格命令我。”

  “别跟他废话,陆川我以家主继承人的身份命令你,杀了他,给我杀了他。”陆浩月也在旁边嘶吼道,眼中的杀意毫不掩饰。(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