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陆天星第二次进入董事长办公室了,刚走进办公室,陆天星就嗅到了一股清新淡雅的幽香扑面而来,空气中弥漫着一股似兰花般的幽香凝聚不散,显然这不是什么香水味。

  白芷晴仿佛没有察觉到陆天星的到来,依然低着头,看着手中的文件,时不时的眉头紧皱。

  陆天星没有去打扰白芷晴,而是选择坐到了一旁沙发上,敲着二郎腿,欣赏着女强人的白芷晴。

  此刻的白芷晴没有了往常的冰冷,修长弯曲的眼睫毛,精巧的小瑶鼻,嫣红薄嫩的唇瓣,无一不显得柔美惹人怜惜,乌黑的秀发微微下垂,遮住了半边俏脸,非但没有遮掩她的魅力,反而将白芷晴那本就纯净的气质烘托了出来,没有了冰冷,反而有一种娇憨的味道。

  突然看到白芷晴这一面,陆天星心里微微感概,一个女人再怎么强势,终究会有一块柔弱的地方,和普通女人没有什么区别,只不过白芷晴的身份背负着很多东西,让她永远无法像普通女人一样去追求自己想要的。

  想到这里,陆天星心里难免生出几分怜惜,静静的看着白芷晴出神。

  “你在看什么?”

  不知什么时候,陆天星突然听见耳边传来一个冰冷的声音,下意识的抬起头,就看见白芷晴正冷冷的看着他,再也没有了刚才柔弱的表情,取而代之的是一副冰冷,不包含任何感情的商业女强人的气势。

  陆天星想也没想,脱口而出:“当然是看我的漂亮老婆了,没想到我的老婆长这么漂亮,我当然要好好看看了。”

  “陆天星,注意你的称呼,这里是公司,我是你的顶头上司,你应该称我董事长。”

  白芷晴美眸中闪过一道冷光,这个男人就是一团烂泥,口无遮拦,典型的无赖加无耻。

  陆天星看着白芷晴,嘿嘿笑道:“在公司你是我的上司,意思是出了公司,我就能叫了?那你说,我该叫你什么好呢!是亲亲小老婆,还是心肝小宝贝,还是孩子他娘,不过,老婆你不觉得办公室更刺激吗?”

  “够了!”

  白芷晴连忙打断陆天星的话,只觉得浑身的鸡皮疙瘩都冒出来了,皱着眉头道:“你可以叫我的名字,但不准加上那么恶心的称呼。”

  “老婆,什么叫做恶心的称呼啊,根据砖家研究,这是最能促进夫妻之间感情的称呼了。”

  陆天星咧嘴一笑,有些坏坏的看着白芷晴:“我的董事长大人,不知道你叫我来有什么事情,貌似我们分开才一个小时不到。难道是老婆你打算寻找一下小~动~作~电~影中的刺激,打算在办公室重温一下那晚我们之间的造人活动,这样是不是不太好,这可是办公室,人家有点害羞。”

  陆天星忸怩的看着白芷晴,一副‘我很害羞’的模样,眼中却带着炙热的光芒,目光扫射这白芷晴那对充满诱惑力,因为愤怒而起伏不定的胸~前~饱~满的圣~女~峰,这种即将破衣而出的视觉冲击,让他还真想在探一探其中的柔软和深度。

  “混蛋,你在看什么?”

  白芷晴见到陆天星那色迷迷的眼神,立刻双手护胸将那对‘凶器’给挡了起来,满眼杀机的看着陆天星,一副即将暴走的模样

  陆天星知道白芷晴要爆发了,识趣的闭上了嘴巴。

  白芷晴深吸了几口气,平息了心目中的怒火,美眸紧盯着陆天星,咬牙道:“你到底是干什么的?”

  “什么干什么的?”

  陆天星眨了眨眼睛,无辜的看着白芷晴。

  “你打伤丁浩副部长的事情,你不打算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吗?你的资料上说你没有经受过什么特殊的训练,所有的时间都在国外打工,我很想知道一个打工的怎么会有这么好的身手。”

  白芷晴面无表情的看着陆天星,心中却是惊讶玩啊分,丁浩的实力她十分清楚,放在外面寻常六七个壮汉根本近不了他的身,没想到居然被陆天星给打进了医院,据说丁浩在陆天星的手上,连反抗的力量都没有,就被打倒了。

  “难道这家伙是扮猪吃老虎?”

  白芷晴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很快摇了摇头,她从没见过如此不求上进的扮猪吃老虎。

  “打工难道就不允许身手好吗?”

  陆天星早就想好了措辞,复述道:“老婆,你调查过我的资料,难道没有发现我曾经打工的地方是在非洲吗?非洲那地方势力无数,各个都是身高体壮的黑人,冲突不断,我当然要学一点功夫防身了,有什么好奇怪的。”

  白芷晴能够带领白氏集团纵横魔都,自然不是傻子,哪能轻易相信陆天星的话,俏脸上露出几分不悦,却没有再追问,冷哼道:“是不是真的,你心里很清楚。陆天星我不管你曾经是做什么的,但是你现在是白氏集团的员工,必须要按照白氏集团的规章制度来办事,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难道老婆你打算开除我?”

  陆天星郁闷的摊摊手:“老婆,你可不能过河拆桥,我发现我已经彻底爱上了保安这份工作了,而且,白氏集团销售部有那么多的美女,要是没有我这个实力强大的高手保护,万一被心怀不轨的人欺负怎么办,我觉得我保安这个岗位很不错,意义重大。”

  “哼,我看你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白芷晴冷笑着说道。

  “老婆,你可以污蔑我的人,但绝对不可以污蔑我的人格。”

  听到白芷晴的话,陆天星不爽的说道:“我是一名保安,自然要以保护大家为重任,绝不包含任何私人感情,而且,野花没有家花香,我干嘛去找野花,老婆你说对吗?”

  “住嘴。”

  白芷晴有些受不了的拍了下桌子,秀眉一簇,这家伙的脸皮太厚了,比城墙还厚。

  看到白芷晴羞恼的模样,陆天星嘴角闪过一抹笑容,不知道怎么的,每当看到自己这个便宜老婆恼羞成怒的模样,他的心里就有一种说不出的喜欢,或许是因为这时候的白芷晴才像是一个女人,而不是高高在上的女神。

  男人娶老婆,永远娶得是贤妻良母,两头热的女人,而不是一个高高在上,不容亵渎的女神,女神用来欣赏就好了,而没必要娶回家当成菩萨一样供着,这样还不如娶一个普普通通,懂得体贴男人的女人。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