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天星站在原地,嘴角勾勒出一抹冰冷的笑容,冷冷的看着出现在眼前六七名老者的,脸色没有没有任何的变化,早在进入陆家之前,他就有了面对众多敌人的打算了,现在只不过是开胃菜而已。

  “呵呵,好热闹啊,看来我们来的正是时候,江南的一群土鸡瓦狗,你认为凭你们这群蝼蚁也能杀我沈家的人不成?”

  而就在这个时候,两道身影出现在陆天星的身边,两人都是穿着一身唐装,鹤发童颜,身上的气势滚滚如潮,几乎将整个空间都变成了各自的领域。

  “沈家?”

  “什么,难道这小子和沈家有什么关系?。”

  “该死,怎么可能会有沈家的插手,沈家不是一直不插手这些事情的吗?”

  面对这突然出现的两名老者,那七名杀机腾腾的老者脸色陡然变了颜色,一丝恐惧从心中弥漫出来,因为他们在这两名老者的身上感受到了一丝浓浓的威胁,带着死亡的气息。

  “沈家的人?”

  听着两名老者的话,陆天星微微一愣。

  似乎觉察到陆天星的疑惑,两人当中其中一名老者扭过头看着陆天星:“你就是那个叫做陆天星的小鬼,长得倒是挺不错的,就是黑了点,怪不得我家丫头喜欢你,非要让我们几个老不死的来帮助你。”

  “老二,你就不能说点好听的吗?”

  为首的老者瞪了一眼说话的老者,开口说道:“陆少,我们是来自沈家,曼君那丫头已经陆家等着你了,你只管往前走,这些家伙就交给我们两个来处理就好了。”

  “曼君也来了?”

  陆天星听到这话,脑海中不由自主的浮现出沈曼君那妖~娆~妩~媚的脸蛋,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多谢两位老爷子的好意了,不过,这几个废物,小子我来一个人还是能解决掉的,当年我父亲不杀他们,是我父亲的错,既然我父亲错了,就让来弥补这么错。”

  “好,既然如此,那就由你出手,若是你有危险,我们会出手。”

  沈家大长老冲着陆天星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两人同时消失在了原地。

  陆天星对面的七人看到沈家长老消失,有些惊疑不定的扫过周围,想要确认沈家三名长老所在的位置在哪,当没有发现任何人之后,才松了一口气,一脸狰狞的看着陆天星:“小子,你以为凭你一个人就能对抗我们七人不成。”

  陆天星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叹了一口气:“这年头最天真的就是无知者无畏,当年我父亲不杀你们,恐怕是因为你们罪不至死,希望你们改过自新,可惜,你们依旧不识好歹,既然你们这么着急的想要下地狱,我送你们一程。”

  “我送你们一程。”

  这几个字一出,陆天星身上的杀意再也没有任何的隐藏,冲天而起,似乎将整个天空染成了一片血红,整个人都变得凶神恶煞起来,身影一闪,突然出手,还没有等那七名老者回过神来,陆天星已经出现在其中一人身边,伸手直接捏住了这名老者的脖子,身子一闪,已然又回到了原地。

  而刚才还是一脸狰狞笑容的老者,此时笑容僵住了,脸色涨的通红,一句话也说出来,因为他的脖子被大手给掐住了,把他整个人提在半空当中,他的双腿不断的踢腾,但是却连真气也无法施展出来。

  他是什么人物,神话级境界,放在哪里都是被其他人尊敬的存在,此刻却被一个青年给捏在了手中,就像是被捏住一只小鸡一样。

  “你……。”

  这名老者脸色涨的通红,双目充满惊恐的看着陆天星,陆天星的手段竟然如此的凶猛,这样的蛮横,竟然直接闯进人群中,将他抓了出来,甚至将他的真气都压缩在了丹田之中,动用不要分毫

  看着陆天星那冷若冰霜的眸子,老者的心中一丝恐惧,油然而起。

  “你们不是想要杀我吗?你说我该不该杀他呢!”陆天星抓着这个老者,一脸微笑着看着面前剩下的几个老者,微笑着说道。

  被陆天星捏在手中的老者面红耳赤,从牙齿缝中挤出几个字来:“你……你敢,你要是杀了我,你就是和江南所有家族为敌,当你父亲也不敢,你敢这么做,谁也保不了你。”

  “砰!”

  这名老者的话还没有说完,脸上突然浮现出一抹浓浓的恐惧,声嘶力竭的大吼:“不……。”

  但是还没有等他的吼叫出来,只听见一声咔嚓的声音,脖子直接歪向一边,眼中由始至终都带着一丝难以置信和恐惧,他真的没有想到陆天星竟然敢杀他。

  “与江南为敌那又如何,你们来杀我,难道就不允许我杀你们吗?荒谬的理论。”

  陆天星像是扔垃圾一样,将手中的老者扔出去:“他想要杀我,我杀了他,情理之中,现在你们谁想杀我。”

  这语气虽然平淡,但是却让剩下的那几人心中直冒寒意。

  杀人,他们也杀过人,但是从来没有想过杀人会这么轻描淡写,那云淡风轻的模样,跟捏死蚂蚁没有多少区别。

  “你……你好狠的手段。杀,今天我们就除魔卫道,一起联手除掉这个魔头。”

  “说得对,这个小鬼的手段这么凶残,留不得,杀。”

  剩下的六名老者在短暂的错愕之后,杀意充斥着双眼,几乎想也不想,猛地出手,六道真气冲天而起,宛如一座座厚重的泰山从当空镇压下来,所到之处,空气层层炸裂。

  “山河倒转。”

  “万法乾坤。”、

  “风火刀轮。”

  “……。”

  六人纷纷使出自己的拿手绝招,山河之水宛如从深山之中冲杀而出,化作一道利剑斩出,风火刀兵涌现,化作一道攻击轰出。

  陆天星面前,顿时被一股浓郁的真气笼罩住了,真气滚滚,汹涌澎湃,如同大海掀起的无边海浪。

  “一群土崩瓦狗,真以为就凭你们这群废物就能杀我吗?”

  陆天星突然一震,真气凝聚的造化神鼎凭空出现,氤氲的真气升腾,任何攻击在上面,简直是一点痕迹都没有出现。

  这六名老者的攻击虽然凌厉,但轰击在造化神鼎,所有的力量瞬间被湮灭的干干净净,不留任何痕迹。

  现在陆天星的修为虽然一直没有突破到神话中期,但经过和哭面使者一战,他的实力距离神话级中期已经不远了,当初在造化神鼎之下,连哭面使者想要破掉的他的防御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更何况这六名不是神话级中期的老者。

  神话级境界,一重修为一重天,这句话可不是说着玩的。(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