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死到临头还执迷不悟。”

  陆天星摇了摇头:“我当初在京城连王家都敢灭掉,你认为我陆天星是一个怕事的人吗?还妄想威胁我,我既然已经杀了这么多了,不在乎你有一个,既然你不愿意说,那我现在就送你上路。”

  “是吗?判官,恐怕你今天是杀不了他了。”

  就在陆天星话音刚落,一个冰冷的声音从空气中传荡开来,一股阴暗,寂寥,充满死意的气息出现在空气中。

  一个穿着黑袍,带着一张哭脸面具的人出现半空中。

  他一出现,这个老者就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样,大声叫喊了起来:“使者,救我啊,救我,我不想死啊。”

  “哭面使者,又是你。”

  看到突然出现的人,陆天星的眼中立刻绽放出一缕惊人的杀意。

  “判官,我们又见面了,上一次没能杀了你,这一次你恐怕没有这个好运气了的。”

  哭面使者看着陆天星,眼神之中尽是轻蔑之色:“判官,放了你手上的人,交出我家少爷想要的东西,我今天就放过你一回,不然,我不介意出手灭了你。”

  “哈哈哈……。”

  听到哭面使者的话,陆天星哈哈大笑了起来,声音陡然冰冷:“哭面使者,你算什么东西,你认为你吃定我了吗?”

  “我当然是吃定你了,你认为凭你身后的那两人就能奈何得了我吗?沈家两位长老。”哭面使者语气波澜不惊的说道。

  “你认识我们?你到底是谁,据我所知,在武者的世界中,并没有你这号人,你到底是谁。”

  哭面使者的话音未落,沈家的两名长老的身影出现在虚空当中,语气中带着一丝杀意。

  “我当然认识两位了,不过我奉劝两名最好不要轻举妄动,你们的确可以杀了我,但是你别忘了还有沈曼君和她的女儿,你们杀了我,她们一个都活不了。”哭面使者淡淡的说道。

  “你找死。”

  沈家两名长老在听到哭面使者的话后,脸色立刻变得阴沉如水,滔天的气势从他们的身上爆发出来,引得周围的天空一下子变得阴沉了下来,如同乌云压顶一般。

  “两位老爷子,稍安勿躁,这个家伙还是交给我来处理就行了,我会亲自摘下他的脑袋后。”

  陆天星冲着沈家两名长老点了点头,目光落在哭面使者的身上:“一条狗也敢狂吠,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句话你没有听说过吗?今天我先宰了你,再去摘了你的主子。”

  哭面使者虽然带着面具,让人看不清楚他的脸色如何,但是可以清晰的感受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阴冷的气息:“判官,你会为你这件事情付出代价的。”

  “代价?我拭目以待。”

  陆天星轻笑道:“对了,我刚才听说你让我放了这个老家伙对吗?”

  “对。”

  “哈哈。”

  陆天星笑了起来:“你除了让我放了他,还说我杀不了他对吗?我想试试。”

  话音未落,狂暴的真气从陆天星的手掌心一下子爆发了出来,全部涌入到了这名老者的脑海深处。

  轰隆!

  被陆天星提在半空中的这名老者脑袋炸开,脑浆瞬间飞溅了出来,但是还没有靠近陆天星,就被真气给挡住了,再也前进不了分毫,一具无头尸体从半空中掉落了下去。

  死了!

  这名神话级境界的人直接被陆天星捏碎了脑袋。

  “好狠辣的手段。”

  沈家两名长老看到陆天星的动作,都是禁不住的倒吸了一口凉气,他们早就见识过陆天星杀人的手段了,但是没想到陆天星会毫不犹豫的捏碎掉老者的脑袋,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他们这辈子也杀过人,经过了无数的事情,凶残的人也见不少,但是从来没有见过陆天星这样凶残,这样的肆无忌惮,无法无天的人,甚至连当年陆天战都比不上他儿子,至少陆天战做事还会想一下,也不会斩尽杀绝,否则,这些人也不会再等到二十多年后来找陆天星报仇了。

  “你杀了他,你竟然敢挡着我的面杀了他,判官,你今天必死无疑。”

  哭面使者勃然大怒,真气滚滚如潮,如同一柄利剑冲天而起,带着浓浓的死寂的气息。

  此刻在陆家大堂当中。

  陆家老爷子坐在首位,双眸禁闭,仿佛睡着了一样。

  而在陆家老爷子的身旁则是坐着陆家如今第二代和第三代的所有人,听说今天陆天星要来陆家,他们就全部回到了陆家大院当中。

  此刻,整个大厅之中充满了压抑的气势,而且静到了极点,每一个人都是眼观鼻,鼻观心,面无表情,让人无法知道他们心中到底在想些什么。

  当哭面使者的气势冲天而起的时候,陆家老爷子缓缓的睁开眼睛,目光遥望着陆天星所在的方向:“神话级中期,二十多年了,看来有些人都把我给忘了,莫非你以为我老了不成。”

  低沉,充满杀意的声音在大堂中回荡,惊醒了所有人。

  “爷爷,我去帮表弟。”听到陆家老爷子的话,陆浩月最先站起来,沉声说道。

  “不必了。”

  “可是神话级中期……。”

  “不用担心,他会走进来的,而且毫发无损的走进来的,如果他走不进来,那他就不配成为天战的儿子。”陆家老爷子淡淡的说道,何况,还有陆川在暗中保护,区区一个神话级中期还奈何不了陆天星。

  听到天战两个字,大堂中的所有人眼神都是微微波动了一下。

  当年陆天战天资惊人,是陆家最为杰出的一代,却因为一个女人硬生生的毁掉了自己,要是陆天战不死,陆家早就不会龟缩在江南,而是制霸京城了。

  陆浩月没有再说话,只是有些担忧的看着东南方向,神话级中期,连他都未必能对付得了,陆天星能对付得了吗?

  “爸,你真的打算让陆天星认祖归宗吗?”陆家老大陆宏达忍不住的开口说道。

  陆宏达就是陆天星的大伯,当年陆家老爷子亲兄弟留下来的遗孤,后来被陆老爷子给收养了,他的身上带着一丝威严,面色虽然有些沧桑,但看起来年轻的时候也是一个帅哥。(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