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陆宏达的话,陆老爷子淡淡的说道:“他是天战的儿子,认祖归宗,理所当然,有何不可。”

  “爸,他若是回来,当年的那些家族会同意吗?我们好不容易在消除了二十多年前的影响,要是他回来,我们陆家又会成为江南的众矢之的,而且,他昨天和皓月的事情,你又不是不知道,按照他那乖张的性格,万一……。”

  “够了!”

  还没有等陆宏达把话说完,就被陆家老爷子给打断了,道:“难道我陆家的子孙认祖归宗还需要外人来承认吗?什么时候陆家沦落到要看外人的脸色生活了,啊,是不是你们都这么想的。”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

  陆家老爷子再次打断道:“天星是我的孙子,回到陆家理所应当,一群缩头乌龟,怕他们做什么,我的刀快生锈了,如果有人不怕死,我不介意用他们的鲜血来磨一磨我的刀。”

  陆家老爷子的声音很轻,很淡,但是传到大堂中所有人的耳朵中,却让人仿佛嗅到了浓浓的血腥味,仿佛又回到了二十年前陆家老爷子一人一刀杀进京城的时候,那一次用血流成河四个字来形容也不为过。

  与此同时,在马路上,陆天星正在和哭面使者对峙。

  “判官,你很好,你成功惹怒了我了,今天不管是谁也救不了你。”

  哭面使者这一次是真正的怒了,他从来没有被人激怒过,但是现在却是怒了,恨不得陆天星立刻就死。

  “是吗?不知道我能不能救下他。”

  一个淡漠的声音响起,紧接着一道凌厉的剑意袭来,凭空悬浮在半空中,露出司马凌云的身影出来。

  还没有等哭面使者说话,又是一个冷漠的声音传来:“再加上我一个如何,当初你险些害的我妹妹出事,这一次也该轮到我报仇了。”

  沐青川缓缓的从旁边出来,几枚金色的铜钱在手中若隐若现。

  “司马凌云,沐青川。”

  哭面使者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阴沉如水了起来,他虽然能够奈何的得了陆天星,但是如果再加上司马凌云和沐青川的话,他的胜算几乎没有,稍有不慎,说不定就会死在这里。

  “好,好得很,这一次我就饶过你,陆天星,司马凌云,沐青川,我记住你们,不过希望你们不要后悔,和我家少爷作对,你们会为此付出代价的。”

  哭面使者留下一句狠话,没有任何的犹豫,身影如电,立刻消失在了原地,几个闪烁,就消失不见了。

  陆天星冷冷的盯着哭面使者,并没有追上去,他很清楚,他现在的实力顶多在哭面使者的手里保持不败,这还是没有外人插手的情况下,纵然他追上去,也没有任何的作用,他留不下哭面使者,哪怕再加上司马凌云和沐青川,三人联手结果也一样,哭面使者存心要逃,三人联手也留不下。

  深吸了一口气,陆天星扭过头看着司马凌云和沐青川两人说道:“两位,多谢你了。”

  “陆天星咱们之间的帐有时间再跟你算,哼。”

  沐青川看着陆天星重重的冷哼一声,脸色看起来非常的不爽,自己最亲的妹妹,竟然为了一个有妇之夫要跑到江南来冒险,甚至是主动将~身~体~交给他,这让他如何不怒。

  看到沐青川的脸色,陆天星唯有苦笑,根本没有办法去反驳,谁让他把沐晴雪发给吃掉了。

  “判官,你又杀了这么多人,连我炎黄组的人都杀了。”司马凌云目光扫过周围,脸色有些不好看的说道。

  “司马凌云,我这是在为你清理门户好不好,再说了,这完全就是你的失职,炎黄组独有的破阵弩居然出现了外人的手上,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陆天星有些不爽的看着司马凌云,破阵弩专门针对武者的,而且是炎黄组的东西,如今却出现在这里,可想而知,炎黄组腐朽到了什么地步。

  “你说什么,破阵弩。”

  听到陆天星话,司马凌云脸色一下子变得难看了起来,破阵弩是炎黄组专门用来对付实力强大的武者,专门研制出来的冷兵器,专破护体真气,研制的方法一直是炎黄组的秘密,甚至想要动用破阵弩都必须有报告才行。

  如果今天真诱人动用了破阵弩,那炎黄组可不仅仅是出现内奸这么简单的事情了。

  “司马凌云,你要是不想去的话,完全顺着这条马路往回走,看看我说的是真是假,不过,你行动一定要快,不然说不定被人收拾干净了也不一定。”

  陆天星的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看着司马凌云两人说道:“司马凌云,沐大少,我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做,今天的事情,来日感谢。”

  话音落下,陆天星直接朝着陆家的方向走去,他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没有什么时间来闲聊。

  “青川,我们走,去陆天星说的地方去找找,看看有没有什么蛛丝马迹。”司马凌云看了一眼沐青川,开口说道。

  “不去陆家了?”

  沐青川愣了愣,开口道:“司马,我们不需要帮忙了吗?”

  “不用了,接连斩杀六名神话境界的高手,足以威慑后面那群心怀不轨的小人了,他们不会再出手了,而且,这只不过是第一关而已,第二关会在陆家,我们留在这里也没用,还是先去找找破阵弩的消息再说,我倒想看看,到底是谁将破阵弩拿了出来。”

  司马凌云语气带着一丝冰冷,转身对着身后沈家两名长老说道:“二老,我们先走了。”

  话音落下,两人朝着陆天星来的方向冲了过去。

  “老二,我们走,先找到曼君再说,她应该是被人骗走了,不是走的这一条路,我们必须找到,以防有人暗中对付她。”

  沈家两名长老同样身影一闪,消失在了原地。

  而在这些人消失之后,一名老者缓缓的从一处隐蔽的地方走出来,看着陆天星的消失的方向,低声喃喃自语:“三少爷,小少爷终于长大了,你的仇一定能报的,当年敢算计你的人,一个都跑不掉,小少爷会用他们的人头来祭奠你的。”

  ps:不是不想爆发,而是快过年了,不存点稿子,估计过年都过不好了!!!(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