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一定要杀了他,再杀了林倩茹这个臭****。

  思念到此,谭思的心中立刻被一片狰狞的杀机所笼罩,谭家的名誉比任何东西都要重要,决不允许任何人玷污。

  “我是谁,我呆在倩茹的家里面,你说我是谁呢!呵呵,逼婚都逼到杭市来了,你们谭家胆子可真大啊,真以为自己可以一手遮天了。”

  陆天星虽然在微笑着,声音却冷得掉渣,带着一丝森然的杀机,他原本是想找个时间去解决掉这个所谓的谭家,没想到对方居然找上门来了,今天晚上他要是不到林倩茹这里来,恐怕林倩茹今天晚上说不定直接就被带回谭家了,要是林倩茹出了什么事情,纵然他夷平谭家也于事无补了。

  听到陆天星的话,谭思的脸色瞬间变得非常难看,眼中迸射出惊人的杀机,狞笑道:“好,好的很,少爷早就跟我说过林倩茹这个臭~婊~子有些不老实了,没想到居然在家养着野~男~人了,好,看来我今天这一趟没有白来,今天我就替谭家,替少爷清理门户,杀了你,再去送那个臭~婊~子上路,让你们在黄泉路上做一对死命鸳鸯。”

  声音未落,谭思身影移动,速度快到了极致,直接横跨数米距离,出现在陆天星的面前,右腿抬起,悄声无息的朝着陆天星的胸膛踢去,速度快到了极限,却没有任何的声音发出来。

  “呵呵,七十二路弹腿,不错,这里太小了,不适合施展,不如换个地方,我也正想要见识见识你们谭家所谓的七十二路弹腿。”

  陆天星冷笑一声,身形一闪,躲过谭思的攻击,出现在阳台边上,身影一纵,直接从楼上跳下,朝着远处的郊外冲去。

  他不想在林倩茹的家里杀人,更不想让林倩茹知道杭市的谭家人来找过她,女人嘛,安安静静享受生活就可以,其他的交给男人就行了。

  “正合我意,杀了你,也省的我埋尸,直接扔了喂狼。”

  谭思狰狞一笑,脚下一动,双腿在阳台边缘一踩,整个人像是一道利剑追着陆天星而去。

  短短几分钟的时间,陆天星已经出现在一处魔都一片僻静的郊外,负手而立,一脸漠然的看着紧随而至谭思。

  “小子,这里山清水秀,是一个不错的地方,很适合做你的葬身之地,你放心等我杀了你,一定会将那个背叛谭家的臭~婊~子送下去陪你的。”

  谭思声音低沉而又沙哑,语气中充满了狰狞的杀机。

  “就冲你这句话,你今天必死无疑。”

  陆天星冷冷的看着谭思,声音如同九幽炼狱的寒风呼啸而过。

  “哼,好大的口气。想要杀我,那就要看你有没有这个实力了。”

  谭思的杀意没有任何的阻挡,全部爆发出来,怒吼一声:“今天你必死。”

  话音刚落,谭思动了。

  快如闪电,腿如疾风,谭思双脚猛地踏地,只是一闪,谭思便出现在陆天星的身边,左腿宛如弹簧一般,直接弹起,带着雷霆之力扫向陆天星的脑袋。

  这一脚势大力沉,一脚踢出,四周的空气似乎都融合在了腿风当中,带着烈烈罡风,哪怕是一块巨石挡在他的面前,也能踢得粉碎,更别说一个人头了。

  谭思嘴角露出了阴冷的笑容,他仿佛看到了陆天星被踢爆脑袋的画面了。

  “七十二路弹腿的确凶猛,可惜你还学不到家。”

  面对着来势汹汹的一腿,陆天星脸色没有任何的变化,手掌抬起,随意的朝着虚空一拍。

  “轰!”

  这一掌带着无边的罡风,空气都仿佛撕裂了一下,这一掌在一瞬间似乎变成了雷霆之掌,带着可怕的力量拍向谭思的右腿。

  “好强的力量,小子,看来我小瞧你了。”

  谭思脸色大变,双腿连番踢动,空气炸裂,带着摧毁一切的气势轰向陆天星的手掌,一定要把陆天星的手给废了。

  “不自量力。”

  陆天星冷冷的吐出四个字,不闪不避,一掌拍出,速度比之前更快,快若闪电。

  “碰!”

  “咔嚓!”

  陆天星这一掌拍在谭思的腿上,直接将谭思的左腿拍断。

  “啊!”

  谭思发出一声惨叫,双眼瞬间变得通红起来,不闪不避,右脚竟然凌空抬起,悄声无息的,目标直指陆天星的心脏。

  这一击完全是必杀,悄声无息的,但所有的力量都蕴藏在腿中,一旦踢中目标,真气直接贯穿心脏,对方必死无疑。

  可以说谭思这一招阴险到了极点,没有任何力量泄露,看似云淡风轻,实则风雷蕴藏其中,一旦爆发,必将是天崩地裂。

  “呵呵,你还没有明白我们只见的差距吗?”

  陆天星森然一笑,竟然不闪不避,一掌拍向谭思的胸膛。

  “狂妄自大,去死把。”

  谭思眼中狰狞暴涨,深吸一口气,右腿的速度快如疾风,狠狠的踢向陆天星的胸膛。

  这一腿快若闪电,肉眼几乎只能捕捉到一丝残影,眨眼之间,就已经出现在陆天星的胸膛上。

  “砰!”

  几乎没有给陆天星任何反应的时间,谭思的右腿踢在陆天星的胸膛上,还没有等谭思反应过来,只感觉右腿仿佛踢在一块磐石上,纹丝不动,甚至涌现出一股反震之力,震得他右腿一阵发麻。

  陆天星身上一道真气一闪而逝,完全抵挡住了谭思的攻击。

  “不可能,这不可能,我谭家七十二路弹腿刚猛无比,为什么连对方的真气防御都破不掉,这不可能。”

  谭思满脸震惊,七十二路谭腿是谭家绝学,他修行十几年,哪怕是天级武者,不闪不避的承受他这一招,也绝对不好过,如今踢在陆天星身上竟然没有任何的反应,撼动不了分毫,这绝不可能,这一定是假的。

  哪怕是心中仿佛掀起了滔天巨浪,谭思毕竟是身经百战,一击不中,右腿一踏,直接把陆天星当作大地,借力而动,身躯爆退出去。

  “走,你走的掉吗?”

  陆天星不屑一笑,向前一步,横跨数米,出现在谭思的身边,一掌轰在谭思的胸膛上。

  这一掌轻飘飘的,好像是不会武功的人随意挥舞出来的一掌,但是在谭思眼中却感觉这一掌好像将他身体四周全部给笼罩住了,无论他怎么躲闪也躲闪不掉,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掌印落在自己的胸膛上,几乎要把他五脏六腑都给轰碎,鲜血从谭思的口中喷出来,在空中出现一道优美的弧线。

  “砰!”

  谭思落在地上,挣扎着爬不起来,五脏六腑几乎都要被震碎了,一脸惊恐的看着陆天星,眼中带着浓浓的恐惧。

  PS:感谢缺爱谁在乎过,一本线,起点朋友的打赏,感谢支持!!!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