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知道呢!不过,不管如何,你只需要记住,这件事情跟我们没关系就行。”

  另外一人开口说道;“还有你们记住了,在梁家不该问的别问,不能看的就一定要当成没有看见,不然对你们没有什么好处,会死人的。”

  “是,是。”

  其他的几人听到这话,顿时像是小鸡啄米一样的点头,不敢说一句话,他们可亲眼看见过有的梁家侍卫莫名其妙的就消失了,在梁家消失,那基本上可以说是死了。

  “大哥,今天晚上你有没有啥活动,你前段时间看上的那个小妞泡到手没有。”

  “泡到手个屁,那小妞居然有男朋友了,哼,敢拒绝我,今天晚上我就让她知道知道我的厉害,至于她男朋友,识相的话就留他一名,不识相就宰了他……。”

  “大……大哥……。”

  突然,一个人叫嚷了起来。

  “什么事情,大呼小叫的。”

  这个大哥被人打断了话,顿时一脸的恼怒之色,差一点一巴掌扇过去,但是哪个叫嚷的人还是叫道:“大……大哥,你看,那……那是不是少爷,他被人提在了手中,朝着我们过来了。”

  那个被叫做大哥的男子立刻转过身看过去,就看到了陆天星缓缓的走过来,在他的手上提着一个人,虽然这个人一直低着头,但是很容易看得出来,这个人就是梁家的少爷梁师道。

  “这……这少爷被人抓着了,所有人立刻上去。”

  这个男子结结巴巴的好半天,终于回过神来,带着身边的三人冲向陆天星:“你知不知道我们这里是哪,你抓住的人是谁,立刻将我们少爷放下,不然,别怪我们对你不客气。”

  “滚开,这是我和梁家的事情,跟你们没有什么关系,不想死的话,立刻让开。”陆天星看着面前的几人,语气淡漠的说道。

  “放屁,你知不知道这是哪,立刻放开梁少,我饶你一条狗命……啊。”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看见自己的胸口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血洞,一杆散发出浓郁铁血气息的长戟不知道什么时候洞穿了他的心脏:“你……你敢杀我?”

  “既然不想走了,那就留下来为梁家陪葬吧!”

  陆天星手中铁血大战戟,缓缓的从这个人的胸膛中抽出来。

  “现在你们是滚还是死。”

  感觉到耳边响起冷漠的话,剩下的几人打了一个冷颤,陡然大吼:“敌袭……。”

  “死不足惜。”

  陆天星眼神陡冷,铁血大战戟轰然刺出,狂暴的力量搅动了空气,仿佛一个巨大的钻头轰出去。

  只听见一声轰鸣,剩下的那几人就仿佛充了气的气球,轰然炸裂,爆成了漫天血雨。

  陆天星没有任何的犹豫,提着梁师道,走向梁家的大门,铁血大战戟在虚空中划过一道大门,大门轰然破碎。

  而就在陆天星走进梁家的时候,外面传来的声音早就惊动了梁家的人,一个个身影出现在大门前面,在人群中一个天级巅峰的梁家武者出现在陆天星面前;“你是什么人,竟然敢闯进梁家,还有立刻放下梁少,跪下谢罪,留你一具全尸。”

  “留我一具全尸?就凭你们吗?”陆天星冷笑着说道。

  “找死。”

  这个天级境界的武者似乎被激怒了,身影一闪,凝气成刀,斩向陆天星的脑袋。

  “死。”

  陆天星连看一眼的兴趣都没有,一手提着梁师道,一只手握着铁血大战戟,没有任何花哨的招式,对着这个天级武者刺了过去。

  快,不可思议的快,这一戟如同长虹贯日一般,快到了极限,如同一道流星划过天空,带着不可思议的力量。

  扑哧!

  这个杀向陆天星的天级武者直接就被一戟洞穿,血光四射。

  然后陆天星的身影一闪,十几个颗头颅冲天而起,鲜血从喷出来,在阳光下显得异常的刺眼。

  “陆天星,你好大的胆子,敢来我梁家放肆,莫非你真以为我梁家无人不成。”

  一声充满愤怒的声音从远处传递而来,随着五道强大的气息降临,正是梁万青和梁家的四位供奉长老。

  伴随着梁万青等人的出现,梁家的其他人也纷纷出现在前院当中,当看到前院的场景的时候,脸上都是流露出浓浓的恐惧之色,紧接着用充满恨意和恐惧的眼神看着陆天星。

  而梁万青在看见陆天星和他手中提着的梁师道的时候,脸色顿时一变,随后看见被斩杀的梁家的人,满脸怨毒之色:“陆天星,你竟敢闯进梁家,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

  “活得不耐烦了?梁万青,我看你才是活得不耐烦了。”

  陆天星冷笑着说道:“想要算计我,你还没有这个资格,实话告诉你,从今往后,江南再无梁家。”

  “从今往后,江南再无梁家?”

  梁万青和那几名梁家长老,先是微微一愣,旋即哄堂大笑起来,看向陆天星的眼神尽是轻蔑:“陆天星,如果这句话是陆天狂来说,我还畏惧三分,可惜,今天来我梁家的人是你,一个区区神话级初期的人也敢到我梁家来放肆,陆天星,我现在给两个选择,第一放了师道,乖乖的束手就擒,看在陆家的份上我说不定饶你一命,第二,我直接将你轰杀,用你的血来为梁家死去的人践行。”

  梁万青语气冷漠,带着一丝狰狞的杀意,但是却不敢动手,因为梁师道还在陆天星的手上。

  “小子,你还在执迷不悟吗?速速放了梁少。”

  梁万青身边的一名老者开口道:“你今天要是不放,恐怕是难逃一死了。”

  “难逃一死?你算什么东西,一个神话级初期巅峰的人也敢在我面前狂吠,你敢出来吗?信不信我一招就灭了。”

  陆天星一番话差点将这个梁家长老给噎死,手指头哆嗦着指着陆天星,满脸的铁青之色,似乎要出手杀人,但是却不敢有任何的轻举妄动。

  “放肆,给我跪下。”

  突然,站在梁万青身后的另一个老者突然厉喝一声,猛地向前踏出一步。

  “轰隆!”

  如同一道霹雳从天空落下一般,震的整个梁家似乎都颤抖了起来,强大的气势从天空镇压下来,使得整个空间似乎都要冻结了,这一股压力就仿佛一座座大山从虚空当中镇压下来,要将陆天星给震杀当场

  这是神话级中期的力量,一旦镇压下来,实力弱点的甚至直接就会被气势震死。(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