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不是还知道什么?”

  薛冰目光烁烁的看着陆天星,陆天星既然知道这个,那一定知道其他的事情`发%发^说)

  “知道啊”

  陆天星没有隐瞒薛冰,可是下一句话却让薛冰气的几乎吐血:“但是我为什么告诉你?”

  “你……”

  看到陆天星一副欠揍的模样,薛冰的脸色一下子铁青起来,寒声说道:“陆天星,希望你配合警察的工”

  “告诉你们有用吗?等你们的人到了,我早就死了,靠天靠地不如靠自己”

  陆天星瘪瘪嘴,直接无视薛冰几乎喷火的目光,再次开口说道:“与其你们关系这些东西,倒不如去关心关心最近莫名其妙出现在魔都的外国人,去调查调查他们的位置,最好把郊外或者是一些人员混杂的地方统统都搜查一遍,说不定就有意外收获也不一定呢!”

  “你知道他们的位置在哪吗?”薛冰追问道

  “薛警官我发现你挺天真的,我要是知道他们在哪,还会像今天这么狼狈吗?”

  陆天星用一种看傻子的目光看着薛冰,他要是知道这群家伙的位置,他保证一定让这群家伙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斩草不除根,c混风吹又生这句话他还是学过的

  薛冰看着陆天星鄙视的眼神,脸色瞬间铁青,一双凤目几乎能喷出火焰来,死死的盯着陆天星,手指紧紧的握在一起,发出咔咔的声音,恨不得立刻冲上去将陆天星暴打一顿

  “好,好得很,陆天星,希望你以后千万不要落到我的手里,否则,我一定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薛冰牙齿咬的咯咯响,心中恨不得把陆天星碎尸万段

  这时候,薛冰的同时赵山从外面走过来,眼神在陆天星身上停留了片刻,这才对薛冰说道:“薛队长,你过来看看,我们在对面大厦楼顶和后巷中发现了一男一女两句尸体,经过比对现场监控,女的正是对白总进行刺杀的女杀手,而男人应该是杀手的同伙,在暗中支援同伴和暗杀白总”

  “在哪,带我去看看,白总,现在你们没事了,可以先回去了,如果有什么新消息,我们警方会通知你的”

  薛冰眼神一凛,看了一眼陆天星,没有在理会,而是立刻朝着外面走去,说不定能从这两个杀手的身上找到突破口也不一定

  “老婆,我们还去买东西吗?”陆天星扭头看着白芷晴,询问道

  “不用了,我不想去了,我们回家”

  白芷晴摇了摇头,俏脸上带着惊魂未定,哪里还有心情逛街,要是下一次在遇到这样的事情,谁知道她还有没有这么幸运

  “那好吧!我们现在就离开,我刚才看了看,这里似乎有后门,哪里应该没有记者,我们从后门离开”

  “嗯!”

  白芷晴点点头,跟在陆天星的身后,离开了内yi店

  果然,后门没有什么记者,陆天星看了一眼周围:“老婆,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去前面开车,马上过来”

  “陆天星,你……你赶快过来,我有点怕”

  白芷晴赶紧叫住陆天星,脸上带着惊恐之色

  “放心,我没事,在这里等我,我马上回来”

  陆天星轻轻的点点头,在白芷晴的额头上亲吻了一下

  白芷晴身子一颤,没有阻止,只是身子轻微的颤抖了一下,闭着眼睛享受着这一刻的安宁

  ……

  就在薛冰带领着魔都警察风风火火追查这两个杀手身份的时候,在魔都郊外一处普通的居民房中

  一个身形消瘦的中年男子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他看起来没有任何出奇的地方,相貌普普通通,丢在人群中也不会有人在意,唯一能让记住的只有他的一双眼睛,宛如饿狼一般锐利和凶狠,看一眼就让人感觉一阵阵的不寒而栗

  如果陆天星在这里的话,一定能够认得出来,眼前这个身形消瘦的中年男人就是夜狼雇佣兵团的团长——夜狼

  “团长,任务失败了,三号队的黑狼和冰女任务失败,全部被杀”

  就在这时,房门突然被人推开,一个明显是非~洲~人的黑人从外面走了进来,他的身上缠绕着一串串的子弹,背后则是背着一个六管加特林机枪,看起来十分的彪悍

  “失败了吗?”

  夜狼头也不回的说道:“知道白芷晴身边男人的实力如何吗?”

  “根据观察,最低地级巅峰,极有可能突破到天级了,冰女在他的手里连一招都走不过,而且,他的肉身非常的强大,能够抵挡住冰女凝聚出来的冰刀”这个黑人开口说道

  “我知道了”

  夜狼点点头,对于第三队的任务失败,无动于衷:“对了,我让你查关于白芷晴身边这名高手的身份查到了没有”

  “查到了,陆天星,父母双亡,在魔都阳光孤儿院长大,高中毕业后加入军队,后调入西南边境某特种部队服役,立下过赫赫战功,军衔上校,后因为不明原因退役,离开军队前往国外,一年前回到了魔都,当然我们曾经也尝试调查过这间孤儿院,可惜,这间孤儿院早在一年前就倒闭了,院长和一些熟悉陆天星的人早就离开了魔都,我们暂时无法知道更多的消息”这名黑人快速的回答道

  夜狼眉头一皱,沉声问道:“其他的消息呢!他去国外的资料为什么没有”

  “抱歉团长,我们调查过,他在国外的档案一片空白”这个黑人摇了摇头,开口说道:“团长,接下来我们怎么办,要不要继续派人试探他的实力”

  “不用了,你带几个人将第三号队和我们联系的所有线索全部抹掉”

  夜狼摆摆手,让这个黑人离开之后,脸色立刻阴沉了下来,手臂一动,一团火焰化一柄火焰刀,直接将他面前的电视一分为二,在火焰之下,直接化了铁水

  “看来我是瞧你了,天级高手,呵呵,我不管你的身份如何,与我夜狼雇佣兵团为敌,下场只有死路一条”

  夜狼缓缓的抬起头,露出那如狼似虎一般锐利的眼神,杀机冲天而起,整个房间的温度陡然下降,宛如寒冬腊月一般

  ps:早上七点半去坐车,无语了,这车开的太早了,又是几个时不下车了!!

  ...

  ...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