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着陆天星毫无波动的话,栾红月完全是愣住了,怎么也想不通陆天星竟然会这么直接的回应她的话。

  直到陆天星发动汽车离开,栾红月这才回过神来,使劲的跺了跺脚,心中不受控制的升起一团怒火,从小到大,她栾红月一直生活在鲜花和掌声之中,在江南不知道有多少男人想要得到,她都视而不见,如今对一个男人示好,但这个男人却连正眼都没有瞧过他,甚至还有些不耐烦的感觉,面对这一幕,可想而知,栾红月内心之中的不爽和怒火有多么的旺盛。

  “好,好得很,陆天星,陆家三少爷,我记住你了,我告诉你,咱们之间没没完,我会让你主动臣服在我栾红月的石榴裙下,让你乖乖的为我所用,听从我的差遣。”

  栾红月使劲的咬了咬牙,目光充满了坚定之色,只要能够让陆天星拜倒她的石榴裙下,说不定她就能摆脱家族的控制,摆脱一个弱者的身份,成为像武则天一样,醒掌天下权。

  ……

  对于自己离开后,栾红月的变化如何,陆天星压根就不想知道,而是驾驶着车子在马路上行驶,沈曼君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侧着头,一眨不眨的盯着陆天星,目光中带着强烈的好奇和狐疑之色。

  “怎么,这么看着我做什么,是不是觉得我今天特别的帅,已经让你着迷了,打算和我去一家酒店做什么羞羞的事情了。”陆天星感受到沈曼君的目光,面带笑容的说道。

  “去你的,一天到晚没个正经。”

  沈曼君白了陆天星一眼,颇为好奇的说道:“我只不过是有点好奇,这一次你竟然对一个美女视而不见,这可不是你的风格。”

  “那你说我是什么风格。”

  “当然是看见美女就忍不住想要调~戏一番,然后口花花的占便宜了,这栾红月这么漂亮,身材又火辣,关键还想勾~搭你,你居然不动心,这不符合你的风格。”沈曼君微笑着说道。

  “算了吧!这样的女人我可不想去招惹。”

  陆天星摇了摇头,他虽然喜欢女人,但不代表什么女人都要调~戏一番,有些女人跟毒蛇一样,要是沾上了,说不定会致命。

  “为什么这么说。”沈曼君看着陆天星,好奇的问道。

  陆天星深吸了一口气说道:“这个女人的心机太重,喜欢算计别人,她接近我可不是为了我,而是为了陆家,认为只要掌控我,就能掌控陆家,这样的女人敬而远之,我可不希望我身边的女人一天到晚算计我。”

  “你说的也对。”

  沈曼君点了点头,看了一眼周围,说道:“陆天星,送我回酒店吧!”

  “回酒店,不是说换个地方吃饭,在陪陪你吗?”

  “不用了,我又不是那些小女孩,非要一天到晚腻歪在一起,在说了,我们出来的已经很久了,万一要是让乔乔这小丫头知道了,天知道又会闹出什么事情。”沈曼君摇了摇头说道。

  “怕什么,乔乔这丫头还敢翻天不成,她要是敢翻天,我揍死她,让她知道她这个后爸的威力。”

  “一边玩去,你是谁后爸啊。”沈曼君俏脸闪过一抹羞红,拍打了一下陆天星说道。

  “嘿嘿,你说得对,我还没有吃掉你,还不算你的男人,你说我是不是要找个时间把你给吃掉,让你见识一下我这个金刚小旋风的威力。”陆天星看着沈曼君微笑道。

  而在这一刻,沈曼君的身子轻轻一颤,俏脸上立刻闪过一抹红晕,倒不是因为陆天星的话,而是陆天星在说话的同时,一只手的手掌直接落在了她的大腿上,似乎还有再进一步的打算,这让沈曼君顿时面若红霞起来。

  “陆天星,你……。”沈曼君只感觉心中仿佛有无数蚂蚁在爬一样,紧咬着红唇的说道。

  “嘿嘿,没什么只是提前收取一点利息而已。”

  看着沈曼君的模样,陆天星哈哈大笑,不过也没有了其他的动作,只是将手放在沈曼君的美~腿上,享受着宛如丝绸般的滑~嫩。

  ……

  而与此同时在陆家的后院当中,陆老爷子和白芷晴两人吃过午饭之后,一脸悠闲的坐在池塘边上的小亭子中下着棋。

  “老咯,老咯,我又输了,芷晴,你的棋艺还真是高,连我不小心都要着了你的道,连翻盘的机会都没有。”

  陆老爷子将手中的棋子放在旁边的棋盆当中,感概一声,道:“好久没有这么放松了,芷晴谢谢你今天陪着老头子我下棋。”

  白芷晴轻笑着说道:“爷爷,你说笑了,我陪你是应该的,你要是不嫌弃的话,以后可以到魔都来找我,到了那里,我天天陪你下棋,陪你四处走走逛逛,这样你就不会无聊了。”

  “好啊,我正好想要出去散散心,到时候你可不要嫌我这个糟老头子麻烦。”陆老爷子一脸笑容的回应道,与其呆在陆家看着陆家的人勾心斗角,还不如出去散散心。

  “怎么会呢!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会嫌弃爷爷你,要是我爷爷知道你来到了魔都肯定也非常的高兴的。

  白芷晴脸上也是浮现出了一抹笑容。

  陆老爷子听到这话,撇撇嘴说道:“得了吧!就你爷爷那火爆脾气,能不见面拿把枪送我一颗子弹就不错了。”

  “爷爷,你知道我爷爷?你们不是昨天才见过面吗?”白芷晴好奇的看着陆老爷子问道,他爷爷脾气火爆,这是众所周知的,只不过陆老爷子是怎么知道的。

  “你爷爷的名字谁不知道啊。”

  陆老爷子撇撇嘴说道:“我没有见过你爷爷,但也听说他的名字,当年那可是号称白疯子,一言不合就敢跟你翻脸的火爆脾气,而且作风完全是不要命了,要不是他现在老了,脾气收敛了不少,我估计昨天晚上他敢拿着枪冲进陆家你信不信。”

  “爷爷,我爷爷的脾气应该没有这么火爆把!”

  白芷晴尴尬的笑了笑。

  “你别替他辩解了。”

  陆老爷子撇撇嘴,看着白芷晴说道;“芷晴你能跟我说说你和天星是怎么认识的吗?”

  (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