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悔吗?”

  愕然的听到白芷晴的话,陆天星放慢了车速,从口袋中摸出一根香烟给自己点上,这才缓缓的开口说道:“我从来没有后悔过,他们是我的兄弟,为了国家冲锋陷阵,甚至在死的时候,连名字,连档案,连一个完整的身体都没有留下。”

  “如果他们死在敌人的手里,那是为国捐躯,死的光荣,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但是他们不是死在了冲锋的路上,而是死在了一群龌蹉小人的算计当中,死的这么憋屈,所以我必须要报仇,不管如何,害死他们的人必须要死,我要用他们的鲜血为我的兄弟践行,哪怕是赌上我的前途……。”

  陆天星的声音已经有了一丝阴沉之色,带着一丝狰狞的杀意:“我从来就没有后悔我做过的一切,哪怕是再来一次,我也不会后悔,他们敢算计我的兄弟,那就得死,不管是谁。”

  看到陆天星那有些狰狞的模样,白芷晴感觉自己心中一阵抽痛,早知道会这样,她就不会询问陆天星这些话了。

  “陆天星,对不起,我……。”

  白芷晴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还没有说完,就被陆天星给打断了:“老婆,你没有什么对不起我的,我们是夫妻,有什么不能说的,以后你别跟我说对不起,因为夫妻之间没有什么对不起的事情,而且要说对不起的人是我,你一心一意对我,而我却无法给你一颗完整的心,我……。”

  “陆天星,你不要说了。”

  陆天星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白芷晴给打断了:“陆天星,你刚才不是对我说过吗?我们是夫妻不需要说什么对不起,而且,我也从来没有后悔过和你在一起,你是我这辈子的男人。”

  陆天星心中一阵感动,刚想说什么,口袋中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陆天星没有任何犹豫的拿出了手机,当看到来电显示的时候,陆天星眉头微微一皱,略微思索了一下,也没有说什么,当着白芷晴的面接通了电话。

  “沐小姐,你有什么事情吗?”陆天星接通电话后,立刻开口说道。

  打电话的不是别人,正是沐晴雪,说实话,他真的不想和沐晴雪有太多的纠缠,正是因为对沐晴雪有太多的愧疚,他才不想和沐晴雪有太多的纠缠,因为纠缠的最深,最终沐晴雪就会伤的越深。

  坐在旁边的白芷晴在听到陆天星的话,神色微微一愣,深吸了一口气,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在安安静静的坐在旁边,就仿佛没有听见陆天星在和沐晴雪打电话一样。

  “你有空吗?我想约你出来喝杯酒。”

  听到陆天星的话,沐晴雪刚刚鼓起的勇气顿时就好像泄了气的皮球,一下子瘪了下去,要不是陆天星的耳朵灵敏,几乎听不到沐晴雪说的是什么。

  听到沐晴雪的话,陆天星眉头皱了皱,目光下意识的落在了身边的白芷晴身上,就在他准备拒绝的时候,沐晴雪那宛如天籁般的声音再次成佛那个听筒里面传来。

  “我哥明天就带我回京城了,我今天约你出来,只是想要和你道别而已,可以吗?”

  听着沐晴雪略带哀求的声音,陆天星最终微微叹了一口气,道:“你在什么地方,我等一下就过去。”

  “我在丰华路彩虹酒吧等你。”

  “好,我待会就过去。”

  话音落下,陆天星就直接挂断了电话,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一丝苦笑,看着白芷晴说道:“老婆,我……。”

  “陆天星如果你有事就先离开吧!我自己一个人坐出租车回去就好了。”白芷晴并没有询问陆天星到底去哪,也没有去质问他和沐晴雪的关系,只是轻声说道。

  “老婆,你一个人回去,我不放心,还是我开车送你回去吧!”

  “嗯!”

  陆天星没有在说话,只是开着车在马路上行驶,差不多用了二十多分钟,车子停在了园林酒店的门口。

  陆天星和白芷晴两人从车上下来。

  走到酒店门口,白芷晴突然停了下来,看着陆天星说道:“陆天星,我不管你和沐晴雪是什么关系,但是你今天晚上必须给我回来,你要是敢不回来,那就小心自己身上少一个零件。”

  话音未落,白芷晴没有在等陆天星开口,直接转身朝着酒店内走去。

  看着白芷晴的背影,陆天星心头一阵苦笑,从口袋中摸出一根香烟给自己点上,转身朝着酒店外面走去。

  刚走到驾驶室的位置,准备上车,陆天星似乎想起了什么,对着虚空,语气淡淡的说道:“我要离开一会,你们好好保护好少奶奶,一旦有陌生人靠近想要对少奶奶不利,不管是谁,格杀勿论,出了事情,我来兜着。”

  如果此时有人在旁边听到陆天星的话,肯定是把陆天星当成一个傻子,这周围空荡荡的,什么人都没有,对着空气说话,这不是傻子是什么。

  不过,随着陆天星的声音落下,空气中飘来一个声音:“是,三少爷。”

  这个声音是陆家禁卫的声音,也是专属于陆家家主统领的一支力量,自从沐晴雪被梁师道给绑架后,陆老爷子就专门拍了陆家禁卫在暗中保护白芷晴。

  听到了这个声音回答之后,陆天星没有再说什么,而是上了车直接离开了园林酒店,朝着沐晴雪嘴里说的彩虹酒吧而去。

  彩虹酒吧是丰华路比较有名的一间酒吧,但是彩虹酒吧和别的酒吧不同,说放在什么刺穿人耳膜的音乐,邀请着一堆漂亮的美女在台上跳着热舞,吸引着无数男人大吼大叫。

  那彩虹酒吧完全是反其道而行,说它是一家酒吧还不如说它是披着酒吧外衣的高档餐厅,因为里面很安静,几乎没有任何吵闹的声音,只有那悠扬的音乐在酒吧内飘荡,带着几分诗情画意。

  而且,来到彩虹酒吧的人也不是什么红男绿女,而是真正的精英,全部都是一些白领,身上穿着西装,三三两两的坐在那里,悠闲的喝着酒,当然这是女多男少,毕竟不喜欢酒吧热闹的女人多得是,而这间酒吧自然成为了他们首要的目标。(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