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把这瓶酒送到对面去,就说我请他们喝的。”

  看着这名服务员,唐庆指了指对面陆天星所在的位置。

  “好。”

  服务员也没有说什么,这种送酒的事情在酒吧常有,什么女的看见男的长得帅,或者男的看见女的长得漂亮,送酒也是十分稀松平常的事情。

  看着服务员离开,唐庆脸上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懒的在理会对面的陆天星,继续抱着身边的女人喝酒,在他看来,唐家的毒药天下无双,要不了多久,沐晴雪就会主动送上门来,至于陆天星,敢唧唧歪歪,直接弄死就好了,死一个人唐家还是可以轻松摆平的。

  丝毫不知道有人想要算计自己的陆天星和沐晴雪两人你一杯我一杯的喝着酒,陆天星喝了几杯酒就停了下来,看了一眼还在一杯接着一杯不停喝酒的沐晴雪,陆天星眉头皱了皱,在他看来,沐晴雪分明是打断借酒浇愁。

  “别再喝了,再喝就喝醉了。”

  陆天星看到沐晴雪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眉头不由自主的皱了皱,连忙伸手抢过沐晴雪的手中的酒杯放在桌子上。

  似乎感觉到酒杯被人给抢走了,沐晴雪抬起头,露出那张绝色的容颜,只不过此时她的脸上缺带着一丝凄然之色:“喝醉了就喝醉了,反正没有人关心我,与其如此,不如借酒消愁,醉了以后,就什么都不需要去想,不需要知道了。”

  听到沐晴雪的话,陆天星一阵苦笑,他又怎么听不出沐晴雪的弦外之音到底是什么。

  看到陆天星不说话,沐晴雪的眸子中闪过一抹黯然之色,陆天星终究是不愿意接受她吗?

  看着沐晴雪那黯然神伤的眸子,陆天星轻轻的叹了一口,沉默了片刻说道:“你明白打算什么时候离开江南,我到时候去送送你。”

  不管他接不接受沐晴雪,都无法磨灭掉沐晴雪来江南帮助他的恩情,所以于情于理他都要去送沐晴雪一程。

  “真的吗?”

  听到陆天星的话,沐晴雪原本有些黯然的美眸中陡然闪烁着一抹亮光,充满了惊喜和期待的神色。

  看到沐晴雪的模样,陆天星轻轻的点了点头说道:“嗯,我明天去送你,因为我们是朋友。”

  沐晴雪没有说话,微微沉默了片刻,摇了摇头说道:“天星,你明天不用来送我了,要是让我哥看见你,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你哥!

  听到沐晴雪的话,陆天星感觉到一阵蛋疼,都说女婿都是岳父的仇人,他也没听说过和大舅子也是仇人啊,自从昨天沐晴雪来了之后,他感觉沐青川整个人看他的眼神都带着杀意和不爽。

  “那还是算了。”

  陆天星摇了摇头,真要是让沐青川看到自己去送他的妹妹,还不跟自己翻脸才奇了怪了:“以后你要是遇到了什么麻烦,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可以打电话给我。”

  “真的吗?”

  “嗯!”

  看到陆天星点头,沐晴雪的脸上顿时露出了一丝灿烂的笑容,如牡丹花盛开了一般,让陆天星都微微有些失神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位服务员托着一个托盘从旁边坐过来,将托盘上的一瓶红酒放在沐晴雪的面前:“这些小姐,你好,这是你对面的哪位先生送给你的轰酒。”

  对面!

  听到这名服务员的话,沐晴雪和陆天星的目光下意识的扭过头,立刻就看见了包厢中的唐庆等人正抱着几个女人正在喝着酒。

  沐晴雪眉头皱了皱:“麻烦你把这瓶酒拿回去,我不习惯和别人的酒……。”

  “别啊。”

  沐晴雪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陆天星给打断了道:“晴雪,既然有人送酒来了,为什么不喝,反正是免费的,不喝白不喝,好了,没你的事了,你可以走了。”

  最后一句话,陆天星是对着身边的那名服务员说的。

  这名服务员点了点头,转身准备离开,不过,在离开之前,他的目光下意识的扫过沐晴雪,脑海中闪过一丝疑惑的神色,他总感觉沐晴雪有些熟悉,不过也没有多想,来酒吧的熟客很多,说不定沐晴雪也是其中一位也说不定。

  “晴雪,看来你的魅力不少啊,居然有人给你主动送酒来,来,继续喝,喝完这一杯我送你回酒店。”

  陆天星笑着说了一句,拿起放在桌上的这瓶红酒给沐晴雪倒了一杯酒,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我明天无法送你,那就敬你一杯,祝你旅途愉快。”

  陆天星将其中一杯酒递给沐晴雪,而自己则是端起一杯酒。

  “叮!”

  两个玻璃杯子轻轻的砰在一起,陆天星端起酒杯放在口中,正准备喝一口,突然,鼻尖轻轻一动,似乎嗅到了什么,眼中顿时闪过一丝怒色,连忙将酒杯放下:“等等,晴雪先别喝。”

  “怎么了?”

  沐晴雪有些疑惑的放下酒杯。

  “这酒被人下了**之类的毒。”

  陆天星脸色有些难看的扫过对面的包厢,而一直和哪些女人嬉闹的唐庆似乎感觉到了陆天星的目光,脸上露出一丝嘲讽的笑容,不屑一顾。

  “被人下毒了。”

  沐晴雪在听到陆天星的话后,脸色顿时变了变,连忙将手上的酒杯放在桌子上,一脸的惊恐之色,她虽然没有去过酒吧,但也听说过这种事情,一个漂亮的女人在酒吧中被人下了**的毒,最终的下场可想而知。

  此时的陆天星眼中已经闪烁出了一丝冰冷的杀意,他当初在地府佣兵团,经常被曼陀罗试药,对于毒药自然是清楚的很,如果他判断的没错的话,这瓶红酒里面下得是一种**的毒药,专门用来控制别人的,任何人服用这种毒药,在短时间内只会听从下毒者的控制,如果沐晴雪喝下这杯酒下场可想而知。

  “晴雪,我们走。”

  漠然的扫了一眼对面包厢中哈哈大笑的唐庆等人,陆天星猛地从位置上站了起来,拉着沐晴雪的手,朝着包厢的方向走过去。

  “陆天星,你去哪?”

  沐晴雪被陆天星的动作吓了一跳。

  “有人想要找死,我去送他们送他们一层。”

  陆天星语气冷漠,脸色带着一丝冷然之色。(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