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就在陆天星拉着沐晴雪准备去包厢的时候,那些纨绔子弟也注意到了这一幕,非但没有任何的害怕,反而是一脸的哈哈大笑,丝毫没有把这些放在心上,在他们看来陆天星简直是不堪一击。

  “哈哈,唐少,看来你的毒药不行啊,人家都发现了,现在估计是来找我们的麻烦了,哎哟,唐少,待会你一定要出手啊,人家好害怕。”

  “怕什么,送上门来的小妞才是最有味道了,待会唐少尝过那小妞的味道后,可千万记得记得我们兄弟几个,我也想要尝尝她的味道。”

  “说的是,不如待会我们三个一起怎么样,一共三个地方,一人一个,谁也不抢谁的。”

  “说的不错,这个我喜欢,不过,话又说什么,你们怎么知道他是来找我们麻烦,还是跑了。”

  包厢中的那几名纨绔子弟发出张狂的大笑声,对于他们来说,他们有钱,就没有摆不平的事情。

  “你们放心好了,他跑不掉的,小四,你去将那小妞给我带过来,如果那小子识相,打断他的四肢让他滚蛋,如果不识相,给我宰了他。”唐庆在身边女郎的宝贝上使劲的抓了一下,一脸无所谓的说道,在唐家眼中,杀一个人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是。”

  在唐庆等人身后,一直站在一个宛如铁塔般的男子,在听到唐庆的话,没有任何的犹豫,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砰!”

  然而,没有等这个铁塔男子走出房间,整个包厢的门突然被人一脚从外面踢开了,陆天星带着沐晴雪一脸冰冷的从外面走进来,目光冷冷的扫过周围:“刚才的酒是谁送过来的,滚出来。”

  沐晴雪跟在陆天星的身后,带着一个卡通口罩,将面容全部遮住了,但是一双美眸中同样是流露出一丝怒火,死死的盯着唐庆等人,但是却没有开口,因为她相信陆天星会解决的。

  “小子,你特么谁啊,敢跑到这里来,我告诉你,我们唐少看上你的女人是你的福气,留下你的女人,在给我们磕三个响头,然后滚,别逼我们动手,不然打死了你都没人管,你信不信。”

  “就是,小子你别给脸不要脸。”

  “唐少,嘿嘿,说起来我还没有玩过更刺激呢!不如我们把这小子擒下,然后当着他的面上~他~的女人如何,你说这样是不是更加的刺激。”

  包厢当中的那些纨绔子弟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丝毫没有把陆天星给放在眼里,他们的家世在江南虽然比不上陆家,周家这些家族,甚至不算是什么家族,但却是有钱有势的富二代。

  而且,他们可不相信那些世家公子会跑到这种酒吧来喝酒,就算有,有唐少撑腰也不怕。

  而坐在沙发上的唐庆抬起腿,扫了陆天星一眼,轻飘飘的说道:“小四,我现在心情很不好,给我废了他四肢,然后把他给我扔出去。”

  没有任何的犹豫,这个铁塔般的男子向前踏出一步,就如同一个野兽苏醒了过来一样,五指张开,直接抓向陆天星的肩膀,赫然是打算用手指的力量将陆天星的肩膀给捏碎,可以说残忍到了极点。

  五指落下,凶残无比。

  陆天星在看到这一幕之后,嘴角露出一丝不屑的笑容。

  眼看着这一抓快要落下的时候,陆天星动了,轻轻的抬起手臂,直接将抓住了铁塔男子的手腕。

  “咔嚓!”

  只听见一声脆响,陆天星将这铁塔男子的手腕捏的粉碎。

  “啊!”

  铁塔男子发出一声痛苦的怒吼声,剧烈的疼痛让他的双眼瞬间变得血红了起来,非但没有任何的害怕,反而是激怒了他心中的怒火,不闪不避,一个膝撞狠狠的撞向陆天星的肚子。

  “不知死活。”

  铁塔男子的速度更快,但陆天星的速度更快,抬起脚对着铁塔男子的肚子就是猛地一脚踢了出去。

  “砰!”

  铁塔男子被一脚踢飞了出去,重重的砸在这几个纨绔子弟面前的玻璃茶几上,酒水和破碎的玻璃飞溅四周。

  铁塔男子摔在地上之后,一口鲜血喷出来,身子抽搐了两下,已然是进的气多,出的气少了。

  包间中的所有人都愣住了,他们怎么没有想到陆天星竟然真的敢动手,而那些陪酒的女郎则是一脸的惊恐之色,尖叫着朝着外面跑去,也不管自己身上是不是走~光~了。

  陆天星没有理会这些人,而是带着沐晴雪走进了包间,随手将包间的门观赏了,声音冰冷的说道:“你们的话刚才很臭,有种再说一遍。”

  “说一遍又如何,小子,我~草~你~大……。”

  其中一个纨绔子弟站起身走向陆天星,手指指着陆天星,下意识的张口就骂,就是话还没有说完,就看见眼前一道身影一闪而逝。

  下一刻,一道清脆的巴掌声在众人的耳边响起。

  “啪!”

  这个年轻男子就仿佛是一个陀螺一样,直接被一巴掌给抽的旋转着飞了出去,几颗牙齿伴随着鲜血从嘴里喷出来。

  “砰!”

  这个年轻男子重重的撞在包间的墙壁上,然后掉落下来,半边脸几乎都是血肉模糊一片,脸颊的骨头都碎掉了。

  这一次是陆天星含怒出手,而且刚才叫嚣的最欢的就是这个年轻人,竟然说当着他的面来~上~沐晴雪,这种人敢这么做也没有必要留手了,虽然没有杀了他,但估计这辈子也只能是个傻子了。

  “小子,你敢动我的人,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

  看到陆天星在自己面前抽飞自己的人,唐庆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难看了起来。

  “抽了又如何,你信不信我连你一起抽。”

  陆天星冷冷的说道:“我再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红酒当中的毒到底是谁下的,说,不然我不介意将你们全部给废了,让你们一辈子也碰不了女人。”

  看到陆天星直接无视自己,唐庆的脸色尤为的难看了起来,身为蜀中唐家的人,他什么时候受到过这种屈辱。

  “小子,你知不知道我是谁,我是蜀中唐家的人,刚才的毒是我下的又如何,、实话告诉你,你的女人我看上了,识相的把你的女人送给我玩几天,不然的话,今天我就杀了你,然后再玩~你的女人。”唐庆一脸阴森的看着陆天星说道。(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