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陆天星思索着蜀中唐家为什么要来到江南的时候,包厢外面十几名警察冲了上来,直接冲进了包间当中,当看到包间内的情况的时候,五六名警察立刻严正以待,纷纷拔出枪对准了陆天星:“不许动,立刻抱头蹲下,不要试图顽抗。”

  在这些警察的身后,一个中年模样的警察大步流星的朝着这边走过来,脸上带着严肃的神情。

  “周局长你来了,我是正天集团的董事长的儿子,我爸爸还请你喝过酒啊,你记得吗?”

  看到中年警察走过来,原本那些畏畏缩缩的纨绔子弟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样,立刻大声说道:“周局长,就是这个暴徒,我们在包间中喝酒喝得好好的,这个暴徒冲进来就把我们打了,范少都快被他打死了。”

  “我爸是于正峰,立刻给我把这个凶徒给我抓起来,严刑拷打,我怀疑他是一个杀人凶手……。”

  又一个纨绔子弟站了起来,指着陆天星大声说道,只不过当看到陆天星的眼神扫过来的时候,顿时就好像是老鼠见了猫一行,喉咙中发出咯咯的声音,没说完的话,立刻卡在喉咙当中,再也说不出来了。

  陆天星在看到这些警察之后,脸上并没有任何的慌乱之色,依旧是一脸的淡漠之色。

  沐晴雪则是站在陆天星的身边,并没有说话,在沐晴雪的心中,陆天星是无敌的。

  而唐庆则是一脸怨毒的盯着陆天星,他发誓一定要让陆天星生不如死,同时目光落在沐晴雪的身上,带着一丝丝浓浓的贪婪之色。

  中年警察没有理会周围那些纨绔子弟的叫嚣,而是用目光扫过周围,最终落在了背对着大门的陆天星的身上,沉声说道:“这位先生,你涉嫌打架斗殴,麻烦你跟我们走一趟。”

  “走一趟倒是没有问题,但是你们确定不询问一下为什么要打他们吗?”

  陆天星慢慢的转过身,看着说话的中年警察。

  “这位先生,你这话是在质疑我们……。”

  本来听到陆天星的话,这个中年警察还有不爽,只不过当看到陆天星的面容时,脸上顿时大变,再也顾不上什么,一脸恭敬的走到陆天星的身边,恭恭敬敬的叫道:“陆少。”

  听到这个中年警察的话,陆天星微微一愣:“你认识我?”

  “陆少,我叫周湾,你的身份是家主告诉我的,说以后见到陆少就相当于见到了家主。”叫做周湾的中年警察一脸恭敬的说道。

  “你是周家的人?”

  “是的。”

  周湾点了点头,目光扫过那些刚才叫嚣的年轻人,语气平静的说道:“陆少,要不要我帮忙,把这些家伙全部带回去,这些纨绔子弟没有几个屁股是干净的,稍微查一下就能让他们待上监狱里待上一辈子。”

  那几个纨绔子弟在听到周湾的话后,脸色顿时变得从苍白了起来,一脸惊恐的看着陆天星,作为苏州的人,他们当然知道周湾是周家的人,可是现在连周家都对陆天星这么尊敬,那陆天星的身份是什么?

  几个纨绔子弟吓住了,半天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这几个纨绔子弟交给你了,一辈子就不用了,不过他们的嘴巴太臭了,让他们在里面呆上几年,清醒一下脑子,另外,养不教父之过,既然他们父亲没教好他,那就让他们家都变成普通人吧,这样就有时间教孩子了。”

  陆天星扫了一下那几个纨绔子弟,语气淡漠,直接将这些人的生死给定了下来。

  这还是陆天星手下留情的结果,要不然,这几个纨绔子弟就不是进监狱这么简单了。

  “是,陆少,我会处理好的。”

  中年男人周湾点了点头,冲着身边的警察挥挥手道:“还愣着干什么,把这个几个人抓起来,带回警察局。”

  那些警察在听到周湾的话后,微微一愣,但很快就如狼似虎一般扑向那几名纨绔子弟。

  那些纨绔子弟的身体早就被酒色掏空了,哪里会是那群警察的对手,直接被抓起来了,任由他们哭爹喊娘也无济于事。

  看到这一幕,周湾恭敬的对着陆天星说道:“陆少,不知道你还有什么吩咐。”

  “你先别走,让几个人把酒吧清理一下,我需要处理一些事情。”

  “好的,陆少您稍等。”

  中年男人没有任何的犹豫,立刻转身朝着外面走去,刚好就碰到了急匆匆赶过来的酒吧经理。

  两人似乎说了什么,紧接着那名经理的脸色狂变,立刻下了楼。

  陆天星冲着沐晴雪点了点头,直接走到唐庆的身边,像是提小鸡一样抓起唐庆,直接朝着酒吧的一楼走去。

  等到陆天星下楼的时候,整个酒吧已经变得空荡荡了起来,原本用来渲染气氛的灯也全部关掉了,而是打开了大灯,让整个酒吧都明亮了起来。

  周湾坐站在旁边,而那些警察则是将那几个纨绔子弟带回了警察局,只有两三名在外面阻止别人进来,至于酒吧经理早就躲了起来,他只是酒吧的经理,而不是大家族的人,神仙打架,凡人还是有多远躲多远为好,不然说不定就会遭殃。

  陆天星提着唐庆,和沐晴雪从二楼走下来,像是扔垃圾一样随手将唐庆扔在了地上。

  “你……你竟然敢这么对我,我一定会把你碎尸万段的,我们唐家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唐庆看着陆天星,眼中带着一丝浓浓的怨毒之色还有意思恐惧。

  “唐家很厉害吗?”

  陆天星冷笑一声,道:“敢在我的酒里下药,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不过,我这人一向喜欢给人一个机会,你不是说你三叔很厉害吗?那就打电话叫他来,如果他不来,我今天就打断你的推,废了你的第五肢,让你成为一个废人。”

  “你敢……。”

  唐庆的内心震撼不已,又惊又怒,他怎么没有想到陆天星明知道他身份之后,还敢废了他,这得有多大的胆子才行啊。

  可是让他打电话,他根本就不敢,在来江南之前,他的父亲就对他叮嘱过,在江南一定要便宜行事,绝对不能惹出什么乱子来,这要是让他父亲知道了,他绝对吃不了兜着走,说不定回到唐家直接就是家规处置了。

  想起唐家的家规,唐庆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哆嗦,心头带着一丝后悔,早知道陆天星是一个煞星,他打死也不会在酒里下药,可惜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晚了。(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