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整个保安部已经看不见任何的保安,空荡荡的没有任何一个人,不是玫瑰她们不想把保安留在这里,而是这些保安都是普通人,留在这里难免会出什么事情,这件事情是因为她们引起的,如果伤及无辜,这就不是她们所愿意看到的。

  而与此同时,在电梯当中的中年男子等人,看见电梯并没有按照他们想象中的停在他们预定好的位置,而是直接停在了半途当中,脸色都是忍不住的变了变,电梯停在中途而当中,那只有一个解释,白氏集团的人现了他们,所以将电梯停在了这里。

  至于电梯出现故障,绝对不可能,小区中电梯出现故障或许有可能,一家大集团的电梯每个月都会进行检查维修,绝不会出故障。

  “方琮长老,对方似乎已经现我们了,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做,要不要破开这电梯,直接杀进去。”中年男子身后的一个魁梧大汉沉声说道。

  “先别轻举妄动,只要对方既然将电梯停在这里,并且外面没有埋伏,说不定只是想要探一下我们的底细,先不要轻举妄动,一切听我命令。”

  中年男子的眼中闪过一抹阴沉的杀意,随即消失的无影无踪,脸上重新挂着一丝淡淡的笑容,伴随着电梯门的打开,直接从电梯当中走了出去。

  当走出电梯之后,看着空荡荡的保安部,中年男子的瞳孔猛地一缩,眼中闪过一抹阴霾之色,随即当看到缓缓的从保安部走出来的玫瑰,曼陀罗,薛曼三人的时候,神色微微一愣,脸上旋即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大步流星的朝着薛曼走过去,边走边说:“薛部长,原来是你啊,很高兴见到你,对了,你们的电梯貌似坏了,我不得已才从电梯里面出来,如果冒犯了贵公司,在这里还希望薛部长多多包涵。”

  “站住。”

  看到中年男子走向薛曼,玫瑰声音冰冷的开口说道:“你在往前一步的话,我不保证你还活着。”

  “这位小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听到玫瑰的话,中年男子脚步一顿,脸上带着一丝不愉,一脸愤怒的看着薛曼说道:“薛部长,这就是你们白氏集团的合作诚意不成?我知道我贸然闯进你们公司其他的部门是我不对,但是这是因为电梯停运的缘故,正所谓是不知者不怪,我是怀着很大诚意来和白氏集团合作,这就是你们的待客之道吗?如果是这样,我宁愿不和你们白氏集团合作,也不看你们脸色,既然你们不欢迎,那我们现在就选择离开,哼。”

  说完之后,中年男子说完之后,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转身怒气冲冲的离开,就好像真的如他说的那样,他不受这口气。

  “走?你既然来了,还觉得自己今天走得掉吗?”玫瑰看着中年男子的身影,冷笑着说道。

  伴随着玫瑰的声音,几道身影缓缓的从另外一个角落当中走出来,每一个人的身上都散出冰冷的杀意,笼罩在走廊之上,一瞬间,整个走廊似乎都变得阴冷了下来,浩荡的气息仿佛火山爆一般,滚滚如潮,弥漫在空气当中,让人有一种窒息的感觉。

  这几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地府佣兵团除去曼陀罗之外的九大统领,贪狼,破军,铁牛,浮屠等人。

  林雅妃从江南回到魔都之后,为了预防万一,直接让贪狼,破军等人

  看到突然出现的破军和贪狼等人,中年男子的脸色勃然大变,浑身肌肉一下子紧绷到了起来,整个人如临大敌一般,一刻不敢放松,别看他的实力现在是神话级中期境界,而破军和贪狼等人只不过是刚刚踏入神话级初期而已,但是贪狼和破军等人身上散出来的杀意和阴冷气息,却让他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就仿佛如果真的和贪狼破军等人厮杀,哪怕他能将贪狼和破军等人全部斩杀,他终究也难逃一死。

  这也是他在听到玫瑰的话后,立刻转身就走的原因,他在保安部感受到了一股威胁他生命的气息,而且,这股气息并非全部来自贪狼和破军等人,还有来自其他的地方,这才是致命的。

  深吸了一口气,中年男子压下心头的悸动,示意收下的人稍安勿躁,转过身看着玫瑰和薛曼等人,沉声说道:“买卖不成仁义在,薛部长,这就是你们白氏集团的待客之道吗?我不和你们合作,还不准我离开吗?你们白氏集团未免也太霸道了。”

  听到中年男子的话,玫瑰嘴角勾勒出一抹妩媚的笑容,淡淡的说道:“买卖不成仁义在,你说的没错,商场都是这个规则,但是如果这个人不是来跟我们做买卖的,而是来杀人呢!既然如此,那就不存在所谓的买卖不成仁义在这句话了,你说呢!”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中年男子神色不变的看着玫瑰,语气平静的说道。

  “呵呵,什么意思,我想你比我的更加清楚,事到如今,你打算伪装下去吗?”玫瑰语气淡漠的说道。

  中年男子听到玫瑰的话,脸上闪过一抹杀意,语气恢复了冰冷,带着一丝杀意,没有再选择反驳,而是开口说道:“我很好奇,你到底是怎么现我是伪装的,我自问我伪装的很好才对。”

  伴随着中年男子的话音落下,他的手掌往脸上一抹,一张人皮面具从他的脸上被抓下来,露出原本的面孔。

  “你的确伪装的很好,但是你忘了凯旋国际化妆品公司的董事长方国华只不过是一个身体虚弱的胖子而已,你面容模仿的惟妙惟肖,但是你却模仿不了一个人的生活习惯,当然这是其一。其次,你忘了这里是白氏集团,而凯旋国际化妆品公司这个名字听起来大气,是一个大公司,但实际上凯旋国际化妆品公司只不过是一个二流的化妆品公司而已,比起白氏集团差的太远了,你觉得一个二流公司的董事长敢这么嚣张的带着保镖来白氏集团吗?不战战兢兢就不错了,你却带着保镖肆无忌惮,你觉得你没有问题吗?”

  玫瑰看着中年男子,淡笑着说道:“不得不承认,你们的胆子真大,居然敢跑到这里来杀人,不过,既然来了,你们就不用回去,把命留下来吧!”

  “哈哈哈,把命留下来,就凭你们几个吗?区区九个神话级初期吗?我杀他们比踩死一只蚂蚁还要简单,更别说你们连天级武者都不是的女人了。”

  中年男子蓦然大笑起来,语气充满了不屑的嘲讽,如果他存心要走,没有谁挡得住他。

  感受到中年男子那充满不屑的目光,玫瑰的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抹不屑的笑容:“杀我,你不行的,你真以为我们没有什么准备,就敢站在你的面前跟你说话吗?”

  “你说什么,你给我死。”

  听到玫瑰的话,中年男子脸色勃然变色,没有没有的犹豫,身躯一震,五指成爪,下意识的就想要运转真气将玫瑰给擒住,可是,无论他怎么驱动真气,都像是泥沉大海一般,没有任何的动静,就仿佛他是一个普通人一样,没有任何的真气波动。

  “这……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你们快催动真气试试,快点。”中年男子勃然变色,对着身后那几名魁梧大汉大声吼道。

  听到中年男子的话,那几名魁梧男子没有任何的犹豫,立刻就想要催动体内的真气,但是同样没有任何的动那个,就仿佛他们只是一个普通人,没有一丁点的真气一样。

  “中毒了。”

  看着似笑非笑的看着他的玫瑰,中年男子脸上闪过一抹惊骇之色,随即反驳:“不……不可能,怎么会这样,怎么样这样,我们明明已经在进来的时候服用过唐家给我们的避毒丹了,怎么还会中毒的,这不可能。”

  中年男子低声喃喃自语,满脸的惊惧之色,他们在前往白氏集团的时候,就已经听说过白氏集团有一位擅长用毒的人,所以在进入白氏集团之前,他们所有人就提前服用过避毒丹。

  这避毒丹是唐家炼制出来的,他们和唐家是合作关系,唐家不可能用假的避毒丹来骗他们,但是他们现在却无法运起真气,很显然是中毒了,既然服用过避毒丹,这避毒丹也不是假的,但他们现在还是中毒了,那么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下毒者的本事比唐家的要高明的多,这种毒连唐家的避毒丹也无法解掉。

  “服下过避毒丹那又如何。这个世界上不知道有多少毒是唐家解不了的,区区一个避毒丹要是能解我的毒,那就太小看我了,你们放心,这种毒不会致命的,顶多让你们变成手无寸铁的普通人而已,你觉得你门现在还有机会杀我们吗?”

  这个时候曼陀罗从玫瑰的身后走出来,看着中年男子,嘴角勾勒出一抹不屑的笑容。

  早在她研制这种只会让人无法动用真气的毒药的时候,就考虑过很多,在里面掺入了一点六翼金蝉的粉末,唐家的避毒丹的确厉害,但是不代表避毒丹无敌,否则,中毒就用避毒丹,那又何必费尽心机研制解药,更别说加入六翼金蝉的粉末了,就算是唐家的人来了,恐怕也会中毒,更别说只不过是几个服用过避毒丹的人了,简直是不堪一击。

  (本章完)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