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风啸脸色阴晴不定的站在那里,没有开口,趴在地上的唐庆却忍不住开口了:“三叔,你愣着干什么,难道我们唐家还怕他们不成。”

  “你给我闭嘴,你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

  唐风啸狠狠的瞪了一眼唐庆,心中恨不得给唐庆几巴掌,这个混蛋难道就看不清楚形势吗?

  “陆少,你想要怎么样,给个痛快话。”

  “痛快话?你想要什么痛快话,你的侄儿给我下药也就算了,在被我发现之后,还想要杀我,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做。”

  陆天星眯着眼睛看着唐风啸说道:“其实我的做法很简单,对于想要杀我的人,我想来都是先下手为强,杀了他。”

  话音落,杀意现。

  一股恐怖的杀意瞬间从陆天星的身上爆发出来,以他的身体为圆心朝着四周蔓延,四周的空气仿佛一下子进入到了寒冬腊月一般。

  一股冰冷的杀意笼罩在了唐风啸的心头,让他有一种如坠冰窖的感觉,从头凉到脚,他的实力比陆天星强上一线,已经是神话级中期的境界,但面对陆天星那恐怖的杀意,依旧有一种胆颤心惊的感觉。

  虽然震惊陆天星的杀意,但唐风啸毕竟是神话级中期的强者,没有将表情流露在脸上,而是死死的盯着陆天星和沐晴雪。

  “废物,还不跪下给陆少和沐小姐道歉!”下一刻,唐风啸一脸阴沉的对着唐庆说道。

  “跪下道歉!”

  唐庆瞪大了眼睛,几乎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自己的三叔竟然要他跪下道歉,要他堂堂的唐家少爷去跪下道歉,这绝对不可能。

  “还不跪下道歉。”

  看到唐庆没有任何的动静,唐风啸完全失去了耐心,走上前去,直接将躺在地上的唐庆抓起来,丝毫不顾唐庆那惨叫声,直接将他按在地上,让他跪下,随后一脸歉意的对着陆天星说道:“陆少,沐小姐,今日错在我们唐家,怪我唐家没有教好他,希望你们能够看在唐家的面子上,大人不记小人过。”

  “唐家的面子?”

  陆天星不屑的笑道:“唐家的面子很值钱吗?我为什么要看在唐家的面子上饶了他。”

  唐风啸脸色顿时一寒,一股杀意在心中萦绕着。

  陆天星似乎感受到了唐风啸的杀意一样,笑了起来,笑的很冷,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怎么你想杀我?可惜,你没有那个胆子,想让我放了他可以,我要他的四肢。”

  想要我放了他可以,我要他的四肢!

  毫无感**彩的话在每一个人的耳畔响起,犹如一道惊雷在耳边炸响一般。

  一直站在旁边的周湾身子忍不住的颤抖了一下,他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周老爷子会对陆天星这么敬畏了,陆天星简直就是一个无法无天的人,一个最可怕的敌人,杀不死他,他就会成为你永远的噩梦。

  听着陆天星的话,唐风啸立刻开口说道:“这不可能。”

  “那就没得说了。”

  陆天星耸耸肩,拉着沐晴雪的手站了起来:“晴雪,我们还是走吧!看来今天是报不了仇了,不过,没关系,等我们回家之后,就将今天发生的事情统统告诉老爷子他们,让老爷子他们听听今天发生的事情,看看他们会怎么处理。”

  听到这话,唐风啸的神色立刻变得难看了起来,陆天星这话分明是在威胁他,要是让陆家和沐家的人知道了这件事情,绝对不会善罢甘休,尤其是护短的陆家老爷子更家不会善罢甘休,说不定他都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陆天星冷冷的注视着唐风啸,脸上没有任何的怜悯,对于敌人的仁慈九十对自己的残忍,何况他迟早有一天会和唐家对上,现在手不手下留情都是一样的,只要唐风啸敢动手,他就有一个合理的理由对唐风啸出手,神话级中期的唐风啸,他未必会害怕。

  唐风啸脸色阴晴不定的闪烁着,深吸了一口气说道:“陆少,我承认这件事情是唐庆做错了,但是你已经废掉了他的一条腿,难道还不满足吗?”

  “满足?”

  陆天星嗤笑着说道:“你说这话你不觉得很不要脸吗?如果今天我们中了毒,是什么下场你比我更加的清楚,就算我今天没中毒,要不是我的身份你会服软吗?恐怕你在第一时间就杀我灭口了,毕竟在你们唐家眼中,杀几个无权无势的人,就跟碾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轻松。”

  唐风啸在听到陆天星的话,脸色顿时变了变,正如陆天星说的那样,如果不是因为陆天星是陆家的人,他早就出手杀了陆天星了,敢和唐家做对,有死无生。

  强忍着心头的杀意,唐风啸知道,现在绝不是和陆天星翻脸的时候,他要是敢对陆天星出手,先不说能不能杀死陆天星和沐晴雪,就算能做到,唐家最终也会灰飞烟灭。

  深吸了一口气,唐风啸竭力的放低自己的姿态:“陆少,俗话说的好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毕竟,唐庆他现在已经受到了应有的惩罚,你又何必咄咄逼人,闹大了,大家都不好,不如我们各退一步,我让他给沐小姐道歉,顺带赔偿一亿如何。”

  “你这是在威胁我吗?”

  陆天星眼中闪过一道冷芒,漠然的说道:“我已经放过他一回了,我再说一遍,废了他四肢,或者我和晴雪现在就走,将这件事情告诉我爷爷和沐老爷子。”

  唐风啸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脸色阴晴不定,拳头握紧了,一股杀意在心头萦绕,身为蜀中唐家的人他什么时候这么憋屈过。

  “你可以不选择,那么就带着他离开酒吧,不过,后面会发生什么事情,我希望你做好心理准备,或者听我的话,废了他四肢。”

  陆天星的声音犹如九幽炼狱寒风一般,冲击着所有人的心神,让人心脏一阵狂跳。

  唐风啸脸上的表情阴晴不定的闪烁着,扫了一眼唐庆,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好,我今天给陆少你一个交代,但是我希望陆少你不要后悔了。”(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