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就如同指间沙,稍不注意,就悄声无息的从指缝当中流逝。

  眨眼又是第二天,清晨清澈的阳光已经洒落在大地之上,唤醒了整座城市,柔和的阳光照耀在人的身上,给人一种暖洋洋的感觉。

  这一次,陆天星和白芷晴两人并没有四处去游玩,而是早早的起床就收拾好了东西,在一个陆家禁卫的带领下,朝着陆家而去。

  而昨天晚上在彩虹酒吧发生的事情就仿佛被所有人忽略掉了一样,甚至没有任何的新闻传出来,只不过那几名纨绔子弟的家里或者名下的公司在今天早上即刻便被人查封了,人则是全部被带回警察局接受调查。

  这一幕顿时让整个苏州都震动了起来,要知道这些人当中有的人身居高位,有的则是亿万富翁,或者明星企业家,如今却被带走调查,顿时让所有人都变得噤若寒暄起来,纷纷通过各种渠道打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对于外面发生的事情,陆天星压根就不知情,不过就算是知道了也不会放在心上。

  此刻,陆天星和白芷晴正坐在陆家后院的一处凉亭当中,和陆老爷子下着围棋。

  白子黑子分明的棋盘上,一枚枚棋子就如同两军对垒一般,疯狂的对对方发动攻击。

  “老公,下在这个地方,到时候爷爷就在劫难逃了。”

  这一次并不是白芷晴和陆老爷子在对弈,而是陆天星在对弈着,白芷晴完全就是充当一个军师在旁边指挥着陆天星。

  陆老爷子苦笑着的看着陆天星快速的将棋子放在白芷晴指定的位置,一脸黑线的说道:“我说你们小两口子能不能不要在我面前秀恩爱,还有芷晴,你不是说过观棋不语真君子这句话的吗?你这么指点他,你还怎么让我在围棋上好好的教训她。”

  白芷晴丝毫没有任何的害羞,一脸狡黠的说道:“爷爷,我是女子,不是君子哦,而且,你难道没有听说过一句话吗?打架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吗?夫妻之间本就是一体的,既然是一体的,那我在旁边帮天星应该没什么大不了的吧!”

  陆天星在一旁不断的点头说道:“是啊,爷爷,夫妻本为一体,芷晴帮我也无可厚非,倒是爷爷你该不会是怕输给我一个晚辈,脸上无光,才故意这么对我说的吧!”

  “放屁。”

  听到陆天星的话,陆老爷子一阵吹胡子瞪眼的说道:“哼,我告诉你们两个,别太嚣张了,今天老头子我就让你们两个一起,看我如何把你们杀的片甲不留。”

  看着陆老爷子吹胡子瞪眼的模样,陆天星和白芷晴相互对视一眼,都是轻轻一笑,有谁会想到向来严肃的陆老爷子会有这么童心未泯的一面。

  “对了,天星,我听说昨天晚上你在彩虹酒吧和唐家的人动手了?”陆老爷子一边下这棋,一边看着陆天星开口说道。

  白芷晴在听到陆天星的话,手臂下意识的抱紧了陆天星,眼神落在陆天星的身上,眼神中带着询问的神色,她怎么没有听到陆天星说过这件事情。

  “没什么事。”

  陆天星轻轻的拍了拍白芷晴的手,笑着说道:“是唐家的人准备给我下毒,我一时忍不住,就废掉了唐家那个纨绔子弟的四肢,爷爷,你说唐家的人为什么要跑到江南来,他们向来不是呆在蜀中吗?”

  “蜀中唐家?”

  听到陆天星的话,陆老爷子像是想到了什么,眼中闪过一道厉芒,沉声说道:“不用管他们,一群只会龟缩在蜀中的废物而已,这一次你做到非常好,敢欺负陆家的头上来,我看他们是活得不耐烦了。”

  “天星,你没受伤吧!我听说蜀中唐家的人擅长用毒。”白芷晴这个时候也忍不住开口问道,眼眸中带着一丝担忧之色。

  “没什么事情,区区一个唐家怎么能奈何得了我,别担心。”

  陆天星冲着白芷晴笑了笑,对着陆老爷子开口问道:“爷爷,你对蜀中唐家了解多少,他们的实力如何。”

  “和陆家不相上下,甚至如果真正拼起来,陆家也讨不到任何的好处,毕竟唐家擅长用毒和暗器,不过,你也不用太过担心,唐家这么多年呆在蜀中不敢轻举妄动,不是因为他们实力不强,而是他没有那个胆子踏足其他的地方,没有谁愿意看到唐家坐大,毕竟唐家擅长用毒,如果让他坐大的话,有几个家族会是他们的对手。”陆老爷子看着陆天星说道。

  陆天星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这个世界上最诡异的杀人方式就是下毒,而唐家偏偏下毒的本事出神入化,一旦让唐家坐大,那简直就是所有家族的噩梦,毕竟谁愿意吃饭喝水都需要时时刻刻保持警惕,甚至连呼吸一口空气都要保持足够多的警惕,防止中毒,这种生活没有谁会愿意,也没有会去享受。

  唐家若是敢有什么举动,只会成为众矢之的。

  “爷爷,你说如果我和唐家对上的话,我有几分胜算?”陆天星侧着脑袋看着陆老爷子说道。

  “必死无疑。”

  陆老爷子没有任何犹豫的说道:“我知道你修炼的功法很强,甚至可以越级挑战,但是如果你敢闯进唐家,我可以说你必死无疑,你千万不要小瞧唐家了。”

  陆天星没有反驳陆老爷子的话,他身边虽然有曼陀罗,也是擅长用毒,唐家的剧毒未必能奈何他,但是他的实力终究只是神话级初期巅峰而已,而不是神话级中期,而唐家老祖绝对是神话级后期的强者,以他现在的力量闯进唐家几乎没有生还的可能。

  “天星,你突然问我这个做什么?”

  听到陆老爷子的话,陆天星笑了笑,说道:“没什么,只是问问,爷爷,我们继续来下棋。”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沉闷的脚步声从不远处传了过来。

  听到这个声音,陆天星三人都是不由自主的抬起头,看向凉亭的外面。

  顿时一个浑身上下散发出儒雅气息的中年男子从外面走了进来,来人不是别人,正是陆浩月的父亲陆博文,也是陆天星的二叔。(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