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陆博文的话,陆天星眉头微微一皱,他怎么可能没有感觉到,他和陆老爷子待在一起,经常能感受到陆老爷子身上时不时的传来一阵诡异的真气波动,只不过当他在询问陆老爷子的时候,可是陆老爷子却笑呵呵的对他说,这是陆家修炼功法的自然反应,没有什么好奇怪的,这代表着他即将要突破了。

  “那你们还等着干什么,难道就不会找人把这道剑气弄出来吗?”

  “天星,你以为我们不想吗?可是神话级后期凝聚的剑气想要弄出来谈何容易,曾经我们也尝试过,但是最终都失败了,想要驱除掉这一道剑气,除非是另外一名神话级后期的强者出手,可是你觉得我们敢这么做吗?要是然后其他的家族知道老爷子的身体状况,你觉得他们会放过这个打压陆家的机会吗?”

  “难道就没有其他的办法吗?”陆天星沉声说道。

  “没有,我们根本没有办法驱除这一道剑气,虽然我们这二十多年以来,一直尝试过各种方法,但是很遗憾,依旧没有成功过,哪怕是老爷子亲自动手也无济于事,一旦强行驱逐,这一道剑气极有可能提前爆发。”

  听着陆博文的话,陆天星没有在开口说话,只是从口袋中摸出一根香烟给自己点上,狠狠的抽了起来,陆博文说的没错,要是让其他的家族的人知道陆老爷子深受重伤,恐怕陆家早在二十年前就已经不存在了,哪里还会存在到现在。

  “天星,你现在明白了吗?我要是没有猜错的话,唐家这一次来到江南,恐怕就是知道老爷子时间不多了,所以才到江南来,准备在老爷子走了之后,给我们陆家致命一击,或许那时候就不是唐家一个家族了,我们根本没有办法挡得住。”

  陆博文一脸凝重的看着陆天星说道:“天星,你现在明白了吗?我们根本没有办法抵挡这些家族的攻击,因为他们一旦出手,那势必会强者尽出,我们根本挡不住他们,你和芷晴留在这里,只有死路一条。”

  “我若是离开了,那你们呢!”

  “我们当然是和陆家共存亡了。”

  “二伯,你为什么不让表哥离开,反而让我离开。”

  “皓月他是陆家的继承人,他就必须和陆家共存亡。”

  陆博文重重的说道:“而你则没有必要和陆家共存亡,因为你前两天说的没错,你没有吃过陆家一粒米,喝过陆家的一口水,你没有必要和陆家共存忙,天星记住我的话,能离开陆家那就离开陆家,因为你是我们陆家唯一的希望,只要你不死,陆家就不会灭亡。”

  “天星,记住我的话,离开陆家,越快越好。”

  话音落下,陆博文没有再做任何停留,转身朝着外面走去,只不过他的背影充满了决然之色,看得出来,他已经打算和陆家共存亡了。

  看着陆博文的背影,陆天星幽幽的叹了一口气,他知道自己劝说不了陆博文,因为在陆博文的心中已经打定了注意要和陆家共存亡了。

  “只要我不死,陆家它就灭不了,爷爷他也不会死。”

  看着陆博文的背影,陆天星的深吸了一口气,心中暗暗下定了决心,只要他不死,那就一定保陆家不灭,不是为了陆家其他的人,而是为了他爷爷和二叔,为了他的亲人。

  在心中下定决心,陆天星深吸了一口气,刚打算转身,就听见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天星,不知道你有没有时间,我想和你聊聊不知道如何。”

  听到这个声音,陆天星下意识的回过头,立刻就看见陆宏达从另外一个方向走过来,他的脸上带着笑容,就仿佛那一天的事情没有发生过一样。

  虽然和陆宏达有过冲突,陆天星脸色没有任何的变化,淡淡的说道:“大伯,貌似我和你没有什么好聊的吧!”

  “呵呵,天星说笑了,我知道我那一天的语气太冲了,让你觉得不舒服,但我也是为了陆家好,为了陆家的未来发展,我希望你不要见谅,今天这次请你吃饭,就是为了解除上一次的舞会,我希望你不要拒绝。”陆宏达看着陆天星一脸诚恳的说道。

  陆天星听到陆宏达的话后,目光定定的看着陆宏达,突然笑着说道:“好啊,大伯你既然开口了,小侄若是拒绝的话,那就太不是抬举了,大伯给个时间,到时候我们聊聊。”

  “天星你果然和你爸一样够爽快,择日不如撞日,现在快中午了,就中午吧!我在江南食府等着你。”

  “没问题,我和爷爷先告个别,到时候和芷晴过去。”

  “没问题。”

  陆宏达和陆天星寒暄两句,就转身离开了。

  看着陆宏达的背影,陆天星的脸上勾勒出一抹冷笑,他可不相信陆宏达会这么大度,会将那些天的事情揭过去,这样的人或许有,但绝不是陆宏达。

  “但愿你不要逼我,否则的话,我不介意杀了你。”

  直到陆宏达的身影彻底消失在视线当中,陆天星才低声喃喃自语一声,眼中闪过一抹杀意,在陆家只有陆老爷子,陆博文一家是他的亲人,有的人只不过是顶着亲人名头的外人罢了,如果这群人不识好歹,他不介意大开杀戒。

  随后,陆天星转身朝着陆老爷子的后院走去,只不过,脸上再也没有之前的表情,取而代之的是玩世不恭的笑容,而之前的所有心事全部压在了心底。

  陆天星重新回到后院,看着在小亭子中被白芷晴逗得开怀大笑的陆老爷子,心中幽幽的叹了一口气,有谁会知道这么硬朗的老人会时日不多了。

  深吸了一口气,陆天星走了过去,笑着说道:“爷爷,怎么笑的这么开心,不会是芷晴故意放水,你赢了棋,所以才这么开心吧!”

  “一边玩去,老头子我会输?开玩笑,我让你一只手不成问题。。”

  陆老爷子一阵吹胡子瞪眼的,不爽的说道:“芷晴刚才跟我说了,说今天中午要亲自下厨,给老头子我炒菜,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一天到晚跑的没影,也不知道陪陪我这个老头子。”(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