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

  陆天星听到老爷子的话后,仿佛听到了一个极为惊悚的事情一样,故作夸张的说道:“爷爷,你竟然敢吃芷晴炒的菜,你胆子也太肥了,你就不怕十天半个月吃不下去饭吗?”

  “陆天星。”

  白芷晴脸上的笑容僵住了,双眸绽放出一道道寒芒,整个人就仿佛一只愤怒的小野猫一样。

  看到白芷晴杀人的目光,陆天星一本正经的说道:“老婆,我没说错啊,吃了你做的饭菜,再吃别人的菜,肯定是吃不下去,因为你做的菜实在是太好吃了,吃了你的菜,别人做的菜那就是糟糠,不能入口,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听到陆天星的话,白芷晴白了陆天星一眼说道:“算你识相。”

  陆老爷子坐在旁边笑呵呵的看着陆天星和白芷晴两人吵吵闹闹,一脸欣慰的抚摸着自己的胡须,这才是夫妻之间该有的表现,不做作,没有虚伪,没有假意的礼物。

  “好了,好了,你们两个别故意在老头子我面前秀恩爱了,你小子赶紧给我过来坐着跟我下棋,我告诉你,这一次可不允许芷晴帮你,我一定把你杀个片甲不留。”陆老爷子看着陆天星说道。

  “没问题,爷爷,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呢!不过,现在没有时间。”

  “没时间?”

  陆老爷子眉头微微一皱:“怎么了,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没什么。”

  陆天星摇了摇头说道:“我刚才和二伯说完话回来的时候,碰到了大伯,说今天中午请我和芷晴吃饭。”

  “他请你吃饭。”

  陆老爷子皱了皱眉头,摆摆手说道:“既然如此,那你和芷晴先去吧!别到时候迟到了。”

  “爷爷,那我和芷晴先走了,今天晚上我和芷晴再回来陪你。”

  陆天星没有再说什么,拉着白芷晴的手,朝着外面走去。

  走出院落之后,白芷晴忍不住的开口说道:“陆天星,陆宏达为什么突然请你吃饭,会不会不安好心,毕竟你前两天才扇了他几耳光,现在他跑过来请你吃饭,肯定是不安好心,不怀好意,说不定是鸿门宴。”

  “我知道他不安好心。”

  “你知道那你还去?”

  “反正又不是我出钱,不吃白不吃。”

  陆天星摸了摸下巴,一脸无所谓的说道:“再说了,他陆宏达还没有那个胆子给我摆鸿门宴的,只要我呆在江南,他就不敢对我动手,因为他怕死,他怕杀不掉我,会被我杀掉,就算杀了我,我估计老爷子也不会放过他,所以他不会对我动手的,至于他到底找我做什么,这个得去了才知道了。”

  白芷晴在听到陆天星的话后,没有再说什么,陆天星说的没错,只要他还在陆家,就没有敢对他动手,依靠着陆老爷子对陆天星的喜欢,谁敢对陆天星动手,那简直就是老寿星上吊,找死。

  陆天星和白芷晴走出后院之后,直接走进了陆家旁边的停车场,两人上了车之后,没有做任何的停留,一路朝着江南食府而去。

  这是陆天星第二次来到江南食府吃饭了,第一次是梁师道请客,这一次是陆宏达,虽然人变了,但是两人的用意却出奇的相似,这让陆天星感概万分。

  将车停在江南食府旁边的停车位上之后,陆天星和白芷晴两人从车上走下来,看着依旧火爆无比的江南食府,感概一声,朝着里面走去。

  而此时陆宏达早就定好了包间,在包间中等候着陆天星,此时他坐在椅子上,给自己点燃了一根烟,缓缓的抽着,眉头紧锁着,脸笼罩烟雾当中,让人看不清楚脸色如何。

  “陆天星,这一次但愿你识趣,不然的话,我不介意杀了你。”

  陆宏达低声喃喃自语,眼中闪烁着一抹阴冷的气息。

  这一次他请陆天星吃饭就是想要试探一下陆天星的立场如何,看看陆天星是无意竞争陆家的家主之位,还是站在陆浩月这一边。

  如果陆天星中立,他现在自然不会选择去对付陆天星,因为陆天星在走进陆家之后表现出来的北京,已经让他感觉到一丝恐惧了,如果去对付陆天星,他将受到多方面的打击,但是如果陆天星站在陆浩月这边的话,那就由不得他了,陆天星必须死,他决不允许陆浩月和陆天星两人联合起来。

  他对陆家的家主之位势在必得

  陆天星和白芷晴两人走进江南食府之后,立刻就有一名服务员走了过来,在报上陆宏达的名字之后,立刻就有人将他们带到上三楼。

  服务员带着陆天星和白芷晴两人一路来到三楼的一个豪华的包间门口,轻轻的敲了敲门,然后立刻将门给推开了。

  服务员对着陆天星和白芷晴做了一个请进的手势,一脸恭敬的说道:“两位,陆先生已经在里面等着你们了。”

  陆天星点了点头,带着白芷晴走进了包厢当中。

  陆宏达在看到陆天星和白芷晴走进来之后,脸上立刻露出了一丝笑容,站起身来说道:“天星,侄媳妇你们来了,赶紧请坐。”

  看着陆宏达脸上的笑容,陆天星脸上同样露出了一丝笑容:“大伯,你太客气了,让你亲自破费这,多不好意思啊,不管如何,今天我来付账了。”

  “哈哈,天星你不要再说了,都说了今天这一顿是给你赔礼的,哪能让你请客啊。”

  陆宏达爽朗一笑,示意陆天星和白芷晴两人坐下,然后按了按桌子上的一个按铃,示意服务员可以上菜后,这才开口说道:“天星,你来陆家这么久了,你觉得陆家如何。”

  听到陆宏达的话,陆天星淡笑着说道:“很不错啊,如果有机会我倒是希望可以一辈子留在陆家,毕竟,陆家那可是江南的霸主,家大业大的,比我的那些小打小闹好的太多了,你说是吧,大伯。”

  陆宏达在听到陆天星的话后,微微一愣,显然没有想到陆天星会这么说,有些错愕的说道:“天星,你的意思是说,你打算去竞争陆家的家主之位了。”(未完待续。)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